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暗杀者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属下定然不会让掌教大人失望的。”拓跋杀狂,激动的五体投地,他在外人面前,杀气冲天,可在独孤星峰的面前,却是乖的不得了。
而独孤星峰,则是始终面带笑容,没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至少拓跋杀狂,不知道他究竟正站在想什么。
而对于拓跋杀狂,与独孤星峰的这番交谈,楚枫可不知道,到了三日之后,他便独自一人,离开了青木山,前往了独孤星峰与他约定的集合地点。
只不过,刚刚离开青木山没多久,楚枫便目光一闪,眉头紧皱,脸色也变得很不自然。
唰——忽然,楚枫脚下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快,每步落下,都会跨出数百里,瞬息百里,这乃是身法武技,若是从远处观看,楚枫就像是一道流光,速度之快,常人根本难以用肉眼捕捉。
呼——然而,就在楚枫加速的同时,一股磅礴的暗黑色的气焰,也是自其身后浮现,夹带着浓浓的杀意,对着楚枫追赶而去。
那暗黑色的气焰,实在太快,尽管楚枫已是极快,可仍是眨眼之间,便被那暗黑色的气焰,追赶了上来。
暗黑的气焰,滚滚翻腾之间,已是将楚枫团团包围,封锁住了楚枫的前行之路,以及后退之路。
“什么人,敢在青木领域肆意妄为?就不怕青木山追究于你么?”楚枫冷声问道。
“桀桀桀桀,已经出了青木山的范围了,竟然还敢拿青木山吓唬我,楚枫,难不成你真觉得,你比我了解青木山么?”
忽然,一道阴冷而无情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也是自那暗黑色的气焰中缓缓浮现。
“是你。”看到这位之后,楚枫眉头皱的更深,因为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乃是青木山最恨他的人,拓跋杀狂。
“你想做什么?”楚枫问道。
“我想做什么,你还不清楚么?你杀了我两个儿子,我今日就要你血债血偿”拓跋杀狂,说话之间,杀气纵横,就要对楚枫下杀手。
“你儿子?等一等,你儿子是谁?”楚枫再度问道。
“小子,你还真是贼心不改,大难临头,竟也想套我的话。”拓跋杀狂冷冷一笑,说道:“不过无妨,你今日必死无疑,我不妨就全都告诉了你,让你死的明白。”
“你,的确是个人才,在当日你触发远古仙针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不过可惜,我不能让你在青木山崛起,你越是优秀,我越是要对付你。”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两个儿子,他们两个便是问天与凌云。”
拓跋杀狂说道。
“秦问天与秦凌云,是你的儿子?既然他们是你儿子,你为何不公布于众?让人们知道他们是你的儿子,这岂不是更好?”楚枫很是不解的问道。
“你懂什么,掌教大人的脾气,我比你了解的多,他可不喜欢假公济私之人。”
“我若想要问天与凌云在青木山内崛起,只能以外人的身份帮他们,所以就连他们两兄弟死的时候,都不知道,我…拓跋杀狂,其实就是他们的亲生父亲。”
“而他们,本不姓秦,实际上是姓拓跋的,应该叫做拓跋问天,和拓跋凌云。”
“儿死不知生父名!!!天下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可这样的痛苦,却偏偏落在了我的身上。”
“而这,全都要拜你所赐,楚枫,今日我就要为我的儿子报仇,要了你的命。”
话到此处,拓跋杀狂猛然出手,那有力的大手,简直能够撕裂虚空,对着楚枫正面抓来,是要徒手将楚枫撕成粉碎,由此可见,他对楚枫的恨意,是多么的重。
“想杀楚枫,你怕是没有机会了。”
然而,就在拓跋杀狂的大手,将要接近楚枫之际,一道声音却忽然想起,与此同时,一只手掌忽然出现在了拓跋杀狂的手腕上,紧紧将他的手腕抓住。
“是你?”这一刻,拓跋杀狂面容大变,因为当他手腕被抓之际,一道身影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人乃是洪强。
洪强是谁,那可是连众位掌教级的人物,都没有办法的存在,这样的人物,拓跋杀狂也非常清楚,他是得罪不起的。
并且,他知道洪强与楚枫的关系有些特殊,所以这个时候,洪强出现在楚枫的身前,这对于拓跋杀狂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楚枫,你,你是故意引我出来的?”忽然,拓跋杀狂恍然大悟。
这一刻,他才发现,从始至终,楚枫都没有真正的表现出恐惧,反而很是冷静的套他的话语,而眼下,楚枫的嘴角更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显然这是早有预谋的,他拓跋杀狂中计了。
“此次九势狩猎,我也算是锋芒毕露,洪强前辈早就猜到,可能有人会对我不利。”
“只是他不确定,这最想对我不利的人,究竟是谁,来自哪门哪派。”
“所以才没有与我同行,反而是隐藏在暗中,等的就是你这种,看我不顺眼,想要对付我的人。”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看我不顺眼,知道你很想杀了我。但是我却以为,你身为刑罚部主事人,能够沉得住气,所以不可能这么快就对付我。就算有人对付我,也是其他势力的人。”
“但我没想到,你如此心急,我刚刚离开青木山,你居然就对我动手了。”
“不过仔细想想,我倒也能够理解你,你的两个儿子,都死在了我的手中,而他们连死的时候,都不知道你是他们的父亲。”
“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若不对我恨之入骨那才奇怪,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我,倒也算情理之中。”
“不过可惜,我早有准备,你的着急出手,只是害了你自己。”楚枫很是平静的说着,但每一句话,都有着对拓跋杀狂的嘲讽以及侮辱。
“畜生,我非要撕了你。”拓跋杀狂越听越气,竟想当着洪强的面,再度对楚枫出手。
“找死。”
可是,只见洪强那抓住他的手掌微微一颤,一股狂暴的武力,便涌入拓跋杀狂的体内,而那武力太凶,只听“砰”的一声,拓跋杀狂的那条手臂,连带着他的肩膀,竟已经是炸成了粉碎。
“啊——”这一刻,拓跋杀狂一边惨叫,一边后退,苍老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这……并非是他忍耐力差,实在是洪强的这一击,太过非同小可,那不止是简单的粉碎了他的手臂那么简单,那种痛楚之感,更是超越人的忍受极限,此刻正弥补在洪强的断臂之处,折磨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