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 已经来了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才是我所布置的防御阵法,而刚刚那个,不过是隐藏阵法而已。”
“身为界灵师,居然连这个都分不清了么?”楚枫站在犀牛阵法之内,笑眯眯的说道。
“哼,故弄玄虚,雕虫小技,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么?”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就算你使用再多计量,但最终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败,我胜。”陈穆冷声说道。
“呵……”然而对于陈穆的轻视,楚枫却是笑而不语,只见楚枫手指轻轻一指,那金色犀牛,顿时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
“吼~~~~”怒吼响彻之际,金牛已是拔腿前冲,向陈穆的金钢壁垒阵冲击而去。
“唰唰唰”这一刻,金钢壁垒阵,再度爆发出了,它那攻防兼备的特性,无数根恐怖的金枪,夹带着洞穿虚空的威能,向金色犀牛爆射而去。
然而,那本恐怖的金枪,在射在犀牛的身上之际,竟然威力全无,或是断裂,或是粉碎,先前击穿那隐藏阵法的威能,此刻已经荡然无存,甚至连阻挡金色犀牛脚步的能力,也是没有。
而就在这时,金色犀牛在楚枫的催动之下,已是来到金钢壁垒阵近前,并且用那巨大的犀牛角,对着金钢壁垒阵,便是一次猛烈的冲撞。
“砰”一声巨响,震慑八方,莫说是那金钢壁垒阵,哪怕天地也是皆动,就连在场的许多高手,都是难以抵挡那种威能,在虚空之上,来回摇晃,竟已是难以站稳。
但是,这只是第一次,在此之后,金色犀牛发动了如同暴风雨一般的攻击,那巨大的犀牛角,开始连绵不断的,轰击在陈穆所布置的金钢壁垒阵之上。
“可恶。”这种情况之下,陈穆也是眉头紧锁,满面不安,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楚枫所布置的犀牛阵法,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这样下去,哪怕是他的金钢壁垒阵,也是岌岌可危。
“你今日,休想破开此阵,我陈穆必胜。”
不安之际,陈穆竟大吼一声,随后他便盘坐于地,释放出磅礴的金色结界之力,当那结界之力冲天而起,然后又融入金钢壁垒阵的时候,便证明陈穆,已是倾尽了全力。
而在陈穆的全力催动之下,金钢壁垒阵,也的确变得更为强悍。
不过可惜,楚枫的金色犀牛,攻势实在太猛,哪怕金钢壁垒阵的力量已然提升,但已然无法阻挡那金色犀牛,疯狂的进攻。
在一番连绵攻势之下,金钢壁垒阵已经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粗壮的裂痕,并且那裂痕还在急速的蔓延,并且出现的越来越多。
“怎么可能,那楚枫所布置的究竟是何阵法?竟然能够将金钢壁垒阵击破?”看到这一幕,界师联盟的很多人,感觉不可思议。
毕竟,金钢壁垒阵,可是曾经挡下过,多位半帝强者联合攻击的阵法,按理来说,就算楚枫的这金色犀牛再强,可也不可能击破金钢壁垒阵才是。
“轰”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滔天巨响忽然响起,那本金碧辉煌的金钢壁垒阵,也是在那巨响声中,化成了粉碎。
这本该坚不可摧的金钢壁垒阵,已被楚枫的金色犀牛,彻底摧毁。
而与此同时,全力催动金钢壁垒阵的陈穆,也是受到了创伤,尽管他仍然盘坐在地,可是嘴巴却喷出了一大口血水。
且在喷出血水之后,陈穆的脸色变得极具苍白,气息也变得越加卑微,他虽然没有遭受到楚枫正面的攻击,但却也因金钢壁垒阵,而受到了不小的内伤。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你作弊,你他妈的作弊,说好了比拼防御阵法,你这用的是他妈什么东西?你这哪里是防御阵法,这明明是攻击阵法。”陈穆愤怒的大吼着。
此虽然身负内伤,但是对于陈穆来说,他最不能接受的,却是惨败这个事实。
“呵,这就是界师榜第六名,原来是一个跳梁小丑。”对于陈穆的指责,楚枫轻蔑一笑,尽是讥讽。
“妈的,你说谁是跳梁小丑?”听得此话,陈穆更怒,说话间便要向楚枫发动攻势。
“吼~~~~”可是,还不待陈穆靠近楚枫,只见那金色犀牛,巨蹄对着大地猛然一踩,一道涟漪便爆射而出,竟将陈穆震的倒退数米,落入了人群之中。
“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更何况,我这犀牛攻防阵,不仅能攻,而且可防,你要是不服气,大可以来攻击我啊。”
“你可以使出你的浑身解数,动用武力也无所谓,怕只怕,你无法撼动我这犀牛攻防阵,一分一毫。”看着那倒卧在人群中的陈穆,楚枫很是挑衅的说道。
“你……”
“噗……”听得此话,陈穆更是气的不轻,竟直接一口心血,再度喷了出来。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楚枫的这所谓犀牛攻防阵,有多厉害。
攻防一体,攻有多凶猛,防就有多坚固,就算使用武力,以他的战力来说,怕也无法胜过楚枫。
沉默,在陈穆都说不出话的时候,现场数万人,再度陷入了死寂的沉默。
他们已然无话可说,如果说比拼战力,他们不是楚枫的对手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连比拼结界之术,也输给了楚枫。
此时此刻,界师联盟的许多人,都是感觉颜面无存,优越全无。
“废物,真是一个废物,枉费我培养他这么多年,竟然用我的金钢壁垒阵,输给了一个青木山的弟子,我这一世英名,都毁在了他的手中。”
这一刻,远在数里之外的陈三元,起的咬牙切齿,脸色铁青。
这金钢壁垒阵,乃是他的成名之作,但是今日,却被他的这位后代,给糟蹋了。
“这楚枫很强,陈穆败给他,也是理所应当。”赵倾痕说道。
“什么叫理所应当,我界师联盟的弟子,结界之术败给了青木山的弟子,这也叫理所应当?”陈三元很是愤怒的说道。
“嘿嘿,别生气嘛,我不会让这青木山的小鬼,在我界师联盟出尽风头的。”赵倾痕笑眯眯的说道,眼中闪过有着一抹,老谋深算之色。
“莫非,你已经……?”听得此话,陈三元想到了什么。
“放心,已经来了。”赵倾痕说话之间,将那笑眯眯的目光,看向了楚枫等人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