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你可知罪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呃啊~~~~~~~”
这一刻,白云霄咧开大嘴,惨叫连连,叫的那叫一个悲,叫的那叫一个惨,比杀猪声叫的还要撕心裂肺。www.pinwenba.com/read/704/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因为此时此刻,他的衣衫不在,肉身尽毁,大片的血水布满全身,有些地方,甚至能够看到森森白骨。
他当真是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化作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血人。
但,这他还要庆幸,庆幸有天赐神体守护,挡下了第六斩的大部分力量,否则他此刻,已是飞灰湮灭,必死无疑。
可是,就在所有人觉得,这场争斗胜负已分,白云霄已然无力再战之际。
楚枫的声音却再度响起。
第七斩!!!
楚枫此话一出,又一道血红色的斩击,瞬息形成,并且此刻这道斩击,比之先前的六道斩击,都要强横些许。
莫说是白云霄,就连许多在场的半帝强者,看到这道斩击之后,都是面色大变,扪心自问,恐怕就算他们,也少有人能够挡下此击。
此击当真是恐怖至极,恐怖到连半帝强者,也是望而生畏。
“长老,救我”
眼见大事不妙,无力再战的白云霄,只得大声呼喊,向刑罚部的当家长老求救。
而事实上,不待白云霄呼喊,刑罚部的一位当家长老,就已然飞掠而至,眼下已然站到了白云霄的身前。
看着那迎面而来的血红色斩击,就连这位堂堂刑罚部的当家长老,也是眉头紧皱,不敢有所大意。
最终,他竟施展出了一种防御型的禁忌武技,这才挡下了楚枫的第七斩。
“天哪,太不可思议了,楚枫施展的是何武技,怎会具有如此威力?”这一刻,看着那肆虐于天际的能量涟漪,众人惊叹连连,猜测不断,都被楚枫的这地禁苍冥斩,所惊呆了。
事实上,不止是旁人,就连青木山的众位当家长老,也是目光闪烁,充斥着又惊又喜之色,因为事到如今,他们已经看出,楚枫所施展的,并非是青木山的地禁苍冥盾。
但不可置否的是,楚枫所施展的武技,却已经超过了地禁苍冥盾,这样凶猛的地禁武技,实在是太过少见。
楚枫究竟来自何处,竟有如此天赋,掌握如此手段?
这是此时此刻,许多当家长老,心中的的疑问。
“楚枫,你真是胆大妄为,竟敢当着我等的面,公然行凶,你可知罪?”那位挡下楚枫第七斩的当家长老,恶狠狠的说道。
而此刻,连续施展出七斩的楚枫,虽然身体并未受到太大的反噬,但因为消耗了不少力量,脸色也是很不好看,见刑罚部的当家长老,竟还要刁难于自己,楚枫自然怨念冲天,冷声说道:
“公然行凶?真是好大的帽子,他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那里么?我何罪之有?”
“还敢狡辩,若是我不出手,白云霄先前必死无疑。”
“你二人并未签下生死状,你却不点到为止,这就是有意杀他,还不认罪?”那位刑罚部的长老说道。
“就算他必死无疑,也是自找的。”楚枫不屑的说道。
“楚枫,你真是放肆。”见楚枫,竟然当众顶撞于他,那位长老气的不轻。
“切磋而已,竟然动了杀念,楚枫,你不止是不将我等放在眼中,而是不将青木山的刑法放在眼中啊。”就在这时,其他几位刑罚部长老,也是站了出来。
“几位,只是切磋而已,而切磋受伤也是难免的,白云霄受的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你们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就在这时,一位满头黄发的老者站了出来,他是玄功部的主事人,孙长老。
这孙长老,算是在座的当家长老中,地位比较高的,而他也是白猿长老的心腹,先前楚枫等人入主看台,被白云霄等人阻拦,出面训斥白云霄的就是他。
“没事?你看看云霄都成什么样子了?这还叫没事?若不是我出手,云霄此刻早就被那一击斩的粉身碎骨了。”那位救下白云霄的长老,丝毫不将孙长老放在眼中,反而怒意十足。
“刑罚部的诸位长老,还真是公正严明啊,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好好掰扯掰扯。”
“你们说,先前楚枫是有意要杀白云霄,不将青木山刑法放在眼中,那么白云霄呢?”
“先前,楚枫本已点到为止,可白云霄却背后偷袭,发动致命攻击。”
“若不是楚枫实力够强,换做其他人,定然会被白云霄斩杀,这怎么算?”
“要我说,就算楚枫有意动杀念,但也是白云霄先动杀念在先,既然白云霄已然不仁在先,楚枫当然可以不义在后,就算要怪,也是怪白云霄,因为他先前的所作所为,乃是小人作风。”
见刑罚部长老蛮不讲理,其他分部的当家长老,也纷纷开始上前理论,并且言辞犀利,直指痛处,可谓毫不留情。
此时此刻,帮楚枫说话的当家长老越来越多,就连许多中立的长老,也是上前理论,替楚枫说话,一时之间,帮楚枫说话的长老,远远超过了帮白云霄的当家长老。
事实上,不止是当家长老,就连许多寻常长老和弟子,甚至是青木山之外的人,也都开始替楚枫说话。
眼下的局面,已是一边倒,所有人都能看出谁对谁错,所以所有人都在帮着楚枫,想要帮着楚枫讨个公道。
这种情况之下,刑罚部长老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可是他们却并未就此放弃惩罚楚枫的机会。
于是,只听“仓啷啷”的一声,刑罚部的一位当家长老,竟猛然拔出刑罚刀,指着众位当家长老。
在此之后,在场的所有刑罚部当家长老,都是拔出了腰间的刑罚刀。
“怎么?要动武?”
见状,孙长老冷哼一声,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向前踏进了一步。
虽然刑罚部的当家长老,普遍实力强人数多,但是此时此刻,孙长老可是与几个分部的当家长老联合在一起,再加上刑罚部主事人,拓跋杀狂并不在,要真的动武,他们可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