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宣布真相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风行小友,先前我族之人,对你有怨念,且动用了杀意,那是他们不对,我会说教于他们。”
“不过话说回来,毕竟我儿与我女是南宫帝族的皇子与公主,而皇子与公主被辱,他们自然会有所怨念,毕竟守护皇子公主,乃是他妈恩的本分。”
“所以在这件事上,我还希望风行小友,能够不要介意,因为我南宫帝族,此刻对风行小友的邀请,是绝无恶意,而是发自真心的。”
“但就此事不论,归根结底的说,你与那楚枫可是万万不同的啊。”
“那楚枫,表面假仁假义,但实际上绝非世人看到的那般。”
“唉——”提及此事,南宫北斗长叹一声,似是有着无数的难言之隐,却又不方便说出来。
“其实,该说的,通缉令上是都已经讲述过了。”此刻,南宫北斗脸上的为难之色,越来越重,但却又瞬间释然,说道:
“罢了罢了,既然今日提及此事,我就将全部的经过,告诉大家吧。”
“其实那楚枫,当初是故意救我南宫帝族小辈,有意混入我南宫帝族之中的,为的便是盗取我南宫帝族至宝水仙奥义术。”
“水仙奥义术而已,就算再珍贵,也不过一本秘技,若那楚枫真的想要,大可以与我直说,我就算送他,那又如何?”
“可是,他却偏偏私下行动,为此他不仅杀了我南宫帝族之人,还借机侮辱我南宫帝族之人,要知道,被那楚枫侮辱的丫头,还只是一个十二岁都不到的孩子啊。”
“这楚枫简直丧心病狂,猪狗不如,试问这样的人,我怎能不杀?”
“也就是那楚枫已死,他若不死,我定要亲自杀他,将他的心挖出来看一看,看一看他的心,究竟是不是黑的,若不是黑的,他小小年纪怎能如此狠毒?”南宫北斗义正言辞,满汉怒意的说道。
听得此话,楚枫心中忍不住暗骂,这南宫北斗还真是卑鄙无耻,这颠倒是非的功力,真不一般。
楚枫虽然知真相,可是在座的很多人都不知晓,听得南宫北斗的话后,仿佛终于得知了真相,一个个也都开始咒骂楚枫的罪行。
“南宫族长,据我所知,事实好像并非如此。”就在这时,楚枫笑眯眯的说道。
“你说什么?”听得此话,南宫北斗,眉头一皱。
“我说真正的经过,并非如此,既然今日在座的人这么多,那我不妨说上一说。”楚枫说道。
“你要说什么?”南宫北斗冷声问道,心思缜密的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妙。
眼前这个叫风行的年轻人,虽然天资卓越,天赋异禀,有成为帝王的潜质,是他想要拉拢的人才。
可是似乎对他南宫帝族很是不满,处处针对,怕是另有隐情。
“说什么?我要说关于那楚枫,被你南宫帝族通缉的真相。”楚枫说道。
“休要胡言乱语,我说的便是真相。”南宫北斗怒喝道。
“是不是真相的,等我说出来,大家自有分辨,你不让我说,莫非是怕了?”楚枫问道。
“我南宫北斗,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我也不能任由你去胡言乱语,蒙蔽大家的双眼。”南宫北斗说道。
“我是要对大家说的,不是对你说,所以我说是不说,还由不得你。”话到此处,楚枫将目光扫向众人。
“在座的诸位,那楚枫在南宫帝族内,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被南宫帝族如此痛恨,你们就不想知道真相么?”楚枫对众人问道。
“想!!!”
楚枫此话一出,莫说小一辈的人物,就连老一辈的强者,也是纷纷应答,这不是一呼百应,而是一呼万应,数以万计之人,一同答应。
见到这一幕,南宫北斗眉头紧皱,一个在今日之前,还默默无名的小辈,此刻的竟然骑到了他的头上,这叫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屈辱。
眼下,他真的想一掌拍死这个叫风行的人,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对方要替楚枫伸冤。
可是奈何,这种情况之下,他偏偏不能出手,只能忍着。
尽管憋着很是难受,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楚枫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在场这么多人。
“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今日我还是决定长话短说。”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楚枫与南宫帝族小辈,在炼兵仙人的赐兵大会相识,期间楚枫曾对南宫帝族之人,有过帮助。”
“因此,南宫帝族便邀请楚枫,到南宫帝族做客,按理来说,楚枫是客,南宫帝族不管如何高傲,也应当尽地主之谊。”
“可南宫帝族的三位皇子一位公主,竟联合白眉仙人的弟子,刁难楚枫。”
“小辈之间的矛盾也就罢了,可楚枫不小心,在南宫帝族内,展现了自己的天赋,压过了南宫帝族的三皇子,南宫天虎。”
“自此之后,南宫帝族便视楚枫为眼中钉。”
“并且故意设局,让众多小辈去靠近水仙奥义术,想借助水仙奥义术的判断力,来评判楚枫是否是威胁。”
“奈何,水仙奥义术,偏偏在南宫帝族众小辈与楚枫之间,选择了楚枫。”
“自此,南宫帝族杀意已决,便要杀掉楚枫,楚枫逃脱之后,他们便发布通缉令,四下追捕,不仅如此,更是颠倒是非,把自己的罪责,全部都扣在了楚枫身上。”楚枫声音响亮,却有语气平静的说道。
“这…事情竟是这样?这是真的么?”
听得此话,众人彼此观望,议论纷纷,因为楚枫所说之话,与南宫北斗说的,实在相差太多。
现在,二者各执一词,他们也是难以判断谁真谁假,谁对谁错。
但若风行所说属实,那南宫帝族也实在太不是人了。
这一刻,倒是东方族长,西门族长,北堂族长,以及拜月城主,默默的将目光投向了南宫北斗。
身在同样的地位,彼此又打过不少交道,所以他们觉得,倒是风行所说的话,更为可信一些。
而很快的,也有许多老谋深算之辈,向南宫北斗投去了同样的目光,因为在他们来看,也都觉得南宫北斗说的太过片面,反而风行所言,更为贴近实际,虽然看起来很不人道,有失风范,可实际上,这往往是大门大派的行事风格。
“真是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风行小友,我不明白你与那楚枫是何关系,为何要替他说话,但你若再敢颠倒是非,可休怪我南宫帝族不客气。”
“因为我南宫北斗,绝对无法容忍,任何人包庇那楚枫的恶行,哪怕他死了,也不行。”南宫北斗无比愤慨的怒吼起来。
此话一出,天地摇晃,汹涌的帝威,虽然没有袭击任何一人,可却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样的威势,吓坏了不少人,尤其是在场的小辈,可是楚枫却是面色不改,丝毫不为之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