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送你上路(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那楚枫,竟真的是楚氏天族之人?”
“难怪,难怪他的天赋竟会胜过我。”
激动的情绪过后,暗殿殿主变得异常失落,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至于雪姬,就在一旁看着暗殿殿主,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但是,她却没有继续追问,那楚氏天族在天外的实力。
如她这样聪慧的女子,单是看暗殿殿主此刻的反应,便已经猜到了一二。
不管楚氏天族如何,却一定是英氏天族得罪不起的。
否则,暗殿殿主,不会有这样惊恐的反应。
“殿主大人,上路吧。”忽然,雪姬说道。
“对,我们走,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暗殿殿主连连点头。
此刻的他,早就没有了之前的狠劲,有的只是想尽快逃离此处的急切。
报复?他似乎早就抛在了脑后,不敢再想。
现在对他来说,不被报复,就已经烧高香了。
噗——
然而,就在这时,雪姬的眼中忽然寒芒闪过,随后一只玉手,便宛如刀刃一般,刺入了暗殿殿主的丹田。
“雪姬,你!!!”
感觉到丹田的刺痛,感觉到鲜血的溢出,暗殿殿主一脸的震惊与茫然,显然…他从未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怎么,还不明白,不是都说了,要送你上路么。”雪姬美眸微微眯起,化作两道甜美的月牙,她的笑容是如此的迷人,可在暗殿殿主看起来,却是如此的邪恶。
“不!!!”忽然,暗殿殿主脸色大变,露出了难以承受的痛苦。
他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自己的一切,都在被抽离,被吸入雪姬的身体。
雪姬不仅仅是在破坏他的修为,而是在吸收他的修为,在剥夺他的力量。
“你一直在利用我?”暗殿殿主艰难的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雪姬。
“否则你以为,我为何会要将那样的魔功,交给你修炼,而我自己却不修炼?”雪姬说道。
“混账,你竟是拿我当修炼的祭品,你帮助我,不过是在让我为你积攒力量,就是在等到这个时候,再将我的修为吃掉。”暗殿殿主满眼的愤怒。
“现在才明白,未免太蠢了一些。”雪姬说道:“其实,我是很看好你的,本来还想,多利用你一段时日,让你多活一会。”
“可是幻化之门内那么多生灵,都未能帮我炼化。”
“害的我,白白少了不少修为,我便不得不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像你如此废物之人,岂能指望在天外有什么大的作为?”
“所以,你也不能怪我现在就杀了你。”
“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太不中用。”
“我要宰了你。”忽然,暗殿殿主大喝一声,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握紧拳头,便要对雪姬出手。
“呜哇!!!”然而,那拳头刚刚抬起,他便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一时之间,暗殿殿主的肉身都被抽离,不断涌入雪姬的手掌之中。
一切发生的太快,不过片刻的功夫便结束了。
而当雪姬收回手掌之际,暗殿殿主已是化作了一片森森白骨,没有一丝光芒,就连本源也被炼化的干干净净。
只有一身衣物,以及乾坤袋,还有那个刻着英字的发冠,落在白骨的旁边。
唰——
雪姬袖袍甩动,那乾坤袋便被收入袖中,与此同时…暗殿殿主的衣服,也是漂浮而起。
雪姬原来是要用,暗殿殿主的衣服,来擦拭抹杀掉暗殿殿主的玉手。
她一边擦拭着手,一边笑望着暗殿殿主的白骨,笑道:“唉,看来我是要独自一人,开启天外的旅程了。”
“不过,应该会很有趣。”话到此处,雪姬的嘴角,掀起了一抹美艳的弧度。
唰——
随后,雪姬忽然身躯一晃,便化作一道黑色气焰,先是漂浮了一阵,随后便引入虚空,消失不见。
…………
楚枫,似乎是睡着了。
当他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身处于大山之中,而此刻的他,正坐在一个小溪旁边。
探出头去,对着溪水一望,自己的身影,在那流淌的溪水中缓缓浮现。
楚枫忽然发现,自己的模样,竟是一个只有**岁的孩童,那正是他儿时的模样。
而四下观望,此处的景色是如此的熟悉,这不是九州大陆青州,楚家的后山么?
“梦,我是在梦中?”
楚枫太过理智,这样的理智让他意识到,事情的经过。
原来,他与盲眼老者聊了许久,后来时间太晚,盲眼老者让他好好休息,并且给了他一颗特殊的果子。
这个果子,有安神的效果,虽然…修武者,到达了一定境界,就算不吃不喝不睡,也不会死。
可是睡眠,对修武者来说,却有着养神安魂的效果,于是楚枫便吃了那果子,很快便沉睡了。
只不过,楚枫太理智了,这种理智有着过于常人的清醒,哪怕是在梦境之中,他也能够立刻发现,自己的处境。
“楚枫,你在这里做什么?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来这里的吗?给我滚回去。”
忽然,一道严厉的苛责响起,回头观望,一名面容白皙的男子,正快步走来。
“六叔?”看到这名男子,楚枫顿时心中一动。此人,乃是楚家的老六楚南山。
这位六叔,向来不喜欢楚枫,而这六叔的儿子楚鸿飞,更是从小就欺负自己。
当初,楚枫也是烦透了这个六叔,可是现在再看,却是如此的亲切。
毕竟他的这位六叔,早就不在了,在楚家被屠之时,已死。
“六叔,对不起,是我害死了您。”楚枫很是自责的说道。
楚家被屠,是楚枫心中永远的痛,他总觉得,若不是自己当初年轻气盛,得罪了那个龚璐云,楚家也不可能遭遇不幸。
“楚枫,你说什么呢,你是巴不得我死是吗?”楚南山不知楚枫说什么,以为楚枫是在咒他死,盛怒之下,抬起手来,竟要打楚枫。
此地乃是梦境,就算楚枫保有理智,可在梦中的楚枫,也只是一个还未修武的孩子。
所以,六叔打来,楚枫就算想躲,也躲不开,更何况楚枫并不想躲。
呼——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劲风,自楚枫的身前席卷,径直的吹向六叔。
那风力极大,不仅将林中落叶,吹的四下翻飞,更是将其六叔吹的连连后退。
“老六,枫儿还是个孩子,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楚枫身旁响起,侧目观望,楚枫顿时心中一紧。
他的身旁,站着一名男子,而这名男子,正是他的义父,楚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