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痛哭流涕(2)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楚枫,那你此次……求到千叶雀尾花了么?”在众人欢声笑语之时,白若尘开口问道,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而此刻,罗盘仙人,白素嫣,包括南宫龙剑,神情也都是变得凝重了一些,这又何尝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事。
“罗盘前辈,这是千叶雀尾花吧?”楚枫将一个乾坤袋,递给了罗盘仙人。
“是是是,没错,这正是千叶雀尾花。”罗盘仙人此刻又是一脸的震惊,问道:“可是…怎么这么多啊?”
“多,有多少?”此刻,南宫龙剑好奇的问道。
“你们看。”罗盘仙人大袖一挥,直接将乾坤袋内的一百颗千叶雀尾花,全部拿了出来。
“竟然这么多?”这一刻,莫说白若尘与白素嫣,就连南宫龙剑也是一脸的吃惊。
因为单用肉眼看的,也能看出来,这千叶雀尾花的不同寻常,这绝对是真正的天材地宝。
若是他处的也就算了,这可是精灵王国的天材地宝啊,想当初罗盘仙人只求一颗,便不可再求,楚枫怎么一下子,弄来这么多?
“楚枫小友,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真是让老夫自卑啊。”罗盘仙人开玩笑道。
“楚枫,到底怎么回事,快与我们说说,我好好奇你在精灵王国究竟做了什么,怎么能拿到这么多。”白若尘也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之后,楚枫简单的将在精灵王国的遭遇,与他们讲述了一番,得知一切后,哪怕南宫龙剑对楚枫也是再度刮目相看。
在他们看来,精灵王国的人,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高高在上,也的确有些人可以成为他们的朋友,这讲究的不仅是缘分,也是潜力。而精灵国王,愿与楚枫交好,看中的则是楚枫的潜力。
随后,楚枫则是立即开始布阵,为南宫龙剑治病。
这座阵法很难,可有罗盘仙人在,一切就很顺利,阵法布置的时间,比预期的还要快。
“这阵法真是神奇,依我看,不是可能医好,而是定能医治好南宫龙剑的病。”
此刻,看着那盘坐在阵法之内,正被阵法那强大的力量而淬炼着的南宫龙剑,罗盘仙人的脸上,洋溢起激动的情绪。
这本不可能医治的绝症,如今竟然正在被医治,换做是谁,都会激动。
“楚枫,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白若尘站在楚枫身旁,脸上挂着说不出的喜悦,看着楚枫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真挚的感激。
对她来说,最大的愿望,不是修武巅峰,只是亲人团聚。
然而这个很简单的愿望,却一度成为了奢望,而这只因为南宫龙剑的病。
眼下,南宫龙剑的病,既然可能被医治好,而这全靠了楚枫,她自然感激不已。
“咱们俩是什么关系?那是真正的患难与共,生死之交。”
“龙剑前辈是你的父亲,也就等于是我的父亲,他的病我必然要医。”
楚枫笑咪咪道,他也很高兴,其实理由很简单,能够帮到朋友,他便感到高兴。
因为他修武,修炼结界之术,为的就是守护亲人,守护他们的安危与尊严。
都说龙有逆鳞,而楚枫最大的逆鳞,便是亲人的安危与尊严,这是不容侵犯的。
听得楚枫的话后,白若尘不再多说,而是笑的更甜,白素嫣也在一旁美美的笑着。
“罗盘前辈,我需要去修改一下噬魂铠甲,这阵法要劳烦您了。”楚枫对罗盘说道。
“你去忙吧,这阵法我一个人布置不出来,可是既然已经布置完成,只是看着,老夫还是可以的。”罗盘笑着说道。
他一直爱笑,起初楚枫感觉他是笑里藏刀,觉得此人很是狡诈阴险,毕竟第一次见面,他就被罗盘仙人摆了一道。
但现在再看,却感觉很是温暖,他的笑其实是发自内心的,这就是所谓的爱笑之人吧。
随后,楚枫便开始修改噬血铠甲,而这一修改,便足足是两日的时间。
其实,两日时间相比于,无量仙人与爱财仙人,打造这噬血铠甲所用的时间,简直微不足道。
可是楚枫却用了这两日的时间,让这噬血铠甲变得更为完美,只差一点点就大功告成。
“楚枫,不好了。”就在此刻,白若尘满面惊慌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楚枫起身问道,与此同时,他使用天眼,向外观看,想要一探究竟。
本来他觉得,是医治南宫龙剑的阵法出了问题,可是这一看,却发现那阵法并没有问题。
虽然医治南宫龙剑的阵法没有出问题,可是此刻楚枫却是脸色大变,随后放下手中的噬血铠甲,便向洞口处飞掠而去。
他在岩洞入口处,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南宫帝族的太上长老,而另外一个,竟是姜无殇。
姜无殇,本应与段极道他们,回到了世隐谷才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如今不仅出现了,还是与南宫帝族太上长老一起出现,楚枫预感到,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楚枫小友,你突破了?”见到楚枫,南宫帝族的那位太上长老,顿时一惊。
他知道,九品半帝的楚枫,已是能够斩杀三品武帝,如今楚枫成为了一品武帝,怕是连他这位四品武帝,也不是楚枫的对手。
但是他却不知道,楚枫不仅突破到了武帝,连战力也是提升了一品,莫说是他这四品武帝,如今用尽手段之后,连五品武帝也不是楚枫的对手。
只是,楚枫此刻很是担心姜无殇,根本懒得理会那位太上长老,而是直接来到了姜无殇的近前,双手抓住姜无殇的肩膀,很是关切的问道:“无殇弟弟,你怎么会跑来这里,发生了什么?”
此刻,楚枫久违的有些慌了,尽管姜无殇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可是楚枫能够感觉到,姜无殇的状态非常不好。
“楚枫大哥,是我无能,是我无能。”姜无殇看到楚枫后,姜无殇的嘴脸一阵扭曲,随后情绪顿时崩溃,眼泪汹涌而下,当着所有人的面,痛哭流涕。
“无殇弟弟,没事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看到这样的姜无殇,楚枫更加心疼,他知道,姜无殇肯定是经历了什么,否则向来坚强的他,不会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