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一颗棋子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居然忘记了这件事。”
独孤星峰走后,楚枫才忽然想到,他没有与独孤星峰说,他已经邀请了洪强帮他,并且也打算请界师联盟掌教,以及苗人龙一同帮他。
独孤星峰走的有点急,楚枫根本没来得及提起此事,不过想到独孤星峰先前的态度,就算楚枫想邀请其他人一同出手,想必独孤星峰也不会介意。
不过,楚枫还是准备告诉独孤星峰一声,毕竟这种事情,还是先打声招呼比较好。
若是到时候,他们真的见面了,独孤星峰真的不愿意,那可就尴尬了。
但是在此之前,楚枫决定,先去找界师联盟与苗人龙谈好此事。
就像洪强所说,咒土门不是寻常的地方,想去那种地方救人,就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才行。
而多一名半帝巅峰的强者,就是多一份保障。
楚枫来到界师联盟的住所,很快便见到了界师联盟掌教,以及苗人龙。
楚枫与他们提起,请他们帮助自己解救澹台雪的事情,他们的态度与独孤星峰差不多,并没有多问,便爽快答应。
并且,他们与独孤星峰一样,说此事事关重大,需要暗中进行,叫楚枫与他们暗中集合。
楚枫干脆与他们约定,在那与独孤星峰汇合的地方汇合。
而这一次,楚枫也没有犯上一次的错误,而是直接与界师联盟掌教,以及苗人龙说明了,他已经邀请了洪强与独孤星峰,一同帮他的事情。
对于此事,界师联盟掌教和苗人龙,不但没有任何的反感,反而觉得很是不错,此事进行的很是顺利。
在此之后,楚枫便前往了独孤星峰的住所,他也需要与独孤星峰,说明一下。
而独孤星峰的住所,可以说是青木山最为森严的地方之一,莫说弟子,就连寻常的长老,也不得入内。
但是楚枫来到此处后,却没有人敢阻拦楚枫,显然这些长老,应该得到过特殊的命令,那就是若楚枫前来求见,不得阻拦。
楚枫,再度见到了独孤星峰,他将之前忘记说的事情,与独孤星峰说了一遍。
独孤星峰听过之后就笑了,他是开心的笑了,因为他与苗人龙等人一样,都觉得这是好事,并且他主动说,让洪强以及苗人龙等人,都在他之前所说的地方集合。
果然,英雄所见略同。
见独孤星峰也同意,楚枫也就彻底放心了,并且他对营救澹台雪的事情,也更有信心了,毕竟他们这次出手的人,可以说是一个豪华阵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楚枫自独孤星峰的宫殿走出之时,碰到了一个人,一个他很不喜欢,并且也很不喜欢他的人,拓跋杀狂。
不过看到拓跋杀狂,楚枫却并未理会,如同没有看到他一般,自他身旁走了过去。
“楚枫,身为弟子,不懂得遇见长老,要当场施礼的规矩么?”拓跋杀狂开口喝住了楚枫,并且怨念重重。
“掌教大人告诉我,见到他都可以不必施礼,你居然叫我对你施礼,难道你觉得,你的身份,比掌教大人还要尊贵?”楚枫冷哼一声,都未正眼看拓跋杀狂一眼。
“楚枫,你休要依仗着掌教大人看中你,就无法无天,别忘记,你依旧只是一个弟子。”拓跋杀狂,恶狠狠的道。
“呵……”楚枫笑了笑,道:“没错,我楚枫只是一个弟子,而你是堂堂刑罚部主事人,可是……我楚枫就是不怕你,就是看不惯你,你又能奈我何?”楚枫说道。
“你……”拓跋杀狂,气的咬牙切齿,但那握紧的双拳,很快又缓缓松开,他在尽量控制自己的杀气。
“掌教大人就是看中我,你若是不服气,倒是让掌教大人,也这般看中你啊。”
“若是没这个本事,那就靠边站,不论什么位置,都是能者居之,而我楚枫现在,就是掌教大人眼前的红人,与我比,你什么都不是。”
楚枫知道,拓跋杀狂不仅恨自己,如今还很眼红自己,所以他故意说出这番话,就是要刺激拓跋杀狂。
而说完这番话后,楚枫也不管那拓跋杀狂是何表情,而是径直的向自己的住所行去。
“你这目无尊卑的畜生。”看着楚枫那离去的背影,拓跋杀狂气的脸色铁青,直到楚枫离去,他还站在那里,望着楚枫离去的方向,眼中尽是怒意。
“好歹也是刑罚部主事人,何必与一个弟子置气,这样岂不是显得没了气度?”忽然,一道声音自宫殿内传出,竟是独孤星峰。
听得此话,拓跋杀狂赶忙收回目光,快速走进了宫殿之内。
此刻独孤星峰,正站在大殿当中,负手而立,背对着拓跋杀狂,尽显高人气势。
“掌教大人,并非是属下没有气度,只是楚枫他太狂妄了,不管怎么说,他也只是一名弟子,怎能这般与我说话。”
“我也知道,他是个少见的人才,可是这样下去,我真是怕您宠坏了他。”拓跋杀狂说道。
“呵……杀狂啊,我知道你很欣赏秦凌云,楚枫杀了秦凌云,你心中有怨念,不过身为刑罚部主事人,身为我未来的人,你若这点度量都没有,可真就让我失望了。”独孤星峰转过身来,看向拓跋杀狂的目光,很是柔和。
“掌教大人,您不是让白猿他……难道说?”听得人这三个字,拓跋杀狂的目光,顿时变了,涌现出了无尽的期待。
“白猿不行,他太心慈手软。我已经与会长大人,以及圣会内的诸位大人商量过了,过些日子我就会退位,进入青木圣会专心修炼,而掌教之位,就由你来接替。”独孤星峰说道。
“多谢掌教大人厚爱。”忽然,拓跋杀狂跪倒在地,满脸感激。
“与我就不要这般客气了,记住,楚枫天赋再好,也只是弟子,而你,才是我最器重的人,在我心中,他远不如你。”
“我现在的所作所为,看似宠溺楚枫,但实际上,不过是利用楚枫而已,他在我眼里只是棋子,是对付界师联盟的棋子。”
“而你拓跋杀狂,才是我独孤星峰的心腹。”
“你和他置气,这不是自讨苦吃,自寻烦恼么?”独孤星峰,拍着拓跋杀狂的肩膀说道。
“属下愚钝,竟不知掌教大人之心意,属下真是该死。”拓跋杀狂不断叩头,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起来吧,现在明白也不晚,过不了多久,这青木山就是你的了,我对你如此器重,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独孤星峰笑眯眯的说着,眼中暗藏着猜不透的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