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真正的遗体(3)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的确是好苗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厉害的小辈。”
“不过,他为何是昏迷状态?”段极道问道。
“回大人,楚枫并不想得到您的传承,是我强行带着他过来的。”隐工夫说道。
“想不到天下间,竟然还有不想得到我传承的人?”听得此话,段极道也是倍感吃惊,随后苍老的眼中,泛起一抹倔强之色,看向楚枫,笑道:“此子好是狂妄,我倒要看看,他有何本事,竟然连我的传承也不稀罕要。”
啪——
话到此处,段极道便将手掌放在了楚枫的丹田处,随后右手甩动,自乾坤袋内,竟掠出无数道矿石,那矿石之多,竟堆积成了一座小山,而这些矿石,正是姜无殇等人采集的矿石。
嗡——
忽然间,段极道探手一抓,一块矿石落入手中,矿石入手便急速融化,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是光芒大盛。
见到这一幕,隐工夫顿时面露狂喜之色,他真的没有想到,段极道竟要强行将自己的力量传承给楚枫,比他预想的还要干脆。
“怎么会这样,他的丹田……”段极道面露惊讶之色。
“大人怎么了?”隐工夫关切的问道。
“没事,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段极道大袖再挥,那小山一样的矿石,不断落入手中,被其炼化,融入其体内后,又化作特殊的力量,强行灌入楚枫丹田。
轰——
可忽然之间,一声闷响传来,那是自楚枫体内炸响的声音,而在那闷响传来之际,段极道也是连连后退,直到退出百米之外,才稳住身形。
“大人,您这是怎么了?”见状,隐工夫也是吓了一跳,与段极道相处这么久,段极道有多强横他非常清楚,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最为贴切。
可是现在段极道不仅倒退足足百米,苍老的身体,竟然也在剧烈的颤抖。
“无妨。”
段极道摆了摆手,可呼吸却很是急促,过了好一会才有所平缓,再度用那复杂的目光,仔细看了楚枫一阵后,才对隐工夫问道:“你可知道楚枫是谁的后代?”
“这个晚辈不知,楚枫的身世,似乎是个谜。”隐工夫说道。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难怪此子如此逆天,小小年纪便拥有这种实力。”段极道感叹连连。
“段大人,楚枫他究竟是怎么了?”隐工夫一头雾水。
“他根本无需接受我的传承,我也无法将我的皇帝大人的力量传承给他。”段极道说道。
“为什么?”隐工夫有些慌了,他是非常希望,段极道能将皇帝的力量,传承于楚枫的。
“为什么?”段极道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他的体内,拥有比帝级血脉还强的力量,怕是日后他能够达到的高度,连皇帝大人也是无法企及啊。”
“当然,您说的是真的?”隐工夫感觉难以置信。
“自然是真的,我拥有皇帝大人的血脉,而我这血脉若是与这楚枫的做对比,差了却是十万八千里。”段极道说道。
“这……”
听得此话,隐工夫也是大为吃惊,再度看向楚枫,目光已是变得极为复杂。
忽然,隐工夫走到楚枫近前,将手放在楚枫的额头之上,一股力量抽回之后,楚枫身体一颤,随后便睁开了双眼。
“楚枫,你先前虽然是昏迷状态,可你只是半昏迷,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你都清楚。”
“刚刚,段极道大人,想将他的力量传承于你,可是根本就无法做到,只因你具备更强的血脉之力,楚枫,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体内的血脉,又是什么血脉?莫非真如传闻所说,那是连帝级血脉也恐惧的血脉?”将楚枫唤醒后,隐工夫便连连追问。
“前辈,我的确具备传承血脉,而这血脉在帝级血脉之上,并非传闻,而是事实。否则四大帝族也不会拼了命的要置我于死地了,因为我的确对他们造成了威胁。”
“至于我的身世,我自己也不清楚,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谁,自然也不知道我的传承血脉,究竟是什么。”楚枫没有如实的说,他不想将自己来自天外的事情,告诉隐工夫和段极道。
段极道,没有成功的将其力量传承给楚枫,若是他成功了,他就是楚枫这边的人。
而他现在既然没成功,楚枫也无法确定,段极道是敌是友。
“原来如此。”隐工夫陷入了沉默,他很遗憾,遗憾楚枫没能得到段极道的传承。
“段极道大人,很感谢您看中楚枫,没能得到您的传承,是楚枫的损失。”
“不过,我的事情不提,但我之兄弟姜无殇,乃是被人冤枉,还望段极道大人,能够明察秋毫,不要让他白白受了冤屈,承受不该承受的惩罚。”楚枫站起身来,对段极道说道。
“姜无殇是你兄弟?”段极道问道。
“是。”楚枫点了点头。
“楚枫小友天赋异禀,日后必成大器,老夫倒是很想与你做忘年之交,只是世隐谷有世隐谷的规矩,无殇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你就不要替他求情了。”
“工夫,时间不早了,你带楚枫小友回去休息吧,记住,要以贵宾之礼相待,日后我世隐谷,楚枫小友可以随便出入。”
“对了,让世隐谷的人守住口风,不得将楚枫小友,在我世隐谷的消息传出去,若是有谁胆敢传出去,杀无赦。”段极道提醒道。
楚枫又不傻,已经明白了段极道的意思,段极道若放了姜无殇,就会让宋玉衡丢了面子,而姜无殇与宋玉衡之间,段极道早就选择了宋玉衡,自然不会因为楚枫的求情,就放过姜无殇,所以楚枫也没有继续求情。
随后,楚枫便被段极道送回了休息之处,但是此刻的楚枫,并没有绝望,相反很是高兴,他已经看到了一个机会,一个很大的机会。
“蛋蛋,你看到了么?”楚枫对蛋蛋问道。
“是那墓碑吧?”蛋蛋说道。
“自然便是那墓碑。”楚枫说道。
“此事你怎么看?”蛋蛋问道。
“宋玉衡的爷爷,定然是对遗体做了手脚,他献上去的遗体乃是假的。”楚枫说道。
“这样说的话,宋玉衡的爷爷,在献遗体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段极道的过去,否则不可能那样凑巧。”蛋蛋说道。
“自然不会那样凑巧,宋玉衡的爷爷应该清楚,段极道反感他盗墓之事,就算去盗墓也定要瞒着段极道,可那一次,却偏偏冒着被惩罚的危险,主动将挖到的遗体送上去,明显就是故意的。”
“因为他知道,只要将遗体献上去,段极道不但不会惩罚他,反而还会赏赐他,而他也的确成功了。”楚枫说道。
“不过可惜,他却不知道,你见过真正的遗体,并且还知道放在何处。”蛋蛋说道。
“是啊,看来我能够帮到无殇一个大忙了。”楚枫说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蛋蛋问道。
“今夜便走。”楚枫说道。
原来,今日楚枫苏醒后,看到了段极道爱人的墓碑,那墓碑上除了段极道爱人段绮柔的名字外,还有一首诗。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这首诗,正是落叶竹林内,那水晶棺材旁,墓碑之上所刻写的诗。
楚枫不仅在那段极道身后的墓碑上,看到了这诗。还发现墓碑上有两种字迹,一种刚硬无比,一种柔美深情。
这说明,那字迹属于两个人,刚硬的定是段极道所写,他亲自写上了爱妻段绮柔的名字。但柔美的,应该是其爱人段绮柔的笔迹,段极道故意模仿爱人的笔迹,在墓碑上刻下了那首诗。
而段极道所模仿的字迹,刚好与落叶竹林内那墓碑的字迹一模一样。
并且,这首悲凉凄美的诗,表达的正是相爱之人,因年龄的差距,而不能在一起的悲剧,这与段极道和段绮柔的故事,也是极为吻合。
所以楚枫可以确定,落叶竹林内,那水晶棺材中的神秘女子,便是真正的段绮柔。
至于宋玉衡爷爷所献上去的所谓遗体,不管他是用什么手段,瞒过了段极道的眼睛,但那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