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难言之隐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诸位,我马某人,以我毕生的名誉担保,这楚枫小友,与那王强小友,的确是用着干扰石,作弊了。Www.Pinwenba.Com 品 文 吧”
“只不过,他这干扰石的力量有限,只能使用一次,在他们创下不可能之记录的时候,就使用了这唯一的一次。”
“所以后来楚枫小友再度手持干扰石,进入阵法之中进行演示的时候,干扰石才会无效。”
“因为他演示的时候,那干扰石已经没有了,影响我这阵法的力量。”老村长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你…你放屁,敢敢…敢不敢让我再试一次不,老子脱脱脱光了进去,什么都不带,照样只是1点的时间,就能通过你这破阵法。”
王强愤怒的说道,说话之间,他竟要脱掉自己的大花裤衩子,真的是说做就做,绝不犹豫。
“不必了,我不会再给你们,玷污我先祖所布之阵法的机会。”
“来人啊,送客。”村长大人开口说道。
“唰唰唰”而他此话一落,那早就守候在楚枫与王强身旁的长老们,便是直接出手,纷纷抓住了楚枫与王强。
“放开我,你们这这…这群输不起的老杂毛,还传承了万载的势力,我我…我呸,你们真是丢进了你们祖宗的人。”王强奋力挣扎着,可在多位半帝的压迫下,却显得无济于事。
毕竟此刻抓捕王强与楚枫的,可不仅仅一品半帝,还有二品半帝,多位半帝的力量加到一起,那可是非常可怕的,哪怕楚枫与王强战力逆天,却也有着不小的压力。
“村长大人。”这一刻,宋爷爷与林奶奶一同开口,他们是想要替楚枫和王强求情。
“谁若替他们求情,就当做同谋定罪。”明白宋爷爷与林奶奶意图的老村长,冷声的说道。
听得此话,哪怕是宋爷爷与林奶奶,也是赶忙闭上了嘴巴,因为他们知道,这位老村长,可不比周肆天,虽然他平时待人和善,和蔼可亲,可若真的发起狠,那比周肆天还要可怕的多。
“哈哈哈……”而就在这一刻,楚枫却是疯狂的大笑起来,他笑得非常之大声,笑声非常之响亮,彷如惊雷一般,震慑八方,听得那抓捕他的半帝强者,也是感到阵阵发毛。
“他…他笑什么?”这一刻,印封古村的不少人,有些慌了。
事到如今,哪怕是他们也不敢确定,楚枫是否是作弊了,毕竟老村长没有给予楚枫和王强,证明自己的机会。
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冤枉了楚枫和王强,那么楚枫与王强身后的势力,恐怕未必会善罢甘休。
尤其,此刻楚枫此般大笑之中,掺杂了浓浓的怒意,他们就更是知道,楚枫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了。
尽管,他印封古村传承多年,实力强横,底蕴深厚,可是楚枫如此之强,他身后的势力,也定然极强。
所以,哪怕是他们印封古村的人,此刻也莫名的感到不安,害怕楚枫报复他们。
“好一个印封古村,我今日算是见识了。”
“这位村长,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楚枫有没有作弊,你们有没有冤枉我们,咱们心里都很清楚。”
“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你们有绝对的话语权,但是你们能强行赶我们走,却无法强行让所有人相信,你们就是对的。”
“我楚枫不是不可以被冤枉,但绝不会白白被冤枉,来日方长,今日的账,咱们以后慢慢算。”果不其然,楚枫开口了,他的话语之中,的确掺杂着浓浓的怒意,甚至映射着,他日后会来报复。
楚枫真的怒了,因为印封古村实在是让他太失望了,他想不到,就连印封古村,这名声极好的老村长,也会冤枉他。
他知道,他很难留在印封古村了,他很难有机会偷到印封寒冰了。
但既然已经如此了,那楚枫就不怕得罪他们,既然要得罪,楚枫也不怕得罪的彻底。
反正这么多人看着呢,楚枫就不相信,在他离开印封古村之后,印封古村还敢派人暗害他。
楚枫断定,印封古村不敢那么做,所以他才敢放狠话,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楚枫是被冤枉的。
但是他楚枫,绝对不会白白的被冤枉,他早晚会让印封古村,为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而事实上,楚枫的这番话,也的确具备一定的威慑力,的确吓到了不少印封古村的人。
别看楚枫年纪小,别看他的修为还只是五品武王,但凡是有一定智慧的人,都能够想到,楚枫的来头肯定不小,楚枫的背景并不简单。
这一次,印封古村,为了自己的荣誉,便冤枉楚枫与王强,未必是一个明智之举,搞不好,要因此树立两个大敌。
“不用你们赶,我楚枫自己走。”话到此处,楚枫大袖一挥,便想要甩开,那抓住他的众位半帝级长老。
只不过那些长老,却死死的抓住楚枫,不给于楚枫摆脱的机会。
“放开他,让他自己走。”而就在这时,那位老村长,则是忽然开口了。
“哼。”只不过,面对村长大人的此举,楚枫却是根本不领情,反而是冷哼一声,迈开步伐,便要离去。
“楚枫小友,真是抱歉,老夫本不该冤枉于你。”
可就在这时,一道传音却映入楚枫耳中,这使得本愤怒无比的楚枫,顿时一愣,因为这个声音,是来自那位老村长的。
这一刻,楚枫停住了前行的步伐,回头看向了那位村长,这才发现,那位村长也在看自己,并且在他的眼中,竟真的有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歉意。
“楚枫小友,周肆天虽然不对,但却是我印封古村,除我之外,唯一能够担任村长之位的人。”
“我如今有难言之隐,必须马上闭关,而印封古村又常年待客,不能没有人主持大局。”
“我知道,周肆天冤枉你不对,而我帮他冤枉你,更是不对,可我也真的是没有办法。”
“假如今日真相大白,那周肆天将名誉扫地,我也无法将村长之位传给他,印封古村将没人能够管理。”
“所以,为了能够让他顺利的继承我的村长之位,让我能够安心的闭关,我才不得不帮他冤枉你。”
“不过楚枫小友也请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受冤,那精神力比拼第一名的奖励,我可以翻倍的送给你。”虽然老村长的嘴巴未动,可是阵阵传音,却再度映入楚枫的耳中。
那的确是老村长的话,到了他这种境界,传音已经根本不用动嘴巴。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话语之中,蕴含着满满的歉意。
从这番话中可以听出,尽管他冤枉了楚枫是事实,但他的确与周肆天不同,他似乎真的是有难言之隐,不得不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