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两件大事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事过后,四大帝族为保颜面,给予那些目睹了拜月云城之事的人们不少好处,想让人们保密,压下此事。
可是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日在场的人那么多,难保有人收了好处却又不办事,大嘴巴泄露出去。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楚枫横扫四族小辈之事,还是开始传播开来……
此刻,仙人岛内,一位道骨仙风的老者,站在湖边,负手而立,此人正是炼兵仙人。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炼兵仙人,对身后报信之人摆了摆手。
在报信之人离去后,炼兵仙人便将目光,看向了拜月云城的方向,叹道:
“既然没死,便是大幸,换做常人,定是要隐居起来的,可是这楚枫……偏偏做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此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虽然,口中之话有些责怪之意,可是炼兵仙人的眼中,却是布满期待之色,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
与此同时,万里天峰之巅,一座古塔之上,一位亭亭玉立,气质脱俗,却有着有头白发,且满身杀气的女子,正坐在这里,此女正是雪发仙人。
忽然,一道金光闪过,雪发仙人的双眼猛然睁开,而那道银光,也是在其面前忽然停止,原来那是一只金色的小鸟,此乃由结界之术所化的小鸟。
雪发仙人眼中寒芒一闪,那金色小鸟便四分五裂,化作一缕缕金色气体,钻入了雪发仙人的眉心之中。
“什么?那个小鬼竟然没死?”
而下一刻,雪发仙人立马站起身来,且脸上布满了惊讶之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很快,雪发仙人又是满面大喜,一番狂笑之后,不停的说道:“天意,这绝对是天意,天要我雪发,有传承之人。”
此事迅速传开,已经势不可挡,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楚枫的名字 。
这个名字,也许不是人们第一次听说,可是这一次听到,却让人记忆深刻,毕竟这个叫做楚枫的年轻人,做出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让四大帝族吃瘪的大事……
然而,此事传出,刚让人们吃了一惊,又有一件大事开始发生。
南宫帝族,与西门帝族的人,开始不断被杀,不仅是小一辈的人物,就连老一辈的人物,也都被杀。
这件事,让南宫帝族与西门帝族,诚惶诚恐,却又毫无办法,无奈之下,只得让族人待在族内,不得出门。
因为他们不是傻子,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有人在报复他们,谁会告诉他们?定然便是楚枫与那位替楚枫撑腰的神秘人。
毕竟当日在拜月云城,对付楚枫的唯有南宫帝族与西门帝族,而这也是为何,只有他们受到袭击,而东方帝族与北斗帝族,却安然无事的原因。
此刻,四大帝族的族长,再度齐聚,来到了南宫帝族之中。
“那帮着楚枫的人,能拿出邪神剑诛杀笔这种半成帝兵,绝非寻常之辈,楚枫在他的栽培下,日后定然会成为气候。”
“我们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否则事情只会越来越糟,我们必须合力反击才行。”南宫北斗说道。
“南宫兄,这话说的不对,与那楚枫结下梁子的,是你们南宫与西门,与我们并我关系啊。”北堂族长淡淡笑道,是在撇清关系。
“北堂兄,北堂志强与你儿北堂子墨,失踪已有多日,现在可有消息?”忽然,西门族长说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莫非你有线索?”北堂族长眉毛轻挑,显然这件事,乃是他心头上的一块石头,很是关心。
“既然没找到,便不用再找了,据我所知,你儿与那北堂志强,曾与楚枫有过过节,而他们消失的地方,也应该是拜月云城附近。”西门族长说道。
“西门,你话可以随便说,但莫要咒我儿子与志强。”北堂族长有些怒了。
“你冲我撒火没用,以那楚枫有仇必报的性格,若是遇到北堂志强和你儿子,定然不会放过。”
“其实,事情已经如何,你心里都很清楚,就不要在自欺欺人了。”
“倒是…亲生儿子都被杀了,你还能沉得住气,我真是佩服。”西门族长讽刺的说道。
然而,话到此处,北堂族长并未反驳反而沉默了,他又不傻,难道会猜不到,自己的儿子,很可能被楚枫所杀?
他只是为了北堂帝族的安危,不愿与楚枫为敌,所以才不承认此事,毕竟楚枫现在是如此的危险。
“北堂,东方,与你们说件事话吧,当日楚枫在我族中做客,没有做过什么恶事,的确是我先要对付他的。”南宫北斗说道。
“呵,这种是不用你说,我们也能猜到。”东方族长轻笑一声,讽刺的说道 。
“但你们知道,我为何要灭这楚枫么?”南宫北斗问道。
“为何?”东方,北堂两位族长一同问道。
“当日小儿天虎突破修为,引发金龙冲天地异象,可就在这时,那楚枫也刚好突破修为,而那楚枫也同样引起了天地异象。”
“这本没有什么,毕竟除了帝级血脉,天赐神体突破,也都可以引起天地异象,可是那楚枫引起的异象,却偏偏压制了我儿的异象。”南宫北斗说道。
“你说什么?压制异象?!”听得此话,两位族长皆是一惊。
“不止如此,当那楚枫的异象出现之际,我南宫帝族所有人之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在颤抖,那是恐惧。”
“相信大家都知道,皇级血脉,遇到我帝级血脉之时,他们便会恐惧,但你们一定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其实,我南宫帝族之人也不知道,可是在楚枫引发天地异象的那一刻,我们仿佛知道了。”南宫北斗说道。
“你难道是说,那楚枫也拥有传承血脉,并且级别要在我帝级血脉之上?能够压制我们?”北堂族长问道。
“这不可能,我帝级血脉,在武之圣土之中,不是最强血脉吗?”东方族长有些激动,毕竟这事关他东方帝族在武之圣土的地位。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那楚枫本就来历神秘,也许他得到了某些来自天外的传承,也说不定,毕竟修武一途,永无止境,远古便有记载,那浩瀚星空,才是武者的真正征程。”话到此处,南宫北斗望向天际。
自古以来,很多高手之所以能成为高手,都因天外落下的宝贝,而那些都不是他武之圣土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