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七章 秦凌云登场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好了,起来吧。WWW.PINWENBA.COM”白猿半帝淡淡一笑,便示意众人起身。
可在众人起身之后,他却看向了刑罚部的几位当家长老,冷声说道:
“先前,刑罚部长老,不分青红皂白,执意要惩戒于楚枫,有徇私枉法,包庇分部弟子之嫌,此等行为,理当重罚。”
“不过看在你等,之前有功,今日便不予追究,但他日若敢再犯,定将严惩。”
白猿半帝此话一出,在座之人皆是神色一变,而刑罚部的那几位长老,脸色早已铁青。
虽然,白猿半帝并未真的惩罚于他们,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说他们是错的,就是在当众打他们的脸。
可就算他们内心再不甘心,此刻碍于白猿半帝的身份,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反而还要屈膝施礼,一脸感恩的说道:“多谢代掌教开恩。”
这一刻,哪怕外人,也不得不感叹白猿半帝的强大。
先前,白猿半帝未来之前,众位当家长老争执不休,但白猿半帝出现之后,直接判定了刑罚部长老是错的,而对此,刑罚部的长老不但不敢反驳,反而直接认罪。
这等威慑力,着实让人叹服。
看着那跪在自己面前的刑罚部长老,白猿半帝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走到了楚枫身旁,拍了拍楚枫的肩膀,随后看向众位当家长老,说道:
“众位长老听令,楚枫乃不可多得之人才,我青木山理当允以特例。”
“除了当家长老,楚枫可不向任何长老施礼,今日生效,尔等牢记。”
“这……”
白猿半帝此话一落,白猿半帝再度大吃一惊,虽然他所说的话,实际上并不算什么,但他在这种场合,说这些话,那可就别有用意了。
他表面上实在给予楚枫特殊待遇,但实际上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有多重视楚枫。
想要对付楚枫的,可就都要仔细斟酌一番了,否则他白猿半帝,可不会袖手旁观。
说的简单一点,白猿半帝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要为楚枫撑腰。
一个代掌教,公然宣布为一个弟子撑腰,这自然是让人感到震惊的。
这一刻,其他人倒还好,毕竟楚枫的实力人们都见到了,楚枫这样的天才,被重点栽培乃是合情合理,不配栽培,反而才不正常。
但是那些,一心想对付楚枫的刑罚部长老们,可就满脸的难看了,他们很清楚,白猿半帝的这些话,就是在警告他们。
而至于那些很厌烦楚枫,先前还一直说楚枫坏话的弟子们,此刻的脸色,更是跟吃了苍蝇屎一样难看。
他们知道,不能再与楚枫为敌了,至少现在不能再得罪楚枫,因为他们真的得罪不起。
“我还以为是谁这么威风,原来是你楚枫。”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暗自觉得,楚枫不可再得罪之际,一道充满刻薄之意的声音,却突然在一处人海传来。
这个声音响起,引得众人一片愕然,都在想,究竟是哪个不怕死的,竟敢在这种时候,说这种阴阳怪气的话,莫非是不想活了不成?
而当人们看清那位来者之后,无一不是神情一变,眼中涌现出意外之色。
因为这位来者,可不是寻常人。
他不仅年纪轻轻,还是青木山的核心弟子,最重要的是,他竟有着八品武王的修为,比白云霄还要强。
而这位,便是青木继承榜,排名第二位的秦凌云。
“竟是秦师兄,太好了,秦师兄可是我青木山弟子中的第一高手,当初把楚枫和白若尘打的,如同狗一般趴在地上,他如今来到,看这楚枫还如何威风。”
“哈哈,太好了,秦师兄,可是掌教大人亲自下令,要重点培养的天才,早就得到特殊待遇,就算是代掌教,也不敢无缘无故的对他如何。”
“这一下,看楚枫怎么办,在秦师兄的面前,他就是渣。”
见到秦凌云,那些痛恨楚枫的弟子,一个个内心窃喜,激动无比,他们都能够看的出来,秦凌云是来收拾楚枫的。
而以秦凌云的实力和地位,他就算当众羞辱楚枫一番,白猿半帝也只能看着,毕竟秦凌云虐过楚枫这是事实,说出来也只是陈述事实,不算是羞辱,这并不违背青木山的刑法。
事实上,见到秦凌云之后,楚枫也是剑眉倒竖,心中那股怒火“噌”的一下便窜了起来。
他不会忘记,那一日秦凌云,是如何羞辱于他,如何羞辱白若尘,如何羞辱蛋蛋的。
不过,楚枫很冷静,他知道秦凌云很强,强到与白云霄绝对不是一个水平。
莫说是如今的他,就算是蛋蛋都远不是他的对手,秦凌云的真实战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武王境,连许多半帝境强者,都要深深的忌惮于他,是楚枫现在无法战胜的强敌。
所以,楚枫只能选择忍,不管秦凌云要做什么,楚枫都只能忍。
忍到他有实力战胜秦凌云的时候,再将被剥夺的尊严,给加倍讨要回来。
“楚枫,你是否忘记了,当日在青木山内被我……”果不其然,秦凌云开口了。
身为刑罚部的成员,他自然不会看着同门受辱,所以他的确是来帮助白云霄等人,找回场子的。
“你便是秦凌云?”
然而,还不待秦凌云将话说完,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这个声音运用了特殊的技巧,似是自四面八方传来,根本无法捕捉是何人所说,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声音非常不善。
“我就是秦凌云,问者有事不成?”见竟有人敢在众位青木山长老的面前,冲自己这般说话,秦凌云也是不甘示弱,冷声回答之余,满是不屑之意。
“当然有事,我是有账要找你算。”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如光一般飞掠而去,眨眼间便来到了秦凌云的身前,一把便抓住了秦凌云的衣襟。
定目一看,莫说是秦凌云,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被吓的不轻,因为那位不是别人,乃是白若尘的母亲,白素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