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一脸茶水(2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算了,楚枫怎么能就这么算了,你是我南宫帝族的贵客,本不该受到这样的羞辱。”南宫百合说道。
“百合,我楚枫不是南宫帝族的人,就算他们不爽我又能怎样,过几日我拍拍袖子就走了。”
“但是你们不同,你们还要继续在这南宫帝族内生活,还是不要与他们闹的太僵为好,你就算不为你自己想,也为你妹妹想想。”楚枫看着南宫茉莉说道。
听得楚枫的话,南宫百合沉默了,的确对于她来说,南宫茉莉的前途,比她还要重要的多。
“可是,你今日得罪了他们,怕是以他们的性格,不会放过你。”南宫衙说道。
“那又如何,追杀我楚枫的人不在少数,我不介意多他们几个,但是追杀我楚枫,迟早是要付出代价的。”楚枫淡然一笑,随后说道:
“走吧,咱们回去,好好吃一顿,看到他们的桌上那么多好吃的,搞得我也有点饿了。”
话到此处,楚枫便率先的向他居住的地方走去,心情大好,根本没有被先前的事情所影响。
看着这样的楚枫,南宫衙与南宫百合彼此互看一眼后,心中的愧疚也都减缓了不少,他们都没有想到,楚枫竟有如此气度,遇到这种事,竟然还能够如此想得开。
此刻,在大皇子南宫天龙的领地内,众人还都在此处。
“孟兄,你这阵法,似乎没有预想的厉害啊,怎么都没有伤到那楚枫,就让他这样安然离开了?”南宫天龙开口问道,此刻的他,脸上也是有着些许不悦。
“大皇子,你放心,我那阵法,楚枫怎么可能受得了,我敢保证,那楚枫已经受了内伤,回去之后,他将饱受痛苦,短时间内好不了,怕是修为也将受损。”孟小岩说道。
“若是这样,那便最好。”南宫天龙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桌上的那杯茶,嘴角掀起了一抹微笑,将其端起说道:“喝吧,那楚枫道歉敬的茶,岂能浪费。”
“大哥说的对,喝。”见状,南宫天虎,南宫天狮,南宫天凤,也都将茶杯端了起来。
嘭——
然而就在这时,那杯内的茶水,竟忽然自茶杯掠出,随后如同瀑布一般,爆炸开来,喷了南宫天龙等人一脸。
因为,那茶水产生了特殊变化之缘故,所以倾洒而出的,绝对不止是一杯水那么简单,而是一大桶水那么多。
再加上南宫天龙他们猝不及防,所以那茶水一滴不剩的,全都溅在了他们的头上与身上。
此刻,南宫天龙四兄妹,以及孟小岩,都是不仅被喷成了落汤鸡,脸上,身上,头发上,还尽是茶叶子,那叫一个狼狈,那叫一个丢人。
“这……”这一刻,看着南宫天龙等五人,在场之人都惊呆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的喝着茶,就变成这副熊样了。
砰——
忽然间,南宫天龙将手中的茶杯捏成了粉碎,看着孟小岩,怒气滔天的吼道:“孟小岩,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仅他怒了,南宫天虎,南宫天狮,南宫天凤也都怒了。
他们是什么人,可都是半帝强者,寻常的水岂能溅到他们身上?
这明显是特殊处理过的水,是一种阵法,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显然就是孟小岩,毕竟只有他在那茶壶与茶杯上,动过手脚。
“我…我这冤枉啊,不是我做的,若是我做的,岂会把自己也弄成这样。”孟小岩摊开双手,抹了抹身上的茶水与茶叶,一脸的冤屈。
“不是你又是谁,只有你碰过这茶杯。”南宫天凤气的小脸通红,身为公主她最在乎形象,可是此刻,她的形象全都没了。
“可是,我没理由害你们啊。”孟小岩,此刻真是百口莫辩。
“不,不止是孟小岩碰过这茶杯,那楚枫也碰过。”南宫天狮说道。
“楚枫没有碰过吧,他只是向茶杯倒了茶水,并没有用手碰过茶杯呀。”南宫天凤说道。
“这就对了,茶杯根本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茶水,肯定是那个楚枫,肯定是他做的。”南宫天虎说道。
“只是握了一下茶壶,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茶水中动手脚,莫说是我们,就连师出白眉仙人的孟兄都察觉不到。”
“难怪这楚枫之前会说,他敬的茶,可不是想喝就能喝的,原来他早就打算暗算我们。”南宫天龙说道。
“对,他的确说过这话,真是该死,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竟敢在我们南宫帝族之中撒野,他真是找死。”听得此话,南宫天凤等人都坚信是楚枫所为。
事实上,不仅他们信了,就连孟小岩也信了,可是此刻他的脸色却很是难看,因为这等于说,他与楚枫的这场结界之术博弈,是他孟小岩输了。
“哈哈哈哈……”然而,就在他人气的咬牙切齿之际,南宫天龙却是忽然大笑起来,随后说道:“楚枫是吧,还真是有点意思。”
“大哥,我这就去把他抓回来,任由您来发落。”忽然,南宫天虎站起身来。
“算了,毕竟是莲姨请来的客人,真的在族内动他怕是不行。”南宫天龙摇了摇头。
“莲姨怎么了,一个死了丈夫和女儿的人罢了,她凭什么管我们的闲事。”南宫天凤说道。
“有些事你不懂,莲姨不可怕,莲姨身后的人就可怕了。”南宫天龙说道。
听到这里,南宫天凤也是沉默了,不仅她沉默了,南宫天虎与南宫天狮也都沉默了。
莲姨身后的人,他们的确招惹不起,莫说他们招惹不起,就连他们的父亲,也不愿招惹。
“那怎么办,就这样放过他?”南宫天狮很是不甘心的问道。
“放过他?呵……怎么可能。”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罢了,想要玩他,咱们可以慢慢玩。”
“所以对付他,倒也不急,我早晚会让他知道,与我们作对,是什么样的后果。”南宫天龙话到此处,眼中闪过一抹阴险之色。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