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霸气离场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说就说,我怕你不成。”爱财仙人趾高气昂,便要再度说话。
砰——可他话音未落,罗盘仙人便一掌落下,将身前的桌子拍成了粉碎,与此同时,他站起身来,冷然说道:
“你问我与楚枫是何关系?无非就是想说,我与楚枫有关系。”
“但你用你那驴踢的脑袋给我好好想想,我与楚枫若有关系,你此刻还能活着站在这里么?”
话到此处,罗盘仙人的双眼一闪,随后其身后光芒万丈,他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神佛,驾临于世,威震八方。
轰——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更是充斥全场,那不仅仅是帝威,还是四品武帝的帝威。
此等帝威之下,小辈们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可他们感受到的只有惊恐,还并未受到身体上的压迫。
反而是实力越强者,感受到的压力越强,就犹如南宫北斗,以及爱财仙人等人,此刻不仅呼吸困难,就连骨骼,都被压迫的嘎嘎作响。
这一刻,先前还开口发问的爱财仙人,不敢再发一言,甚至不敢与罗盘仙人对视,而是默默的低下了头。
“罗盘仙人,你动此威压,是要与我西门帝族为敌么?”
“要知道,武之圣土,可不止你一位四品武帝,我西门帝族。”
“莫要欺我西门帝族的太上长老,没有到场,便任意妄为。”西门族长咬牙喝道。
然而对于西门族长这满含威胁的话语,罗盘仙人却是笑意不减,不但没有收起那威压,反而眉心一动,加强了那威压。
此等威压一出,西门族长,南宫北斗,以及爱财仙人,皆是双膝一软,险些没有跪倒在地。
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武帝境界,一品修为一重天,任凭他们有再大的能耐,可也无法与四品武帝抗衡。
“罗盘兄,先前是我说话有失分寸,还望不要计较。”爱财仙人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只好开口示弱。
可罗盘仙人却依旧面带笑意,没有收回那威压。
“今日,我便给罗盘仙人一个面子,青木山的,你们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南宫北斗开口了,他知道继续下去,倒霉的只有他们。
而直到此话说出,罗盘仙人才收回威压,坐了下去。
见状,尹成空赶忙起身,与关洪长老以及独孤星峰,率领青木山的众人,匆匆离去。
在此期间,场外沉寂一片,他们都还未从罗盘仙人的威压中醒过来,因为那威压,实在太恐怖了。
直到,青木山的人已经离去,罗盘仙人才站起身来。
“既然比拼结束,那我也不再逗留,多谢拜月城主的邀请。”罗盘仙人说道。
“仙人慢走。”拜月城主,也是笑着抱了抱拳,显然不管四族如何,可他也不愿意得罪罗盘仙人。
罗盘仙人起身掠向高空,可忽然有止住身形,回身说道:“喔,对了,西门族长……”
“武之圣土,的确不止我一位四品武帝,可武之圣土,只有我一人叫做罗盘。”
“你西门帝族,虽然传承久远,可我罗盘也算交友遍天下,你若觉得你西门帝族行,随时可以来找我。”
“哈哈哈……”
话到此处,罗盘仙人已然飞走,留下的只有一阵,刺耳的笑声。
张狂,就是如此的张狂,可面对这种张狂,西门族长却只能阴沉着老脸,默默接受,因为他不具备反击的实力。
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在心中,感到震撼之时,他们想的却是,如此强大的罗盘仙人,为何这样向着楚枫?
但这已无关紧要,过去的毕竟是过去的,今日已然将要成为过去,重要的乃是未来。
未来,会有一人之名传遍武之圣土,这一次,声浪会非常之强,因为他不禁横扫四大帝族小辈,还征服了一把魔剑,而他便是前段时日,被南宫帝族通缉的人,名为楚枫。
…………
青木山的众人,已经撤退,不仅尹成空等青木圣会的长老撤退了,青木山此次派来的弟子们,也被他们接了出来。
“这楚枫,真是胆大包天,竟给我们惹下了这么大的篓子,若不是那罗盘仙人好心出手,我们怕是都要死在这里。”
一位头发干枯,却面色通红的老者,一脸怨念的说着,他是青木圣会的长老,位高权重,但对楚枫并不熟悉,听闻楚枫的事迹后,对楚枫有的只有厌烦之感。
而事实上,此刻如他这般抱怨的人,也不在少数,只不过对于他们的抱怨,如今青木山最强的三位,会长尹成空,长老关洪,以及掌教独孤星峰却是不作回答。
他们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打心眼里,是比试这些长老的埋怨之言的。
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他们也不方便斥责这些长老,只能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长老大人,我觉得这件事不能怪罪于楚枫师弟,以他的为人,绝对无心害我们,过分的只是帝族罢了。”姜芙蓉开口说道。
事到如今,他们已经知道,楚枫在拜月云城所做的事情,与长老们不同,姜芙蓉得知此事后,是非常高兴的。
并且感到猖狂淋漓,很是解气,她是替楚枫解气,谁让南宫帝族,那样压迫楚枫。
所以,哪怕这位长老位高权重,可她也无法容忍对方,这样斥责楚枫。
“他的为人?他有什么为人,你一个小娃娃,懂个屁。”那位红脸长老,怒声喝斥,被一个小辈指责,他觉得脸上无光。
“楚枫师弟的为人,我比长老懂,因为在地宫之中,当我们遭受屈辱之时,就是楚枫师弟出手救了我们,他不仅救了我们,还替我青木山,挽回了尊严。”姜芙蓉硬气的说道。
“师弟?你还叫他师弟?你是想我青木山,替他擦屁股擦的不够多么?”
“他救了你们几个?那有个屁用,若要四族发怒,我们青木山所有人都要死,这个责任,谁来背?你来背吗?你背的起吗?”红脸长老怒吼道。
“这位长老,你就这么怕死么?”终于,沉默许久的独孤星峰,忍不住开口了,并且他此话一出,寒意四起,暗藏浓浓的不悦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