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一场大戏(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楚枫,你你你”看着楚枫手中的的这个蟠桃,赵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之前明明要杀楚枫,楚枫竟然真的愿意将一个蟠桃,赠送给他?
“拿着吧。”楚枫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谢谢,楚枫,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你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我绝不违抗,岳翎那老畜生,不识好歹,我会帮你杀了他。”赵宇接过蟠桃,激动的眼眶都湿润了,对楚枫那叫一个感恩戴德,甚至开始许下种种承诺。
但实际上,他的心中却掀起了一抹无比阴冷的冷笑,冷冷的叹道:“楚枫,你到底还是太嫩,居然被我的伪装所欺骗,那么……等待你的就是一条死路。”
唰唰唰——然而,就在此刻,楚枫却是大袖连连挥动,阵阵结界之力,如绳索一般,开始笼罩赵宇,将其捆绑起来,覆盖了他的全身。
“楚枫,你你你…你干什么?”先前内心还无比狂喜的赵宇,此刻顿时大惊。
楚枫的结界之力,不仅束缚了他的力量,就连行动都被束缚了,这让他无比的吃惊,感到极度的不安。
楚枫不是要放过他吗?
楚枫不是被他欺骗了吗?
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在赵宇种种不安与不解之际。
楚枫的阵法则在不断的布置着,不仅连动都动不了,到了后来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重要的是,楚枫将自己的阵法,隐入了赵宇的体内,弄的神不知鬼不觉,所有人都看不出来,他被楚枫的阵法所困。
至于楚枫,也没有告诉赵宇他要做什么,而是将赵宇抬到蟠桃树下,让其坐在蟠桃树下。
当然了,此刻赵宇的手中,还捧着之前楚枫给他的那个蟠桃。
之后,楚枫就不管这赵宇,而是去布置大阵。这大阵,自然便是阻止那杀阵的大阵。
因为楚枫不清楚,那杀阵究竟多么强横。所以,楚枫布置了双重大阵,一重是抵挡杀阵的防御阵法,能够在关键时刻,救人们一命。
还有一个,便是消灭杀阵的阵法,这个阵法比起防御阵法,要困难的多,需要的时间以及结界之力也是相当之多。
不过好在,楚枫在兽帝那里得到了,如小山一样高的龙级结界石,那么多的龙级结界石,可以让楚枫随意挥霍。
在大量龙级结界石,以及奇珍异宝的支撑之下,也大大的缩短了楚枫所需要的时间,一番努力之后,楚枫也总算是将两座阵法布置完毕。
并且,楚枫布置的天衣无缝,将阵法隐藏在的彻彻底底,除非龙纹界灵师仔细感应,否则人们用肉眼,根本就看不出来。
“呼……总算完成了。”做完之后,楚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此刻的他,不仅浑身是汗,更是脸色苍白,嘴唇干枯,为了布置这两座大阵,楚枫的确是耗费了不少精力。
先不说楚枫用掉的龙级结界石,以及诸多天材地宝有多少,单单是楚枫自身的结界之力,也是耗费了不少,整个人都快要被掏空了。
因为,这阵法,不仅关乎到将要进入此处之人的性命,换句话说,还关系到武之圣土,亿万苍生的性命,楚枫实在是不敢有半分的大意,必须用尽全力。
阵法布置完毕后,楚枫看向赵宇,忽然间,楚枫目光一闪,赵宇竟猛然抬起手臂,对着自己的老脸,“啪啪”的就是猛扇了两个大嘴巴子。
这一刻,赵宇慌了,他明明没有动啊,怎么自己的身体,忽然就自己动了起来,还这么用力的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不用想了,是我做的,我能在意念之间,便控制你的身体。”楚枫看着赵宇说道,微眯的目光中,尽是玩弄的味道。
“什么?”听得此话,赵宇顿时内心一紧,这个家伙的结界之术,竟然如此厉害,可以意念之间控制我的身体?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在做什么?”楚枫笑眯眯的问道。
虽然,眼下赵宇无法说话,可是目光却一直盯着楚枫,那楚楚可怜的目光,那样的纠结不安,那样的慌乱,那样的惊恐。
就好像在说,楚枫你要干嘛,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不要玩我,快放过我吧。
可是楚枫却微微一笑,道:“别急,只差一点就可以了。”
楚枫说话间,便开始再度布阵,这是两个阵法,两座阵法道道相连,可当楚枫收阵之后,那两个阵法,竟化作了连个光芒体。
楚枫将一个光芒体塞入了自己的心脏,另一个光芒体,塞入了赵宇的嘴巴,随后楚枫手指捏诀,轻喝一声“合。”
那光芒体,竟然融入了赵宇的口中以及喉咙之中。
“想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吗?我现在就给你演示一下。”楚枫此话一落,忽然说道:“赵宇是老畜生。”
楚枫此话一出,赵宇顿时冷汗连连。
因为,先前那句话明明是楚枫说的,可是楚枫却连嘴都没动。
相反,是赵宇的嘴动了,不仅嘴动了,口中还发出了自己声音。
简单的来说,那句“赵宇是老畜生。”是楚枫说的,可却是从赵宇的口中传出来的,并且也是赵宇的声音。
“糟啦,这个小畜生,不仅能不动声色的控制我的身体,还能控制我说话,他究竟想干嘛?”
这一刻,赵宇彻底慌了,楚枫可以不动声色的控制自己的一切,而自己现在却根本动不了,就像是傀儡一样,任由楚枫操作。
若是楚枫利用自己去招惹别人,那肯定会被别人信以为真,到时候他可就要到大霉了。
当然了,此刻的赵宇,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但他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事情有多糟。
至于楚枫,在折腾够赵宇之后,则开始伪装自己,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浑身是伤,且被特殊绳索捆绑之人,躺在了赵宇的脚下。
“吗的,这个小畜生,到底是想做什么?”赵宇实在是猜不透楚枫的想法,但内心却是越来越不安。
自己,现在简直就像是一个傀儡,动不能动,连说话的权利,都被楚枫所剥夺。
而楚枫又到底想要干嘛?为什么让自己完好无损的坐在这里,手里还捧着一个蟠桃,但是楚枫自己却弄成了一个受害者的模样,难道说他要演戏不成?
赵宇猜对了一半,他以为楚枫是要对某个人演戏,但实际上,楚枫是要向所有人演一场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