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必须道歉(19)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南宫衙你真是胆大包天,我大哥与你说话,你听不见么?”南宫天虎冷声说道。
“唉,衙弟弟是自家人,与他说话客气点。”南宫天龙淡淡的笑道。
“天龙大哥,楚枫乃是我朋友,并且真的救过我与百合的命,还望天龙大哥不要难为楚枫。”南宫衙见走不掉,赶忙回身势力,替楚枫求情。
“衙弟弟,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楚枫是客人,我怎么可能难为他,我只是有一件事想问他罢了。”南宫天龙看着楚枫,说道:
“楚枫,你应该知道,容貌对于女子来说,是何其重要,可是你却偏偏侮辱我四妹的长相,你是何居心?”
“不是侮辱,乃是实话实说罢了。”楚枫回道。
“实话实说?你凭什么就断定,我四妹的容貌,做过手脚?”南宫天龙问道。
“只凭我是蛇纹级皇袍界灵师。”楚枫说道。
“蛇纹级皇袍界灵师,就凭你?”南宫天凤,发出一声冷笑,显然她并不相信。
嗡——
楚枫也不废话,意念一动,磅礴的结界就已散发而出,那金色的结界之力,萦绕在楚枫周围,不仅绚丽无比,其中更是涌动着,如蛇一般的纹路。
“嘶——”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许多人,都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早就听闻,楚枫是一个蛇纹级皇袍界灵师,但是但听途说的话,他们并不是很信,今日见到楚枫,他们更是不信。
但是眼下,楚枫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他们的猜测是错误的,楚枫的强大,绝不是传言,而是事实。
至少楚枫身为蛇纹级皇袍界灵师,这是一个事实。
“哟,真是有两下子,但是蛇纹级皇袍界灵师,就能断定四公主动过手脚么?”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名年轻的男子。从座位上站起,走了出来。
这名男子很是年轻,有着二品半帝的修为,长相很是不错,是很受女孩子待见的那种,但是他眉宇之间,却有着一抹邪气。
最重要的是,这名男子身穿一件界灵皇袍,那界灵皇袍上也涌动着蛇一样的纹路,显然他的界灵之术,比他的修为要引人瞩目,他也是一位蛇纹级的皇袍界灵师。
“你是谁,也配质疑楚枫?楚枫可是在仙人岛沙漠化,获得炼兵仙人认可的人,你凭什么质疑他?”南宫百合开口了,因为她一眼就看出,这名男子不是她南宫帝族的人。
“南宫百合,你还真是说对了,这位还真就有资格质疑楚枫,怎么,得到炼兵仙人的认可,就很了不起么?再了不起,他有与炼兵仙人齐名的,白眉仙人的真传弟子厉害?”四公主南宫天凤说道。
“白眉仙人的真传弟子?”听得此话,南宫百合也是眉头紧皱,目光闪烁不安。
武之圣土,共有十仙,而这十仙,皆是龙纹级皇袍界灵师,也是武之圣土,目前为止仅有的十位龙纹级皇袍界灵师。
白眉仙人便在此列,说起来他还真是与炼兵仙人齐名。
而眼前这名年轻男子,若真的是白眉仙人的真传弟子的话,那可就不容小觑了。
真传弟子,顾名思义,那是从小就在龙级界灵师身边长大,由龙级界灵师一手教导修炼之人,他的结界之术,必然很强。
“在下孟小岩,家师正是白眉仙人。”就在这时,那孟小岩面带微笑,假惺惺的对南宫百合,抱拳施礼,介绍了一下自己。
听得此话,莫说南宫百合,就连南宫衙也是眉头一皱,对方还真是白眉仙人的真传弟子,这显然是来者不善啊,这一刻南宫衙,似乎彻底明白了,为什么南宫天龙他们,要让他把楚枫请来,显然他们是早有预谋的。
但是楚枫,却是从容不迫,依旧淡定如初,问道:“你刚刚的意思是说,南宫天凤的容颜,没有动过手脚是么?”
“四公主殿下,天生丽质,自然是没有动过手脚的。”孟小岩确定道。
“这南宫天凤的容貌,明明动过手脚,你却偏说他没有,这样溜须拍马,真的好么?会不会辱没了你师尊的名声。”楚枫说道。
“哈哈哈……”孟小岩冷然一笑,随后说道:“质问我,你有这个资格么?莫非,你是想与我比拼一下结界之术?”
“诸位兄弟,给我南宫衙一个面子,不要难为楚枫兄弟可好?”
然而,就在这时,南宫衙却忽然开口,在他开口之时,南宫衙双膝弯曲,竟“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有什么事情,就冲我南宫衙来吧。”
“南宫兄,你这是做什么?站起来,像个男人,别让我楚枫看不起你。”见状,楚枫赶忙走上前去,想将南宫衙搀扶起来。
可是南宫衙,却不肯起身,而是笑着对楚枫说道:“楚枫兄,是我南宫衙不好,我应该听百合的妹妹的话,不该带你来这里的,是我对自己太自信了,这一切都应该由我来承担。”
“衙弟弟,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也没有人要说难为楚枫啊。”南宫天龙淡淡的笑着。
“我们是没打算难为楚枫,可是这楚枫却不知好歹,来到这里就对我四妹出言不逊。”
“但是衙弟弟,竟然已经这般替他求情了,便给他一个机会,不难为于他了。”
“可他胆敢侮辱我四妹,就绝对不能让他就这样离开,要走可以,必须道歉才行。”三皇子南宫天狮说道。
“怎么道歉?”南宫衙问道。
“磕头认错。”三皇子南宫天狮说道。
“你……”听得此话,南宫衙也是气得脸色大变。
“唉,磕头认错就算了,毕竟楚枫不仅救过衙弟弟的命,还是莲姨请来的客人,就算今日我们不给衙弟弟面子,也总要给莲姨一个面子。
“楚枫,你给我们每个人敬一杯酒,就可以走了。”南宫天龙说话间,看了孟小岩一眼。
而孟小岩则是微微一笑,袖袍轻轻一卷,那桌上的一壶茶,以及几个杯子,便漂浮而起,随后他掌心一颤,只听“砰”的一声,茶壶与杯子尽碎,茶水倾洒而出。
然而,那茶水只是飘荡于半空之上,却并未落在地上。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