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宋玉衡父子(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好你个姜无殇,不好好挖矿,还在这里偷懒,你真是找打。”
啪——
就在这时,一道鞭声响起,一道有力的鞭子便从天而降,向姜无殇的脑袋抽了过来。
这鞭子力道之强,连虚空都被撕裂开来,若是抽中,以姜无殇的修为,必然会血肉模糊皮开肉绽。
当那鞭子卷来的一个,楚枫就已经明白,为何姜无殇在此挖矿,身上却很还有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想必便是这些人做的。
想到此处,楚枫勃然大怒,抬手一抓,便将那鞭子握在了手中,随后猛然一甩,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便将那握鞭之人,狠狠的摔到了矿山之上。
轰——
一声巨响之下,那矿山都是微微一颤,这样的动静,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许多人都纷纷放下手中的挖矿镐,看向了楚枫这边。
“吗的,你是谁啊,竟然敢打老子?”那位虽比姜无殇强,是三品半帝的修为,可哪里是楚枫的对手,楚枫这一甩,可将他摔的可不轻。
尽管还在叫嚣,可是口中的鲜血,却无法止住的向外流动着。
“记住了,我叫楚枫。”楚枫说道。
“楚枫?我怎么没听过,你是什么时候来的?”那位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很是愤怒的问道。
“真是无知,这位便是在拜月云城,横扫四大帝族小辈,征服魔兵邪神剑的楚枫,记住了,这是我姜无殇的兄弟。”姜无殇指着楚枫,很是得意的说道。
“什么?他便是楚枫?!!!”听得此话,众人皆是一惊,看向楚枫的目光,变得又惊又恐。
他们在此处修炼不得外出,虽然没有见过楚枫的通缉令,但却知道楚枫的事迹,对楚枫的名字早就如雷贯耳,知道楚枫是一个非常凶悍的小辈。
而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竟然连这里的持鞭人都敢打,这可是没人敢做的事。
“你,你,你给我等着。”得知楚枫身份,那个叫嚣的三品半帝也怕了,一瘸一拐,跌跌撞撞的便跑开了。
“楚枫不好,他是去找帮手了,你快走。”见状,姜无殇赶忙劝道。
“找谁,可是那个宋玉衡?”楚枫问道。
“是,他们都是宋玉衡的狗腿子,受宋玉衡吩咐,在这里刁难于我。”姜无殇说道。
“那正好,我正想会一会那宋玉衡。”楚枫冷笑着说道,胆敢阴他兄弟,楚枫管他是什么人,都不会轻饶。
果不其然,那位三品半帝离开没有多久,便有一队人马跑了过来,他们都是年轻人模样,为首的那位更是年轻,竟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但他的修为很强,与楚枫一样,乃是一位八品半帝。
“他便是宋玉衡。”姜无殇指着那位为首的少年说道。
“哼,一个老头子,却还伪装成少年的模样,真是恶心。”楚枫面露厌恶之色,因为宋玉衡年岁过百,连小辈都谈不上,就算他不该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可起码也应该是中年男子。但他如今却是少年模样,明显经过特殊伪装,再想到他对姜无殇的所作所为,楚枫的确感觉作呕。
“你便是楚枫?”此刻,那宋玉衡,也在打量着楚枫,目光中有着一丝谨慎,虽然没有见过楚枫,可他却听说过楚枫的事迹,知道这是一个当今小辈中,非常厉害的角色。
“是你爷爷我。”楚枫开口便是脏话,因为面对一个敢阴自己兄弟的卑鄙小人,楚枫实在是做不到客客气气。
“一个偷窃宝物,谋杀恩人的畜生,也敢跑到我世隐谷来撒野,来人啊把他给我拿下。”忽然,宋玉衡指着楚枫说道。
而他此话一出,其身后的狗腿子们,便纷纷亮出兵器,就想要对楚枫动手。
“不得无礼。”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紧随其后,隐工夫与洪强飘落而下。
“楚枫小友乃我请来的贵宾,我看谁敢对他无礼?”隐工夫怒视四方,极为霸气。
在这目光之下,那些准备动手之人,赶忙收起手中的兵器,并且连头都不敢抬起的退到了一旁,可以看的出来,他们非常惧怕隐工夫。
此刻,还敢正视隐工夫的,便唯有那宋玉衡。
“隐大人,实在抱歉,我只听闻这楚枫事情,却并不知道他是您请来的客人,多有得罪,还请大人见谅。”宋玉衡很是歉意的说道。
“不必和我道歉,与楚枫小友道歉。”隐工夫说道。
听得此话,宋玉衡先是一愣,眼中闪过了一抹不情愿,但最终他还是抱起拳头,准备向楚枫道歉。
“隐大人,这楚枫作恶多端,我虽不知你为何请这种人来我世隐谷做客,但我觉得我儿,没必要向这种人道歉。”然而,就在这时,一位中年模样的男子飘落而下,落在了宋玉衡的身旁。
这名男子虽然是中年模样,可却与少年模样的宋玉衡很是相像,再加上他先前的话语,楚枫已经确定,此人应该是宋玉衡的父亲,而宋玉衡的这位父亲,也是有着一品武帝的修为。
只是这个修为,远不如隐工夫,楚枫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竟然敢这样与隐工夫说话。
“此处是段大人亲自交给我打理的,莫非我连请谁做客的权利都没有了不成?”隐工夫剑眉倒竖,冷声问道。
“你自然有这个权利,我也没有说别的,只是……”宋玉衡的父亲说道。
“知道我有这个权利就好,你也不用说别的,因为我做的决定,你还没资格管。”隐工夫说道。
“你……”听得此话,宋玉衡的父亲,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当众被隐工夫这样说,他觉得很没面子。
“楚枫兄,听闻你征服了传说中的魔兵邪神剑,想必你的剑法很是出众,而我刚好也是专修剑法,今日既然有缘一见,我想讨教一番,不知可否?”宋玉衡掌心一番,将一把三尺青锋握于手中。
那竟是一把半成帝兵,看来这宋玉衡是想为自己的父亲找回颜面,而他找回颜面的方法,便是当众教训楚枫。
“你要与我比剑?”楚枫问道。
“莫非你不敢?”宋玉衡说道。
“呵呵……”听得宋玉衡这样说,隐工夫与姜无殇都淡淡的笑了。
宋玉衡胆敢与楚枫叫嚣,那是因为他们只听说过,楚枫大闹拜月云城的事,却不知道楚枫在弓霸平原,斩杀四族武帝的事情。
若是他知道楚枫连武帝都能杀,想必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与楚枫叫嚣,还谈什么切磋剑法。
此刻隐工夫与姜无殇,都没有提醒他楚枫有多强横。姜无殇就不用说了,他巴不得看楚枫教训宋玉衡,而就连隐工夫竟然也没有提醒,似乎连他也很乐意看到宋玉衡出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