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收服竹简(3)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如此强悍的天赐神力,是人看到都会想逃。
可是就是这样的天赐神力,此刻却是在逃。
虽然天赐神力在逃,但雷霆巨兽的速度,实在太快,很快便追赶了上去。
“吼——”
就在此时,为首的一只雷霆巨兽,发出了一声怒吼,那怒吼一出,再度化作肉眼可见的声浪,只不过此刻的声浪,比先前要凶猛数倍。
呼啦啦——
声浪冲过了天赐神力,而所过之处,那风与雷交织的天赐神力,便化作一缕缕气体,飞灰湮灭。
只是一只雷霆巨兽的怒吼,便将冷月的天赐神力,给摧残的一塌糊涂。
“啊——”
而当天赐神力被毁灭的一刻,楚枫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那是冷月的声音。
但楚枫还是第一次听到,冷月叫的如此凄惨。
应该是天赐神力被粉碎,冷月也受到了牵连。
滋啦啦——
而在此之后,那九只雷霆巨兽,并未停止步伐,而是向那竹简奔跑而去。
呜嗷——
忽然,为首的那只雷霆巨兽,张开了满是雷电的大嘴,一口将那竹简吞入口中,随后身形一转,便化作一道闪电,向楚枫飞射而来。
与此同时,其余八只雷霆巨兽,也是收起那无边无际的超然身躯,化作八道颜色各异的雷电,回到了楚枫的体内。
“怎么会这样?那究竟是什么?”
“楚枫,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楚枫,再度听到了冷月的声音,此刻那声音虽然虚弱无比,可却蕴含着浓浓的不可思议。
想必,是冷月亲眼见到了,楚枫的传承血脉,将那竹简轻松带入楚枫体内的一幕,她不仅是被惊呆了,而是被吓坏了。
毕竟,她的天赐神力,费了那么大的劲,都无法收服那竹简,可是楚枫体内的雷霆巨兽,轻而易举的,便将其给吃掉了。
这种差距,她怎能不怕?
“嘿……”
“想不到,关键时刻,你们还是挺争气的。”
此刻,楚枫也是满意的笑了,因为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在他的丹田之中,不仅有雷霆巨兽盘踞,还有一片竹简,稳稳的浮在其中。
并且,楚枫也可谓是又一次,见识了自己血脉的厉害。
正所谓,究竟强或弱,不比不知道,帝级血脉害怕楚枫的血脉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连天赐神力,都夹着尾巴逃跑了。
虽然楚枫也不能保证,是不是冷月的天赐神力本身就不强,或者是她释放出来的,还不是天赐神力真正的力量。
可就算冷月的天赐神力,还不是真正的本体,可是楚枫也清楚,先前他那出去的传承血脉,也不是真正的本体。
所以,这场天赐神力与传承血脉的对决,是楚枫的传承血脉胜了,而且还是大获全胜。
…………
“竟然这么快就成功了,还远远不到半个时辰啊?!”
此刻,张天翼的父亲,看着手中的葫芦,眼中闪过一抹无法掩饰的吃惊。
“成功了?父亲,你是说楚枫成功了?”听得此话,张天翼先是神经一紧,随后一脸的喜悦问道。
“还不确定是楚枫还是冷月,但二人肯定有一人,领悟了这葫芦内的远古竹简。”
“天翼,你看这葫芦,若是进入其中的人,能够领悟竹简上的内容,葫芦是有反应的,这个符号,便代表着那远古竹简。”张天翼的父亲,指着手中的葫芦说道。
张天翼仔细一看,果然发现,在那葫芦之中,一个符号正在闪烁着,这个符号之前看着不起眼,但是此刻来看,是如此的特殊。
“父亲,那符号消失了。”张天翼惊呼起来,因为那本刻在葫芦上的符号,真的消失了。
“怎么可能?!”张天翼的父亲,宛如石化了一般,愣在了那里。
“父亲,怎么了,这符号消失,莫非代表着什么?”张天翼赶忙追问,他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会有这样的反应。
“呼——”张天翼的父亲,终于缓过神来,此刻眼中尽是复杂,说道:“不管他们二人,究竟是谁做的,但他们的天赋,都已超越我族先祖。”
“啊?”张天翼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有人不止是领悟了远古竹简的内容,而是将远古竹简收服了。”张天翼的父亲说道。
“收服了?什么意思?”张天翼问道。
“远古竹简不再属于葫芦,而是属于那个收服它的人。”张天翼的父亲说道。
“这怎么可能,那样恐怖的远古竹简,父亲您不是说,这葫芦内的阵法,之所以那样恐怖,全都是凭借竹简的力量么?”
张天翼感觉难以置信,毕竟他知道那远古竹简的厉害,他能勉强看到其中的一些内容,但那其中的符咒流动的太快,他实在是无法领悟。
那样厉害的远古竹简,竟然被收服了,这真的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这葫芦传自远古,是先祖机遇所得,先祖说过,这葫芦内的远古竹简,的确是可以被收服的,但必须天子卓越之辈才可以,而先祖大人他…却没能做到这一点。”
“并且先祖还说过,进入葫芦将被阵法压制,能动用的唯有天赋,所以想要领悟远古之间的内容,或是收服远古竹简,靠的也只能是天赋。”张天翼的父亲解释道。
“……”张天翼的脸色阴晴不定,若是楚枫做的那自然是好事,可若是冷月做的,那对他来说,可是绝对的坏消息。
“父亲,快放他们出来,我想知道究竟是谁。”张天翼说道。
“不必了,没了远古竹简做制成,这葫芦已经没了价值,葫芦内的阵法很快就会崩坏,不用我帮他们,他们也很快便会从中解脱。”
咔嚓——
张天翼父亲话音刚落,那葫芦便出现了一道裂痕,这道裂痕,与葫芦表面的裂痕不同,是由内至外而产生的裂痕。
当葫芦裂开的一刻,那股远古气息,也是开始随之消散。
“你看,已经开始了。”张天翼的父亲,将葫芦放在了地上。
咔嚓咔嚓——
果不其然,葫芦的裂痕越来越多,宛如蜘蛛网一般,布满了整个葫芦。
而眼见着葫芦就要裂开,张天翼的心脏都快提到了嗓子眼,他真的不希望,是冷月收服了那远古竹简。
事实上,就连张天翼的父亲,此刻眼中也是闪烁着不安的目光。
轰——
终于,葫芦爆炸开来,伴随着一道暗黑色的光芒闪烁而过,两道身影浮现而出,这两个人正是楚枫与冷月。
此刻的楚枫,也是气喘吁吁,脸上更是布满了豆粒大的汗珠,但是总体来说,气色相对不错,并且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而再观冷月,脸色铁青,嘴唇发紫,一双眼睛都塌陷了进去,脱困之后,直接“噗通”一声瘫坐在了地上,不仅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就连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
见此一幕,张天翼顿时眉开眼笑,狂喜无比。
而张天翼的父亲,也在一旁不住的点头,尽管表现的并不明显,可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看到楚枫与冷月的模样,他们父子两个,已是得知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