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生死同聚(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为你父亲治病?”楚枫没有想到,白若尘的恳求,居然会是这件事。
“楚枫,求求你,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团圆了,我不想再只剩下我与母亲。”白若尘说这话的时候,早已是满面泪光,楚楚可怜。
“虽然不知道你父亲患有的,究竟是什么不治之症,但我愿意尽全力一试。”楚枫说完此话,便转身向外走去,白若尘也是紧随其后的跟了出来。
此刻,南宫龙剑,罗盘仙人,以及白素嫣三人都在外面,看他们的样子,南宫龙剑应该已经与罗盘仙人,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楚枫小友,传承之事不知道你怎么看?”罗盘仙人问道。
“这种事最难办,古今以来,哪位强者,不想将自己的修为,传承给后人,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却少之又少,据我所知唯有弓帝弓无名,皇帝皇甫守,兽帝黑龙王勉强做到了这一点。”楚枫说道。
“喔?居然真的有人做到了,将自己的修为传承于后人?看来楚枫小友知道的事情不少,不妨说来听听。”罗盘仙人好奇的问道。
与此同时,南宫龙剑,白素嫣,白若尘,也是一脸惊讶的看向楚枫,他们并不知道,弓帝,皇帝,兽帝的事情。
“在场的都不是外人,我就不瞒诸位了,只是还请诸位能够保密,因为这三位帝王的传承者,都是我的朋友。”楚枫随后,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众人。
“真是与众不同的时代啊,原来不仅弓帝与皇帝的传人出世了,就连兽帝的传人也都出世了。”
“并且,这些传人不仅只是个名头,竟真的得到了三位帝王的力量,难怪那张天翼的修为能够突飞猛进那么多。”罗盘仙人得知经过后,感慨万千。
“想不到,兽帝黑龙王,便是妖蛟王族的,现如今妖蛟王族的公主,既然得到了兽帝的传承,看来妖蛟王族势必是要崛起了。”南宫龙剑也是开口说道。
“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三位传人,都与楚枫有关,我想…能够顺利传承,都有楚枫小友的功劳。”白素嫣笑眯眯的看着楚枫说道。
此刻,楚枫也只是嘿嘿傻笑,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他的三位朋友,能够顺利得到传承,的确都与他有些关系。
“楚枫小友,还劳烦你与罗盘仙人,助我一臂之力,只要能够帮我,将修为传承于若尘,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南宫龙剑,郑重的对楚枫抱了抱拳,目光之中,竟满是祈求之意。
这样的大人物,会对楚枫这样一个小辈,做出这种事,楚枫可以看的出来,他真的很想将自己的修为,传承给白若尘。
“龙剑前辈,不是楚枫不帮你,楚枫刚刚成为龙纹级皇袍界灵师,对这力量还不是很了解,让我做这种事,实在是太难为我了。”
“更何况,而就算皇帝,兽帝,弓帝,成功的将他们的力量传承给了后辈,但却也无法让后辈,一口气达到他们当年的高度,还需要慢慢修炼。”
“换句话说,虽然他们的确做到了传承,但实际上并未取得真正的成功,只是将一部分力量,传承给了后人而已。”
“更何况,他们皆是一个时代的帝王,结界之术在那个时代皆是无人可比,连他们都只能做到这一点,若要我帮忙的话,老实说,我真的很难做到。”
楚枫摇了摇头,他说的也是实话,这种事情太难了,哪怕他精通九灵神图内的诸多失传阵法,可要他做这种事,也不过三成把握而已。
“楚枫小友,所说在理啊,南宫龙剑,不是我不帮你,只是传承这种事,实在太难,莫说你只叫来了我与楚枫小友,就算将武之圣土的所有龙纹级界灵师都请来,怕也未必可行。”
“所以老夫真的是无能为力啊。”罗盘仙人也是摇了摇头。
“楚枫小友,罗盘仙人,请无论如何,都要帮一帮我,只要在不伤及我女儿的情况下,要我怎么做都可以。”话到此处,南宫龙剑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前辈,您这!!!”见到这一幕,楚枫顿时脸色大变。
“快起来,这使不得啊。”就连罗盘仙人也是吃惊无比,赶忙上前搀扶。
南宫龙剑何等人物,上不跪天,下不跪地,可是如今竟然为了自己的女儿,向他们下跪。
“父亲,您不要这样,女儿不想要您的力量,只想让您好好的。”此刻,白若尘已经哭了,这等父爱,他怎能不哭。
可任凭白若尘母女俩,与楚枫他们如何搀扶,也是搀扶不起南宫龙剑这一跪。
“前辈,您起来,我有一个方法,也许能够两全其美。”楚枫劝道。
“楚枫小友,此话当真?”南宫龙剑问道。
“当真。”楚枫连连点头。
听得此话,南宫龙剑这才赶忙起身,问道:“楚枫小友,所说的是何方法?”
“我知道,前辈一心想将修为传承于若尘,是想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他们母女俩。”
“可假若,前辈可以安然无事,那前辈自己就可以保护他们,何须将力量传承于若尘呢?”楚枫说道。
“呵……”听得此话,南宫龙剑笑了,只是他这笑容,却满是无奈。
“楚枫小友,我的身体我最清楚,我这病无恶人可医,哪怕炼兵仙人,都治不好。”南宫龙剑说道。
“若不试试,怎么知道。”楚枫说道。
“楚枫小友说的是,炼兵仙人的界灵之术虽然高超,可他擅长的乃是炼兵之术,老夫不才,却对各种先天疾病,不治之症有所研究,不妨让老夫试试。”罗盘仙人也是说道。
“这……”南宫龙剑眉头微皱,似有难言之隐。
“前辈,有何不妥吗?”楚枫追问道。
“我这病,你正常查看,根本无法发现,因为他藏于丹田之内,混于本源之中,我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将它彻底激活,外人才可发现。”
“但是只要将它彻底激活,我便要饱受病痛折磨,那痛楚倒不算什么,只是此病一发,短时间之内无法恢复,我怕…我没那个时间了。”南宫龙剑说出了苦衷。
“父亲,您若死了,女儿也不活了。”白若尘再度跪在南宫龙剑身前,不仅泪光闪烁,那坚毅的小脸之上,更仿佛像是写着四个大字,心意已决。
“若尘,你……”看着这样的白若尘,南宫龙剑也是心疼不已,于是他看了一眼白素嫣,想让白素嫣劝劝白若尘。
“龙剑,我与若尘一样,若生时不能同欢,但愿死后可以同聚。”却不曾想,白素嫣淡然一笑,俨然已经看破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