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师兄的身世(4)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弓!”
“弓帝传人!!!”
“莫非张师兄就是弓帝传人?!!!”想到这个可能,楚枫的心中也是大吃一惊。
“弓帝传人,这位便是弓帝传人,可这弓帝传人,刚刚却叫楚枫为师弟,莫非他们有着什么关系?”
此刻,众人也都在注视着张天翼,不仅发现了张天翼的身份,他们还无法忘记,先前这位弓帝传人,非常亲切的称呼楚枫为师弟。
“诸位,在下乃是弓帝第八代传人,张天翼。”
“明日,与诸位对决的正是我,虽然明日即将刀兵相向,但仍很高兴,能与诸位成为朋友。”张天翼来到高台之上,对着众人抱了抱拳。
此刻,在场之人,也是笑脸相迎,纷纷回礼,哪怕心高气傲的百里星河,也不敢怠慢,毕竟对方可是弓帝传人啊。
“哼。”
然而,在看到张天翼后,那冷月却是轻哼一声,随后嘴角带着讽刺的笑意,转身走进了自己的高塔之内。
这一幕,其他人虽然没注意,但楚枫却看在了眼中。
并且楚枫注还意到,冷月发出冷哼之际,张天翼的脸上,也是闪过了一抹不自在,眼中也是闪过了特殊的情绪。
而当张天翼,在与众人打过招呼之后,则是走到楚枫近前,笑眯眯的拍了拍楚枫的肩膀,说道:“楚枫师弟,我终于见到你了,别来无恙啊。”
“张师兄,你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楚枫也是哈哈一笑,随后一把将张天翼抱入了怀中。
兄弟相拥,无需多言,便是道不尽的情义。
“来,咱们屋里说。”楚枫将张天翼请入了高塔之内。
“果然是师兄师弟,素闻楚枫背景不简单,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唉,这也就难怪那位前辈,偏袒楚枫了,这等关系,不偏袒才怪。”
眼见着楚枫与张天翼,相拥入塔,人们的脸上,更多的则是惊讶,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忽然有些同情西门飞雪了。
楚枫有这样的关系,西门飞雪却当众挑衅楚枫,这可真的是作得一手好死。
此刻,楚枫已与张天翼来到高塔之内,识趣的辣椒等人,则是走了出去,为二人留出了交谈的空间。
“楚枫师弟,你真是让我吃惊啊,虽然早就知道你天赋异禀,却没有想到,你的进步会如此之快。”
进塔后,张天翼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楚枫,看着如此硬朗的楚枫,他的脸上是掩饰不掉的欣喜。
“张师兄,才是真的让我大吃一惊,八品半帝,可远在我之上。”
楚枫也同样是欣喜不已,张天翼修为超越了他,他没有一丝嫉妒,有的只是高兴,作为兄弟,他只希望张天翼能越来越好。
“唉,别提了,我的修为怎么来的,我自己最为清楚,与你根本无法比。”张天翼苦笑一声。
“张师兄,你怎么就成了弓帝传人,你不是拜那位盲眼老人为师了么?你究竟是怎样获得如此大的机缘的,快与我说说。”楚枫迫不及待的想听听张天翼的故事。
其实说起来,楚枫也算是青帝的传人,不过最多只能算是半个,但这对楚枫来说,已是天大的机缘。
可是张天翼,却是真正的弓帝传人,这机缘可比楚枫的要大。
这从张天翼,能有今日的修为,就已经看的出来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还是长话短说吧。”
“当初,拜你所赐,我们才得以拜师尊为师,得师尊照顾,我等不仅来到武之圣土,修为也是大涨。”
“事后,师尊将我与无殇弟弟,送到了帝王领域,让我二人自行修炼,但是师尊给我们提出了一条要求,那就是不得主动去找你。”
“我们的修为,虽然在师尊的帮助下,都得以增进,可是在帝王领域这个地方,我们仍然弱小的可怜。”
“在这其间,我和无殇弟弟,也是受了不少苦,最大的屈辱,便是拜那冷月那妖女所赐。”张天翼说道。
“冷月?”听得此话,楚枫恍然一惊,难怪那冷月看到张天翼,表情如此不屑,而张天翼的情绪,也那般复杂,原来二人之前便认识。
“张师兄,究竟是怎么回事?”楚枫追问起来。
“当日,那冷月与一位隐世弟子争斗,我与无殇弟弟闻讯,便想去见见世面,想看看天道府的第一弟子,究竟是怎样的了得。”
“然而,当我们看到传闻中的天道府第一弟子,长相竟如此平凡后,无殇弟弟便与我嘀咕了一句。”
“不曾想,被那冷月耳朵竟然那么的好用,听到了无殇弟弟与我说的话,当众便挖掉了我与无殇弟弟的双眼,随后还将我二人,丢入粪坑之中。”
提及此事,张天翼双拳紧握,握的嘎嘎作响。
楚枫了解张天翼,张天翼的性格,自然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
事实上,得知冷月竟对自己的兄弟,做出如此恶行之后,楚枫的怒火也是滚滚翻腾,对那冷月恨之入骨。
虽然已是怒火冲天,可楚枫却没有插话,他想听张天翼说完。
“那冷月不仅当众将我二人丢入粪池,还用武力束缚我二人,想让我二人活活的在粪池之中淹死。”
“幸亏我父亲出手,否则我必死无疑。”张天翼说道。
“父亲?”听得父亲二字,楚枫一惊,他明明记得张天翼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啊。
“我父亲,便是弓帝第七代传人,你先前已经见过了。”张天翼笑眯眯的说道。
“啊?竟是那位前辈?”听得此话,楚枫又吃了一惊,什么情况,张天翼不是遇到了天大的机缘,而是天生就是弓帝的传人?
“其实,第一次看到我父亲,我也很是吃惊,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生父,并且生父如此之强。”
“事实上,得知当年发生的事情之后,我也是非常吃惊,本以为自己是孤儿,却不曾想,背负着如此重要的使命。”
张天翼感叹一声,说话之时目光闪烁,似是当时见到他父亲的一幕,仍在眼前一般。
“张师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楚枫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