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火龙焚天刺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炎族之人目若呆鸡,尤其是炎族老三,老五,老九这三位,眼下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都是明眼之人,已经看出了刚才发生的,究竟是什么情况。
这情况,与先前炎邪对楚枫手臂,的那长枪一穿,还不一样。
炎邪的那一击,可以说是非常的漂亮,但是楚枫却凭借敏锐的身手,躲过了心窝,只是擦伤了手臂而已。
攻的也漂亮,但躲的也漂亮。所以那一击,不是炎邪留手,而是楚枫凭借自己的身手,躲过了一劫。
虽说炎邪并未下杀手,而是瞄准的心窝,但实际上,就算是他瞄准的丹田,楚枫也依旧能够躲过去。
但是现在楚枫这一刀,则是截然不同,楚枫这刀斩击,更是漂亮,一刀三斩,顾名思义,楚枫明明落下一刀,但却砍出了三道斩击。
这三道斩击,炎邪没能躲开,楚枫全部砍在了炎邪的胸前,砍的非常之准,但却点到为止。
但是楚枫留手了,先不说这三道斩击的深浅,楚枫若是瞄准的是炎邪的丹田,若是想置炎邪于死地的话,此刻的炎邪怕是已死了,而且是四分五裂的那种死。
这,就是两者,本质的区别。
虽然,一番交手,二人都有受伤,可实际上,是楚枫胜了。
此刻,炎邪也愣住了,看着自己胸口那三道血淋淋的伤口,他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不太敢相信这一事实,过了好一会,他才缓和过来,对说道:“楚枫,能否再战一次?”
“你若想战,我楚枫奉陪。”楚枫回道。
“多谢。”炎邪冲着楚枫抱了抱拳,随后便身形爆退,手提长枪,来到了距离楚枫数千米的地方。
轰——忽然间,一声巨响传来,炎邪的身体竟散发出磅礴的火焰,那火焰旋风一般席卷开来,非常骇人。
可是,这却并非先前炎邪所施展的地禁火海决,虽同是火焰,但炎邪此刻所施展的火焰,却比先前的强大数倍,二者简直不可相提并论。
那仿佛不是火焰,而是数只拥有生命的火焰巨兽,奔腾嘶吼,威慑八方。
“这武技,好强。”看着天际之上,那因炎邪而肆虐燃烧的火焰,那奔腾嘶吼的火焰巨兽,独孤星峰也是忍不住发出赞叹。
这武技,也是地禁,但却绝非寻常的地禁武技,这样的武技非常难以修炼,施展起来也颇为麻烦,但是炎邪,不仅修炼成功,更是一念之间,便施展开来,此等能力,必须认可。
“炎族长,不知这武技,叫什么名字?”界师联盟掌教也看出这武技的不简单,好奇的问道。
“诸位想必也都听说过,当初我炎族的炎帝大人,一怒之下焚烧万里,将大海化作火海,留下了如今的炼狱火海。”
“而他使用的武技,是我炎族不外传的地禁火海决。”
“但其实不然,炎帝大人他当初所施展的武技,并非地禁火海决,而是我炎族最强的武技,地禁焚天诀。”
“这地禁焚天诀,威力极强,虽名为地禁,但他的威力,实际上堪比天禁,距离天禁不过是一线之隔。”
“只不过,这地禁焚天诀,非常难以修炼,历代以来我炎族之中,能够修成这武技的人,都是少之又少,不怕你们笑话,哪怕是我,至今为止,也未能完全的掌握这武技。”
“但是炎邪,他已经掌握,并且可以说是,完全的掌握。”炎族族长说道。
炎族族长此话一出,独孤星峰等人都是心中一惊,他们听得出来,这评价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一点吓唬人的成分,因为他们能看的出来,炎邪所施展的武技,的确很强,而越是强大的武技,就越是难以修炼。
修武讲资质,但修炼武技更讲资质,虽然他们贵为半帝巅峰,但也不是说他们无所不能,的确有很多难以修炼的武技,是他们也修炼不会的。
他们年轻的时候修炼不了,现在依旧修炼不了,这是天赋,与生俱来,无法改变。
呼呼呼——就在这时,炎邪忽然举起手中的火龙长枪,刹那间,那四下翻腾,连虚空都被焚烧的快要融化的火焰巨兽们,便纷纷化作火柱,向那火龙长枪奔腾而去。
那画面极为壮观,那声势极为浩荡,这一刻,那方虚空早就随着火焰的奔腾,剧烈的抖动起来。
天昏地暗,可那火焰却光芒万丈。
终于,所有的火焰,都融入了那火龙长枪之中,那火龙长枪,早已彻底化成了一杆火枪。
但那火绝非普通的火,乃是火中之王,火中之帝,火中之霸主。
而那枪,也绝非是普通的枪,在那火焰的融入下,那枪的力量发生了质的蜕变。
火焰停止了奔腾,可虚空仍在震颤,这震颤只因为炎邪手中的那杆火龙长枪。
事实上,不止虚空被其影响的不断震颤,那长枪自己也在震颤着,哪怕炎邪紧紧的握着,却也无法控制这种颤动。
这种情况,让楚枫的目光变得凝重,他知道那震颤的由来,是那火龙长枪内的力量太恐怖了,恐怖的快要失控,快要爆发。
就像暴怒的野兽,它想做的,乃是厮杀。
“楚枫,我这武技,叫做地禁焚天诀。”
“虽为地禁,但却绝非寻常的地禁,而这武技与我手中的火龙帝王枪融合后,就已是无限的接近天禁之威。”
“这两者合二为一,叫做火龙焚天刺。”
“火龙焚天刺,共有八刺,一刺强过一刺。”
“而这八刺,我皆已修成,等下我就要一一施展。”
“但我不想置你于死地,所以,你若是支撑不住,请说出来,我好收手。”
炎邪此刻显得很是平静,但那平静的目光中,却潜藏着浓郁的自信。
他之所以平静,正是因为自信,自信这一次,他必然取胜,要真正的扳回一城,同时也让他与楚枫的切磋,画上句号。
而对于炎邪的问题,楚枫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对于楚枫这样的反应,炎族之人的嘴角,再度掀起了微笑,尽管他们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们心里却觉得,楚枫是怕了。
可就在他们觉得楚枫是怕了的时候,楚枫却忽然开口了:“放马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