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就此落幕(3)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在南宫龙剑此话落下之后,南宫北斗,与东方帝族,北堂帝族两位族长互看一眼后,便踏空而行,走到了楚枫近前,一同对着楚枫抱了抱拳,说道:
“楚枫小友,之前我族的确有不对的地方,还望楚枫小友多包涵。,”
这一礼,很是敷衍。可这歉,却也的确是道了。
以他们的身份,能够做出这种事,也足以看出他们对楚枫,其实还是很畏惧的,这也就表现出了,他们想要和解的诚意。
“过去就不提了,只希望三位族长,日后能够不再难为我楚枫,与我楚枫的朋友。”楚枫淡淡的笑道,这话中,可谓是另含深意。
“楚枫小友严重了,今日开始,我等与楚枫小友,只做友,不为敌。”
“而楚枫小友的朋友,也便是我们的朋友。”三位族长一同说道。
“希望三位族长,能够说的出做的到。”楚枫又是淡淡一笑,尽管和解,可面对曾费尽心思,也想要除掉他的人,楚枫多少还是有些芥蒂。
而面对这样的楚枫,三位族长也只能苦笑,毕竟他们也知道,错在他们,于是纷纷保证道:“楚枫小友,话不多说,看我们日后如何做便是。”
“三位族长,不知有一件事,能否告诉楚枫。”忽然,楚枫暗中传音。
“不知何事?”三位一同回道,也皆是传音所说。
“出卖我青木山的,究竟是谁?”楚枫问道。
“此事我们并不知晓,唯有西门敗冤清楚。”三位族长回答的意思,几乎一模一样。
“多谢了。”虽然,没能打探到叛徒是谁,可楚枫还是道了一声谢,因为这对他来说,也是很有帮助的。
亲眼见证,楚枫与四大帝族和解,在场的许多人,都是面露笑意,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这样一场巅峰对决,会是这样一个收场。
然而,皆是人族,本就该以和为贵,其实这也是人们最希望的一个结局,看到先前还在大战之人,此刻竟笑颜以对,大有一笑泯恩仇的架势。
莫说当事者,就连围观者,也是心生喜悦之情。
然…此刻西门帝族之人,心中却很不是滋味,南宫,北堂,东方三族族长亲自向楚枫道歉,唯有他西门帝族不行,因为他西门帝族的族长,已被楚枫斩杀。
“西门帝族,不表示一下吗?”可哪怕如此,南宫龙剑却显然不打算,让西门帝族这样就将事情带过去,依旧想让西门帝族,给楚枫一个说法。
见状,西门敗冤收好帝兵,走到了楚枫近前,虽然来到了这里,但他却只是站着,没有施礼也没有道歉,甚至在其脸上,都没有任何的歉意,显然…他还是无法对楚枫说出道歉的话。
“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过多的追究,只要西门前辈回答我两个问题,那么我无需西门帝族向我道歉。”楚枫说道。
“什么问题,你问。”听得此话,西门敗冤的脸色也是好转不少,虽然他很是憎恨楚枫,但楚枫却着实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第一个问题,暗殿究竟是什么来头,请如实告诉我。”楚枫问道。
“是暗殿主动找到我们,说要帮我们,之前悬赏的帝兵,也是他们提供的,只不过那帝兵他们并没有交给我们,我们也没有得到,只是口头承诺,现在来看,他们也根本就没打算,给我们提供帝兵,不过是骗我们的信任罢了。”
“至于暗殿是什么来头,我们真的不清楚,每次都是他们主动来联系我们,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他们,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线索。”西门敗冤说道。
“什么线索?”楚枫问道。
“暗殿之人皆带面具,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但暗殿中有一个人,我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西门敗冤低声说道,这些话只有楚枫能听到。
“是谁?”楚枫问道。
“百变泥人。”西门敗冤说道。
“原来是他。”楚枫自然记得百变泥人,当初在弓霸平原,就是那百变泥人冒充楚枫,才使得洪强上当的。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西门敗冤主动问道,这一次他不再悄悄说,而是当众发问。
“出卖我青木山的人是谁?”楚枫问道。
“看来你也知道,有人出卖了你青木山。”西门敗冤笑了笑。
“这种事情,任谁都猜的出来,并且我还知道,那位出卖者,如今就在这里。”楚枫扫视了一眼,身后的青木山众人。
虽然这些人,一直都是被当做人质,但楚枫却知道,青木山的叛徒就藏在其中。
“那又如何,这个人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因为他投靠了我们,并且帮助了我们,我有权保护他。”西门敗冤淡淡一笑,随后又说道:“楚枫,就算我们和解,可我西门帝族与你,却也注定难成朋友,所以我也就不留你了。”
“就算你留,我也不愿呆在这里。”楚枫淡淡一笑,随后对百里悬空等人说道:“掌教大人,我们回家。”
就此,楚枫与四大帝族的这场恩怨,一笔勾销,楚枫等人大军离去。
与此同时,南宫帝族,东方帝族,以及北堂帝族,也是纷纷离开。
大战过后,只留下了,满地狼藉,千疮百孔的西门帝族,此次大战若说到损失,那么损失最大的无疑便是西门帝族。
西门帝族的主殿,本是富丽堂皇,可因为这场大战,却显得有些落败,而眼下,西门帝族却也没有心思整修这些。
毕竟,西门帝族的族长已然死了,并且是死无全尸,人们都很伤心。
“太爷爷,您一定要为我父亲报仇啊。”西门飞雪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大人,不能放过楚枫,一定要为族长大人报仇。”西门帝族的许多高层人士,也是纷纷跪在地上请命。
“报仇?你们拿什么报仇?你们斗的过楚枫?还是能斗的过南宫龙剑?”西门敗冤大声问道,话语之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怨念。
“……”这一刻,众人皆是不再说话,他们的确没有报仇的资本,他们连楚枫都斗不过,就更别说是南宫龙剑了。
“一群废物,若不是你们开始非要与那楚枫为敌,也不会惹出这么多麻烦,我西门帝族也不会死那么多人。”西门敗冤怒声喝斥道。
噗——而忽然之间,他一大口鲜血自口中喷洒而出,随后便从龙椅之上,滑落在了地上,只在瞬息,他变得虚弱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