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邪神传说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拜月城主眉头微皱,嘴角也是轻轻抽搐了一下,站在个人角度,他自然不希望,有人帮助楚枫。
可是站在大局来看,他又的确没什么理由,用来阻止百里悬空,无奈之下,他只说了两个字:“随便。”
“风行小友,接兵器。”此刻,百里悬空也不怠慢 ,大袖一扬,一把暗红色的光线,便飞向了楚枫。
而楚枫只是探手一接,便将此物握于手中,随后便赶忙对百里悬空,施以一礼,道:“多谢前辈。”
因为,此刻落入楚枫手中的,正是一把兵器 。
只不过,看到此兵器之后,高台的四周,却是嘘声一片,甚至有个别人捧腹大笑,且笑的前俯后仰。
百里悬空要借半成帝兵,很多人都是非常期待的,想看一看,这位阔绰之人,究竟借给楚枫一件什么样的半成帝兵。
可是此刻,出现在楚枫手中的这把兵器,可真是不怎么样。
这是一把剑,是长达两米有余的长剑,可是此剑怎么看,都不像半成帝兵,因为这竟是一把木剑,暗红色的木色,不仅没有剑刃,还坑坑洼洼,破旧不堪,根本就没有完整的剑形。
这样一把剑,莫说是半成帝兵,根本连一把剑都谈不上,说他是木剑都是抬举了它,说它是一个木棍,反而更为合理。
“还以为你要借他一件什么样的兵器,搞了半天,是一根破木头。”
“你难道是想让风行,用这把破木头,来与我的天仙剑抗衡么?”
“我真不知道你是帮他,还是害他。”西门飞雪,讽刺的笑了起来,且越笑越是大声,他不是有意为之,实在是被百里悬空给楚枫的那把木剑,给逗笑了。
“还以为是多么阔绰之人,竟要借半成帝兵。”
“原来是来搞笑的,哈哈哈……”
与此同时,在场越来越多的人,也都开始哈哈大笑起来,不仅取笑百里悬空,更是取笑楚枫。
“哈哈……”
然而,对于众人的取笑,百里悬空不仅不生气,反而也是哈哈一笑,这才说道:“还以为在场的,都是巅峰人物,却想不到,不识货的人,竟也如此之多,失望。”
“哼,明明是破木头一根,还说我们不识货,难道当我们都是傻子么?”众人对百里悬空的话,嗤之以鼻,都觉得百里悬空,是胡言乱语。
毕竟他们很多人,也都掌握着不俗的结界之术,身为界灵师的他们,已仔细打量楚枫手中的那把木剑,却没有发现丝毫特别之处,所以才坚定,这是一根木棍。
“罗盘仙人,依我看在座之中,见识最为渊博的只有你了。”
“你既然知道天仙剑的故事,想必也听闻过,邪神剑吧?”百里悬空,对罗盘仙人问道。
“邪神剑?”听得此话,众人又是一愣,从那惊奇的模样,便可以看出,他们大部分人,是根本未曾听过,这所谓邪神剑的。
事实上,听到邪神剑三个字,就连罗盘仙人也是微微一愣,神情一僵,这才笑道:
“哈哈,邪神剑,我的确听闻过一点,不过这可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传说。”
而这一刻,人们眼中的惊奇之色更为浓郁,对于武之圣土的传说,无论男女老少,他们都很喜欢听,毕竟…这能增加他们的见识。
“邪神剑,可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传说……”
“相传,那是非常久远的年代,是远古过后,世界渐渐复苏,衰落的武者们,刚刚崛起的年代。”
“那个年代,帝王还未出世,但却出现了一位,有资格稳定帝王的存在,但这位不是人,而是一位妖兽。”
“没人知道他是什么妖兽,因为他一直以人类的模样出现,人们印象中的是,他的手中有一把血红色的长剑,这剑嗜血如命,饮血成性,每个死在此剑之下的人,都会被此剑吸干鲜血。”
“所以此剑,令无数人闻风丧当,而这剑便是邪神剑。”
“也正因那把邪神剑,有人称他为邪神,据说当时的邪神,整个武之圣土除了远古精灵,无人能够牵制于他。”
“有人说,邪神实力滔天,若是换一把帝兵,怕是远古精灵也不是他的对手,会成为那个时代的帝王。”
“但以当时邪神的实力,若想得到一把帝兵,定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便有另外一种说法,说邪神不是不想换兵器,只是奈何他换不了,因为他能有当时的成就,正是凭借那把邪神剑,若是没有邪神剑,邪神便不会那样强。”
“而后来,邪神突然消失,有人说,邪神是隐退江湖,也有人说,邪神被远古精灵所杀,还有人说,邪神是无法掌控邪神剑,被邪神剑反噬炼化掉了。”
“种种说法,真假难定,事实上连关于他的传说,是真是假,也没有人知晓。”
“为此我还曾特意问过远古精灵的朋友,他们倒也知道邪神剑的传说,但因年代实在太过久远,就连它们也无法确定关于邪神剑的传说,是真是假。”
“但可以确定的是,在皇帝统治的时代,在一座偏远的地方,有人发现了一把魔剑。”
“这魔剑具有灵性,出世之后,竟大杀四方,嗜血为生,无论是人是兽,遇此剑者,必定遭殃。”
“后人族三府,联手去灭此剑,三府虽有能力制服此剑,可却又因此剑很是特殊,而各自心怀鬼胎,临时转变心意,不再灭掉此剑,反而想将此剑占为己有。”
“三府因此而产生争斗,而魔剑竟趁机逃脱,自此之后魔剑再未出现过。”
“而因那魔剑,也是血红之色,所以有人说,那便是当初邪神所持的邪神剑。”罗盘仙人讲述道。
“罗盘仙人,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我天道府可没做过这种事。”忽然,一位天道府的人说道。
“仙人,我从小在人王府长大,也未听说过关于什么魔剑的事。”紧随其后,人王府的人也是开口。
“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好事,就算在三府之中,也是秘闻。”
“你们的身份还不够格,就算你们是三府之人,也自然不会知晓。”罗盘仙人鄙夷的说道。
“你……”先前发问之人,被罗盘仙人的话语激怒,可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罗盘仙人说的很对,他们虽是三府之人,可实际上地位不高,有些事,他们的确不配知道。
“这位仁兄,你问我邪神剑的事情,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借风行小友的这把木剑,就是那传说中的邪神剑吧?”罗盘仙人笑眯眯的问道。
ps:微信的粉丝太给力了,只好顶着头疼,写完这张,看完了早点睡,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