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为你报仇(4)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祖师大人,难道我在南宫帝族内,惹下大祸的时候,您也在场?”听得百里悬空的话后,楚枫惊讶万分的问道。
“在,为了保护你,混入南宫帝族,倒也花费了我一些功夫。”
“不过当日你召唤出修罗界灵的时候,可真是连我也吓了一跳啊。”
“面对那样的家伙,哪怕是我,也要远远的躲开。”
“当日,你走的匆忙,没有见到那修罗恶灵的凶残,可我却全都见到了,那一幕,真是壮观啊。”
“这么多年来,武之圣土也出现过不少妖物,但凡是我见到的,没有一个能与修罗恶灵相比。”
“若不是南宫龙剑出手,怕是南宫帝族,都要因你而毁。”
提及此事,百里悬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目光之中,竟然还有着一丝回味。
虽然那一幕惊险万分,但是对他来说,却是天大的惊喜,是那一刻让他知道,他低估了自己眼中的这位天才,低估了青木山的希望。
而听得百里悬空的话后,独孤星峰,以及关洪长老,还有青木会长等人,看向楚枫的目光也是开始变化,尽管早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只要想到,那种事情竟是楚枫这样一个小鬼做的,他们便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事实上,就连久居毒魔谷内的毒万物,此刻看向楚枫的目光,也是充满了惊讶与惊叹,虽然身在毒魔谷,可他也知道三府四族九势在武之圣土的地位。他也知道修罗恶灵的强大。
而楚枫,竟然能够凭借一只修罗界灵,便差点灭了南宫帝族,那是怎样的恶灵?他真是不敢继续想了。但他可以确定的是,楚枫似乎永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至于那些罗家之人,此刻看向楚枫的目光,更是宛如在看一个神灵一般,那根本就不是惊叹,而是深深的敬畏。
如果说先前他们只是觉得,楚枫来头不小,那么现在他们终于知道,楚枫的来头有多大了,这简直就是活跃在,武之圣土最巅峰的存在。
事实上,莫说是他们,听了百里悬空的话后,哪怕楚枫自己,也是感叹修罗恶灵的实力,连他的祖师大人都这样惊叹了,这便足以说明修罗恶灵,的确很强。
他当日,应该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而已。
“祖师大人,那我被雪发仙人,丢入剧毒云海的时候,您也在场?”楚枫再度的问道。
“我在,雪发仙人实力在我之上,我不好出面替你解围,而雪发仙人的手段,向来很是诡异,可却也往往具备着奇效。”
“当日,她在你身上所用的手段,虽然只是一时兴起,可却也是下了大本钱的。”
“所以,当她将你推入那剧毒云海之时,我才没有出手,因为我想赌一次,替你赌来一个百毒不侵之体。”百里悬空说道。
“当日,雪发仙人觉得她的实验失败,转身离去之时,我的心也是跌入谷底,觉得自己犯了大错,不该拿你的性命,来赌你的前程。”
“但我却没有因此放弃,我觉得你能够创造奇迹,虽然这是一种奢望,在当时的我看来,只是一种幻想,可我还是不愿离去,我不愿接受你已经死去的事实。”
“但是你……却真的创造了奇迹,不仅没有死,还提升了一品修为,不仅是自己逃了出来,还带出了毒魔的传人。”话到此处,百里悬空意味深长的看了毒万物。
而面对百里悬空的目光,毒万物的脸色发青,毕竟他知道,在毒魔谷内,楚枫究竟经历了什么。
老实说,毒族对楚枫,很不厚道,莫说毒湘玉,就连他自己,也曾想过置楚枫于死地,事实上,若不是楚枫百毒不侵,那么楚枫现在很可能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中。
“祖师大人,为了我竟然做了这么多,弟子真是不知该如何报答祖师对我的恩德。”
楚枫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虽然百里悬空,也拿自己的性命赌了一次,可实际上也是为自己好,有这样的人,愿意为自己做这么多事,乃是楚枫的福气。
“楚枫,别这样说,有一件事,我还要向你道歉。”百里悬空忽然满是惭愧的说道。
“百里大人,这件事不关你的事,明明是我下令的。”独孤星峰赶忙说道。
“就算是你下令,可也是我的指示。”百里悬空,苦笑一声,随后对楚枫说道:“楚枫,你得罪了南宫帝族,南宫帝族当日捉拿的通缉令,贴满了整个武之圣土。”
“九势之中知道你的人不在少数,当初我便知道,你是青木山弟子的事情,早晚是要被南宫帝族知道的,这根本就是纸包不住火的。”
“而如今的青木山,可不具备与南宫帝族抗衡的实力,为了保全青木山,我只能抛弃你。”
“于是,我便传令于独孤星峰,让他对外宣布,青木山视你为大逆不道之辈,不仅与你解除宗门关系,更是要讨伐于你,替宗门除害,替天下除害。”
“所以现在,你已不是我青木山的弟子,而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保全青木山。”话到此处,百里悬空脸上的惭愧之色,越来越浓。
“祖师大人,掌教大人,你们都不用多说了,你们的意思弟子明白,你们的心血弟子也明白。”
“我觉得你们做的对,总不能因为我一个人,便让那么多人而丧命,毁了青木山这么多年的基业。”
“但无论别人怎么看,对我来说,我楚枫永远是青木山的弟子。”楚枫认真的说道。
“楚枫,你能明白就好,其实我这样做,也是想帮你,你为青木山弟子,那我们便是明,他们便是暗,我们处处陷于被动。”
“但你若不是青木山弟子,那他们便是明,我们便是暗,我们向怎么做都行。”
“如今,青木山已经与你势不两立,南宫帝族再如何,也不会难为我青木山。”
“毕竟这种情况下,他还刁难青木山,那于情于理,他说不过去。”
“可实际上,我青木山不仅不会真的与你为敌,反而还要为你报仇,记得我在五毒山上,对你说过的话么?”百里悬空问道。
“记得,祖师您说过,劫不是躲的,是要破的,祸不是逃的,也是要破的。”楚枫一字不差的重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