第一千两百六十四章 意外收获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白猿半帝剑眉倒竖,怒意滔天,指着白素嫣说道:
“你将羽化宗弄成这般,我就理当惩戒于你,但碍于羽化宗宗主不与你计较,我便不与你计较。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可你一个外人,却胆敢参与我青木山的家事,这我就不能不管。”
“不管你来自哪里,不管你有何背景,今日我都要给你一些警戒,否则你真当我青木山无人不成?”
话到此处,白猿半帝气势如虹,那强大的气息,仿佛能够横扫一切。
一时之间,弥漫各处,甚至凝结空气,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白猿半帝是要对白素嫣出手。
这一刻,哪怕是楚枫也慌了,白猿半帝很强,远胜红魔长老,此时此刻那恐怖的气息,便已说明了白猿半帝的厉害。
如果说,白素嫣此刻状态完好,也许并不怕白猿半帝,但是眼下她身受重伤,根本无法与白猿一战。
“白猿长老,手下留情。”眼见不好,楚枫赶忙挡在了白素嫣的身前,想用自己的身体,逼着白猿半帝收手。
“楚枫,你这……”而见楚枫站在了白素嫣的身前,白猿半帝则是脸色大变,眼中涌现出复杂的情绪,尽管很不情愿,但最终消除了自己的攻击气势。
“长老大人,当初您不在青木山之时,多亏白前辈帮我们解围,否则我与白师妹,司马姑娘,未必能够安然来到此处。”
“还望,长老大人,看在白前辈也是为我等好的份上,不要为难于她。”楚枫求情道。
“白猿长老,我母亲可能是言语过激,不过她绝无恶意。”白若尘也是替自己母亲求情。
“这位长老,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够让若尘的母亲,送我回到界师联盟。”
甚至,就连司马颖也是开口,不过相比于楚枫和白若尘,她将话说的更为直接。
眼见着,楚枫三人,都向着白素嫣说话,白猿半帝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必心里也并不好受。
“唉”不过最终,他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说道:“罢了罢了,看来老夫这是费力不讨好了。”
“不过白素嫣,你现在伤势不轻,你这个样子,老夫可无法将楚枫他们托付你。”
“你带楚枫他们走可以,不过起码让你的伤势好转一些,我才放你们走。”白猿半帝说道。
“母亲,既然白猿长老都这么说了,那您就先疗伤吧。”白若尘劝道,她真的是担心自己的母亲伤势。
“也好。”见状,白素嫣也是点了点头。
她不傻,分的清眼下的形式,有白猿半帝在,她想强行带着处分他们走,是绝对行不通的。
何况,她现在的伤势,她最为了解,的确需要尽快的缓解,所以综合考虑,还是就地疗伤,为上上之选。
决定之后,白素嫣便就地疗伤,至于羽化宗宗主,以及司空摘星他们,则是开始处理羽化宗眼下的问题。
毕竟,羽化宗眼下损失不小,先不说弟子的损伤,单单是这诸多建筑想要彻底修复,也需要一段时日,而这都要靠他们组织。
在白素嫣疗伤之际,白猿半帝将楚枫叫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楚枫,这个你收着吧。”白猿半帝,将一个乾坤袋,递给了楚枫。
“白猿长老,您这是……”接过乾坤袋,楚枫恍然大惊,眼中布满吃惊之色。
因为那乾坤袋内,竟满满的都是武珠,数量之惊人,哪怕是楚枫也是被吓了一跳。
事到如今,楚枫对修炼资源的要求越来越高,武珠对楚枫来说,可以算是微不足道。
但是这乾坤袋内的武珠,数量实在太多,楚枫若是将其全部炼化,定能突破。
可楚枫想不通,白猿半帝,为何无缘无故,给他这么多武珠,这么多的武珠,假如用功德点兑换,不知道用多少才能兑换到,可以说是非常的贵重。
“之前我不在青木山,使得拓跋杀狂为所欲为,间接的让你受了委屈。”
“如你先前所说,若不是白素嫣,也许你根本无法安然来到此处。”
“其实,掌教大人闭关之前,曾传信于我,让我好好照顾于你。可我却辜负了掌教大人的心意,着实心中有愧。
“这些武珠就当做是对你的补偿,楚枫小友,请你务必收下,否则我心难安。”白猿半帝说道。
“掌教大人?”听得此话,楚枫再度感到意外,他都没有见过青木山的掌教,可是青木山掌教,却曾托付白猿半帝照顾他,这的确让楚枫很是意外。
“掌教大人也许没有召见过你,但是他的确很是欣赏你。”白猿半帝笑着解释道,且在他的眼中,也充斥着浓郁的欣赏之色。
而听到这里,楚枫也能大致的明白了,青木山掌教那是何等存在,也许在自己毫无察觉间,对方就已经观察过他。
若是楚枫的表现,博得了对方的欣赏,那么青木山掌教命白猿半帝照顾他,也就在正常不过。
这样一来,白猿半帝特意来找他,并且赠送他大礼,也就全都解释的通了。
“多谢长老厚爱。”想到此处,楚枫也不再见外,而是将那装满了武珠的乾坤袋收了起来。
不因别的,只因这乾坤袋内的武珠太多,这是楚枫突破的大好机会,哪怕楚枫眼下是无功不受禄,但也不愿错过这个机会。
见楚枫收下,白猿半帝才安心一笑,随后说道:“楚枫,你若不急着走,可否待白素嫣伤势好转后,与我去无边绿海一趟。”
“白猿长老,是想去看他们做龙级任务?”楚枫问道。
“关于那龙级任务,我倒不在乎,只是有一个人我急着见一面,我需要他给我一个交代。”白猿半帝说道。
“谁?”楚枫问道。
“刑罚部主事人,拓跋杀狂。”
“红魔是他下令抓的,不管他有何理由,不管他是何身份,但在没得到掌教大人批准,便私自将红魔关押,甚至施以刑法,这是不合规矩的事,我必须当面质问他,让他给我一个交代。”白猿半帝说道。
听得此话,楚枫眉头微微皱起,他自然听说过拓跋杀狂,也曾猜想过,刑罚部的所作所为,定是拓跋杀狂幕后指使。
而他也能够听出来白猿半帝的话中之意,楚枫本来在青木山顺风顺水,会沦落今日的田地,说到底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刑罚部。
若不是刑罚部暗中作梗,楚枫不可能沦落到今天,所以白猿半帝能够才想到,如今的楚枫,对刑罚部定然怨念极深。
而白猿半帝与楚枫说这些,实际上是想向拓跋杀狂,替楚枫讨个说法,以化解楚枫心中的怨念。
说到底,白猿半帝还是害怕楚枫不满意于青木山,害怕楚枫离开青木山,害怕青木山失去这样一位难得的天才。
“晚辈愿意陪前辈去见那拓跋杀狂。”思考一番后,楚枫毅然的点了点头。
他与那拓跋杀狂本我过节,可拓跋杀狂却这般对他,楚枫也很想见一见,这拓跋杀狂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哪怕,他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可最起码记住那拓跋杀狂的样子,待得日后,有了实力之时,也知道该找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