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十九章 真是愚蠢(4)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哟哟哟,还真是伟大,竟然牺牲自己,来救他人。; .lw+.”
“不过可惜,终究只是血肉之躯,就算用结界之术,复制了自己的血液,可终归还是有限,能救之人,实在太少。”雪姬讽刺的说道。
“你确定吗?”然而,就在这时,楚枫的声音竟然响起。
而在楚枫的声音响起之际,天际之上,楚枫之前所在的地方,光芒再度浮现,很快的楚枫的肉身便凝聚成形,竟然恢复了。
楚枫的肉身完整的恢复了,就连衣服也是与先前一模一样,只不过他的脸色,却是有些苍白,可以看的出来,他自爆肉身,用自己的血液救在场之人,身体的仍然是受到了损害的。
可是哪怕如此,楚枫仍然再度爆炸开来,爆炸之后,又是一片血雨倾洒而下,又是拯救了一部分人。
就这样,楚枫反反复复,自爆肉身,足足三十九次,当其肉身再度恢复之时,脸色已是铁青,双眼也是有些无神。
尽管,楚枫属于不死不灭之身,可是不断的用阵法复制血液,却要消耗精神力。
毕竟,他不是简单的复制血液,还要复制他那百毒不侵的体制。
所以,这导致他精神力越来越弱,就连灵魂与本源也是受到了损伤。
“楚枫,住手,这样下去,你会形神俱灭的!!!”见状,炼兵仙人大声呼喊起来。
然而,对于炼兵仙人的呼喊,楚枫则是淡淡一笑,他岂不知道,这样做很是伤身,但是他却无法看着那些人被毒液侵,而他袖手旁观。
他必须这样做,唯有这样做,才有机会救大家。
“楚枫小友!!!”
此刻,精灵国王也很想阻止楚枫,但却说不出口。
毕竟面对眼前的情况,他无能为力,眼下能救众人的,唯有楚枫。
只是他很恨,恨自己没用,身为远古精灵的国王,如今见族人受毒液所伤,他只能袖手旁观,反而将所有希望,寄托在楚枫这样一个小辈身上,这让他恨透了自己。
“愚蠢。”而对于楚枫这样的表现,那雪姬却发来了一声讽刺的笑声,在她看来,楚枫为了救这些人,而牺牲自己,乃是不值得的事情。
并且,就算楚枫真的牺牲了自己,楚枫也救不了在场之人,因为雪姬有着必胜之法。
“既然你如此愚昧,我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雪姬此话一出,随后一声巨响便随之响彻。
轰隆隆隆
伴随这声巨响传来,天际之上,竟又是一大片绿色的毒雨倾洒而下,再度覆盖了众人。
哪怕,那些已经被楚枫治愈了一部分的人,此刻也再度被那毒液覆盖,再度被毒液噬体之痛侵袭。
轰隆隆隆
轰隆隆隆
轰隆隆隆
然而,在那之后,天际之上竟连续炸响数次,且每炸响一次,便会有大片的毒液倾洒而下,覆盖众人。
且在毒液不断的倾洒之后,楚枫之前覆盖众人的血液,已经彻底被毒液吞噬,楚枫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没用了。
“不!!!!”
见到这一幕,远古精灵的众位高层,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绝望,此时此刻,他们那一张张苍老的脸上,那一个个深邃的眼中,皆是涌现出了绝望。
这样下去,莫说是一个楚枫,就算是再来十个楚枫也救不了他们。
因为那毒液,竟然是循环的,似乎可以无限的爆发,而他们却根本无法阻挡。
绝望,的确是绝望,这种绝望弥漫在每个人的脸上。
远古精灵的精英,武之圣土的众多高手,青木山的挂名长老,那来自远古的石头大军。
此刻皆被毒液侵蚀,而面对这种情况,他们却是无能为力,只能等死。
“楚枫,你可以继续用的血来救他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血多,还是我的毒多。”雪姬的声音再度响起,其中尽是挑衅之意。
“呵呵……”然而这一刻,已是极为虚弱的楚枫,却是淡淡一笑,说道:“真是愚蠢。”
“你说什么?”听得此话,雪姬发出一声疑问,她的确是不明白楚枫的意思。
不止是他,在场之人,皆是不明白楚枫的意思。
事到如今,他们已是极为被动,愚蠢的明明是他们,为何楚枫还要说他人愚蠢。
还是说,楚枫这句愚蠢,是说给自己的听的,楚枫是在自嘲。
“我是说,你很愚蠢。”然而,就在众人猜测之际,楚枫却说出了他的答案。
这并非是自嘲,的的确确是对学费的侮辱。
“我不断的自爆,用自己的血液与毒液相溶,的确是为了救在场之人。”
“不过,我要救的,不是一部分人,而是在场的所有人。”话到此处,楚枫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决意。
随后他单手捏诀,一股无形的波动,便传播开来。
与此同时,凡是被楚枫的血液所沾染之人,身上都开始闪烁起特殊的光芒。
在那光芒绽放之际,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但是一种浓郁的气息,却散发开来。
那是楚枫的气息,是楚枫所独有的气息,最重要的是……此刻那气息竟与毒液相溶。
“楚枫要做什么?”此刻,人们仍然是一脸的不解。
的确,那阵法散发出了,楚枫的气息,可是这种气息,又能够改变什么呢?
难道楚枫是想用自己的气息,来化解那些毒液,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毒万物,还不速速醒来?”在众人不解之际,楚枫却是大喝一声。
“什么?”楚枫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不明白楚枫此话是为何意。
“楚枫,是你吗?”可是,令人们想不到的是,在楚枫话音落下之后,竟有一个声音响起。
而最令人们吃惊的是,那个声音竟是自毒液之中发出,没错…此时此刻,每个毒液都在同一时间,发出了那个声音。
听得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是神经一紧,身体一颤。
此时此刻,此时此地。
他们仿佛都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