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自讨苦吃(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诸位掌教,一直在远古遗迹的出口处等着,他们都想亲眼看看,究竟是哪位弟子,能够手握战旗,自那出口走出。
终于,楚枫等人,浩浩荡荡的走了出来,而当众位掌教以及长老,看到楚枫手中的战旗后,尽管早就有了一些预料,但仍旧感到很是惊讶。
毕竟先前,楚枫击败咒土门二十名弟子,他们只是听说,并没有亲眼看见,不是亲眼所见,自然也就会有所怀疑。
但是眼下,楚枫手握战旗,走在前端。其他各势弟子,紧随其后的一幕,可是硬生生的摆在了他们的眼前。
最重要的是,楚枫走在前端,气势盎然,具有王者之气,仿佛他就是众弟子间的王者,没有人能与其匹敌,没有人能与他抗衡,是真正的王。
至于其他各势的弟子,竟也接受了这样的局面,他们的脸上,不管是何表情,但众位老辣的掌教们,都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一个共同点,臣服。他们都选择了臣服于了楚枫,不敢违抗。
甚至,就连万花秀院的聂惋儿两姐妹,也出现了这样的情绪。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楚枫是用实力,获得这次九势狩猎第一的,并且应该是绝对的实力,否则在这群弟子的脸上,不可能这般臣服。
毕竟他们可是九势弟子之中,最为高傲,最为自负的存在。如果不是遇到了让他们心服口服的人,他们不可能这般。
“恭喜独孤兄,你青木山真是天降奇才,可喜可贺啊。”
“这楚枫小友,还真是一批黑马,想不到连聂惋儿姐妹,也是败给了他,难怪独孤兄这么有信心,真是想不到楚枫小友,如此之强。”
一时之间,众位掌教,都不断的当着独孤星峰的面,夸赞楚枫。
而他们这样做,实际上也是在讨好楚枫,楚枫别看现在弱小,但他是一位天才,是人中之龙。
众位掌教,老谋深算,都能在楚枫的身上,看到无限的潜力。
虽说,现在的楚枫,还只是位小小的武王,但几十年后,几百年后,甚至几千年后,楚枫的修为肯定不止如此,就算超越他们,成为一代武帝,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们现在这样做,虽然看似有些自掉身价,但实际上是在向长远发展,在向一个未来的武帝讨好关系。
虽然在他们来看,楚枫日后成为武帝,也只是一种可能而已,但是他们,却不愿意错过这种可能。
对于众位掌教,以及长老们的夸赞,独孤星峰的脸上,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但却也是满满的笑意,而其身旁的白猿半帝也是如此。
他们都觉得,他们没有看错楚枫,当初对楚枫的赏识与照顾,没有白费,如今他们终于收获了他们想要的,甚至收获到的,比他们想要的还要多。
因为楚枫的成长,楚枫的表现,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期,这位弟子,当真是让他们脸上有光,是青木山未来的希望。
不过,相比于白猿半帝,那拓跋杀狂,此刻的脸色可不是很好看,因为在场众人,恐怕他是最不希望,见到这个局面的人。
“掌教大人,楚枫他杀了秦师兄。”忽然,白云霄桃香雨等弟子冲了过来,扑通一声,齐刷刷的跪倒在了独孤星峰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起来。
“你说什么?楚枫杀了谁?”听得此话,最为吃惊的要属拓跋杀狂。
“刑罚大人,楚枫杀了秦凌云,秦师兄。”白云霄知道,拓跋杀狂很是器重秦凌云,所以他说的也很是大声,说的很是委屈,有意要拓跋杀狂为他们做主,对付楚枫。
“楚枫,杀了凌云?”听得此话,拓跋杀狂连续倒退三步,脸色苍白如纸,仿佛受到了巨大刺激一般。
而此刻,白猿半帝,以及其他青木山的长老,甚至其他势力的长老,也都是眉头紧皱起来。
毕竟斩杀同门,此乃死罪。更何况,秦凌云也是一位天才,这种事情,换做哪个宗门,都是难以容忍的。
不过相比于长老们,独孤星峰则是面无表情,甚至其他掌教,此刻的反应也不是很大。
“掌教大人,楚枫实在是太肆意妄为了,不仅杀了秦师兄,还逼迫我等向他下跪求饶,无法无天,简直目无法纪。”白云霄等人,继续添油加醋的说道。
“楚枫,你胆大包天,扼杀同门,理当诛杀,来人啊,把楚枫给我抓起来。”忽然,拓跋杀狂愤怒的咆哮起来,脸上的怒容显而易见,如果不是在场之人太多,他绝对会当场拍死楚枫。
而听得他的话后,刑罚部的多位当家长老,也都是飞掠而出,纷纷来到楚枫近前,想要捉拿楚枫。
“给我退手。”可是就在这时,独孤星峰却是忽然开口,一声怒喝,胜过惊雷,莫说天地为之一颤,就连那些想捉拿楚枫的长老,也被震退开来,人仰马翻。
独孤星峰,不允许他们去碰楚枫。
“掌教大人,扼杀同门,此乃死罪,这是开山祖师定下的规矩,万万不能不遵啊。”见独孤星峰,有意庇护楚枫,拓跋杀狂赶忙跪了下来,并且还抬出了青木山的开山祖师。
“规矩是死的,可人是活的,究竟我是掌教,还是你是掌教?我怎么做,还用你来教?”独孤星峰目光冰冷,冷声问道。
“属下不敢,属下不敢。”拓跋杀狂被独孤星峰的目光震慑到了,他感受到了独孤星峰的怒意,一时之间不敢再多说什么。
“独孤掌教所言极是,虽然各个势力,都有扼杀同门,乃是死罪的规矩。”
“但是,诸位可不能忘记,定下这个规矩,为的是什么。说到底,定下这种规矩,为的是保障宗门的利益,毕竟弟子死去,损失的是宗门的利益。”
“所以说,独孤掌教这句话说的很对,规矩是死的,可人是活的,规矩的存在,为了保全利益,可若是规矩的存在,损失了利益,那么它的存在,也就没有必要了。”
“就好比,同门之中,一条龙杀了一条虫,若是依照规矩的话,这条龙出发了规矩,理当处死。”
“可若是这个宗门,真的为了那条毫无价值的虫,而杀了那条价值极高的龙,那……才是真正的损失,这是不理智的行为,凡是智者,都不会做出这种事。”
“所以,老夫不才,想奉劝独孤掌教,千万不要因为规矩,而扼杀了真正的人才。”
“楚枫小友是少见的人才,万年也未必出的了一个,所以…他不该死,也不能死。”铸剑山庄的无良老道,开口劝道。
“无良前辈所说极是,虽然楚枫小友,杀了秦凌云小友,的确不对,但是小施惩戒便可,万不能死守规矩,而杀了楚枫小友,毕竟若是那样做的话,的确是青木山的损失。”与此同时,其他掌教也是开始劝解。
他们都明白,独孤星峰舍不得杀楚枫,也不会杀楚枫,因为换做是他们,也绝对不会这样扼杀自己门下的天才。
所以,他们都想做个顺水人情,给独孤星峰一个不杀楚枫的理由,也当着楚枫的面替楚枫求情,给楚枫留下一个好印象。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诸位所言,甚得我心。”独孤星峰笑着点了点头。
而听得此话,那告状的白云霄等弟子,都跟吃了屎一样,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什么?掌教不准备杀楚枫,那他们告这一状,岂不是自讨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