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五章 我的仁慈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位妇人的情绪非常激动,骂司马颖的时候,更是吐沫横飞,满脸的怒容。WWW.PINWENBA.COM
而仔细一看,楚枫则是感觉很是面熟。
忽然之间响起……在司马颖刚回来的时候,很多司马家的人,拍司马颖的马屁,拍的不亦乐乎,简直是没皮没脸到了极致,恬不知耻到了巅峰。
但是在司马颖说明来此的原因后,那些人又立刻翻脸,原形毕露之下,对司马颖破口大骂,进行各种侮辱,而这位妇人,便是其中的一位代表。
这种人,简直无耻到了极点,楚枫真是想不通,她是哪里来的勇气,竟还好意思辱骂司马颖。
“司马颖,你不仅是畜生,你还是个小贱人,无比恶毒的小贱人,我们不过是拒绝了让你爷爷,安葬我司马家而已。”
“你也不至于这般恶毒的屠杀族人吧,好歹我们也是你的家人,他们也都是你的长辈,你怎忍心杀害他们,并且还不留具全尸,你也未免太恶毒了。”
“你这铁石心肠的小贱人,你……”
而继续听下去,楚枫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妇人的男人,先前攻击楚枫,但却不自量力的被楚枫斩杀,所以暴怒之下的她,想替男人讨个公道。
不过,明知不是楚枫对手的她,只能进行辱骂,来解她的心头之恨。
可不知为何,杀她丈夫的明明是楚枫,但她却不敢辱骂楚枫,反而是指着司马颖,一阵破口大骂。
“对,骂的好,这司马颖,就是个小畜生,简直丧尽天良,天理难容,老天爷应该用雷把她活活劈死。”
在这个妇人之后,竟又有人开始辱骂司马颖,并且这种辱骂司马颖的人越来越多,一时之间,那辱骂声响彻天地,各种犀利的言辞,可谓不绝于耳。
而楚枫注意到,这些破口大骂的,大多都是妇人,她们似乎都觉得,司马颖很软弱,觉得司马颖好欺负,不敢对她们这些弱女子如何,所以才敢这般羞辱司马颖。
而事实上,此刻的司马颖,的确是低头不语,只是怀抱自己爷爷的遗骸,哭的越来越伤心。
她的眼泪有委屈,有难过,但更多的却是自责与愧疚。
很显然,她被这些妇人戳到了痛处,尽管觉得那些人不是她所杀,但却也的确因她而死。
这样的司马颖,不像是真正的司马颖,但这更说明了这些家人,对司马颖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
楚枫能够看的出来,司马颖对这些所谓的家人,实际上是没感情的。
但她之所以会在来到这里后,性情大变,变得低调,甚至懦弱,就连比她弱的人尽情的辱骂她,她都不敢还口而是默默承受,这定有着原因。
而楚枫猜测,这个原因,多半是她的爷爷,是她的爷爷生前对她说过什么,所以才让司马颖,对这些司马家的人,这般忍让。
“你们真是欺人太甚。”
可司马颖忍让,不代表楚枫也会忍让,只见楚枫眼中寒芒一闪,无形的涟漪便横扫开来,紧随其后,只听:
“砰”
“砰”
“砰”
“砰”
阵阵闷响如同鞭炮一般,连绵炸响,而每一道声音的响起,都有一个人的身体爆炸开来,化成血水。
那些死的人,都是先前咒骂司马颖的妇人,只不过她们现在都闭上了嘴,因为她们已经死了。
唯有一个除外,那便是最开始咒骂司马颖的妇女。
此刻她的脸铁青,不仅大汗淋漓,更是浑身颤抖,一边望着楚枫,一边向后退去,她知道,这一定是楚枫做的。
“你们眼睛瞎么?杀人的是我楚枫,不关司马颖的事,你们骂她作甚?”楚枫大声喝斥道。
可是,却没有人敢给予回答,甚至没有人敢于楚枫正视,所有人都是低头不语。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视楚枫如魔鬼,他们敢欺负司马颖,但却没人敢得罪楚枫。
“这个帐,你们可以算在我楚枫的身上,你们想报仇,随时可以来找我,我楚枫随时奉陪。”
“但最好别再往司马颖的身上推,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你能听懂我的话么?那位大婶?”楚枫看向那位妇人说道。
“听,听,听的懂。”妇人点了点头,先前的嚣张已然不再,说话的时候,连嘴唇都在颤抖,她真的很怕楚枫。
“听懂了,就去死吧。”楚枫冷漠开口,随后只听“砰”的一声,那妇人便血肉横飞,化作血水。
她并未能幸免于难,因为楚枫并未打算放过她。
“你这个魔鬼。”
眼见着楚枫杀人如杀鸡,心狠手辣,毫不手软,人群之中,又传来一声怒喝,只不过这个声音,使用了特殊的手段,无法确定,究竟是谁呼喊的这句话。
想必,那位也是心有怒火,但实则是贪生怕死之辈,所以才用这种手段,来辱骂楚枫。
但是,他却低估了楚枫,这样的手段能够瞒过其他人,但却瞒不过楚枫。
楚枫第一时间,便找到了那个辱骂他的人,只见其意念一动,顿时狂风四起,将这广场上的司马家众人,吹的连滚带爬。
而与此同时,一个年迈的老者,也在阵阵惊叫声中,挣扎着漂浮而起,并且向楚枫缓缓浮来。
他便是先前辱骂楚枫的人,只不过他刚刚用的少年的声音,可实际上他是一个年迈的老头,由此可见,这个老头,也是个无耻之辈。
“你说我是魔鬼?”在那老头靠近后,楚枫平静的问道。
这个老头,起初很是害怕,但是靠近楚枫后,似乎有了必死的觉悟,所以他也干脆破罐子破摔,没有求饶,反而用那颤抖的声音,愤怒的咆哮道:
“没错,你就是魔鬼,杀了我司马家这么多人,而且连具全尸都不留,你不是魔鬼是什么?我从未见过你这般冷血的人。”
听得老者,竟敢这般辱骂楚枫,司马家众人的脸都绿了,甚至有些人赶紧闭上了眼,不敢再看,他们都觉得,以楚枫的手段,这老者将会死的很惨。
可实际上,楚枫却并未急着动手,而是眯起双眼,淡淡的笑了,笑的很是从容,笑的很是自然。
“你给我听好了,你们这样肮脏的一家人,我没有屠灭你们全族,就是我的仁慈。”
说完这句话,楚枫身形一转,便带着司马颖飘然离去。
至于那位老者,没有了楚枫的束缚后,则是“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这一刻,他如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看着楚枫与司马颖离去的方向,一动不动。
似是为楚枫没杀他而庆幸,却也似是为司马家的结局而悲痛,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他将永远为楚枫的这句话,而感到惊恐。
没有屠灭你们全族,就是我的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