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六十二章 唐家大敌(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那当然了,龙纹级皇袍界灵师,一个个自负的很,往往都是很难请到的,更别说让他们加入我们唐家了。”
“而如你这样年纪轻轻,便成为龙纹级皇袍界灵师的,那就更是少见了。”
“楚枫,你是我从小到大,见过最强的人,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啊,竟然这么厉害?”唐莺一脸崇拜的问道。
“我能在这里生火吗?”楚枫问道。
“生火?可以啊,你要干嘛?”唐莺问道。
“吃肉啊。”楚枫淡淡一笑,随后袖袍一挥,一层火焰阵法,便在这殿内点燃。
随后楚枫掌心一握,一道武力凝聚而成的叉子,便浮现而出。
楚枫用这叉子,将那鬼煞兽的肉插起后,便盘坐在火焰阵法前,烤了起来。
这火焰阵法,是专门烤肉用的,所以火势很猛,肉放在上面,很快便熟,但却又不会烤焦。
“楚枫,你干嘛呀,你该不会是要吃这鬼煞兽的肉吗?”唐莺面露吃惊的问道。
“废话,不然我烤它干嘛,你要尝一尝吗?不过你最多只能尝一小口。”楚枫笑着问道。
不是楚枫小气,只是这鬼煞兽的肉,是蕴含天地能量的,按理来说楚枫一口都不应该放过,肯舍得给唐莺尝一小口,已经是很大方了。
“楚枫你疯啦?鬼煞兽的肉不能吃,会毒死人的。”见楚枫竟真的要吃鬼煞兽的肉,唐莺吓得小脸都白了。
“是吗?”楚枫仔细看了看鬼煞兽的肉,这才发现这鬼煞兽的肉,还真的蕴含一些毒性,并且这毒藏的很深,乃是一种剧毒。
然而,发现这一情况之后,楚枫却是大嘴一张,直接将一大口肉,塞入了口中,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
“我的妈呀!!!”
“你还真吃啊!!”
而这一刻,站在一旁的唐莺,则是被楚枫吓得,双手抓着头发,就跟疯了一样。
至于楚枫,吃的速度很快,那么一大盆的肉,只是片刻功夫,便全部被楚枫吞入了腹中。
现在的楚枫,已经不是寻常的人类,各个方面,都远非寻常人类可比,他只要想吃,莫说这么一盆肉,就算给他几十头大象,他也吃的下。
将鬼煞兽的所有肉吃掉后,楚枫感觉他丹田内的天地能量,又充裕了不少,虽然还没有达到,可以足够突破到四品半祖的地步,但是相差也不是很多。
所以此刻,楚枫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你你…你竟然没事?”见楚枫吃完光肉后,不仅毫发未损,竟然面色更加红润,唐莺再度惊讶的张开了小嘴。
“真的很好吃,你不吃真是你的损失。”
“不过你现在想吃也吃不到了,因为已经没了。”楚枫坏笑着擦了擦嘴。
“我的天啊,你简直是变态,鬼煞兽的肉可是很烈性的,你怎么会没事,莫非你百毒不侵?”唐莺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打量着楚枫。
“别扯淡,鬼煞兽已经交给你们了,我的降妖泉水呢,怎么还没取过来?”楚枫问道,毕竟解救王强,乃是楚枫的心头事。
“降妖泉水有些特殊,本来就需要用特殊的器物承载,所以取来的本来就慢。”
“而且我知道你要降妖泉水,应该是用来对付暗夜鬼林的妖女的,我们唐家有专门对付它的器具,配合器具使用降妖泉水,妖女很难抵挡。”
“只不过,往那器具内装降妖泉水,就更加耗时,你就耐心等一等吧,我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唐莺说道。
楚枫看唐莺的样子,的确不像是骗他。
况且在这唐家人知道他的身份后,对他毕恭毕敬的,都不甘得罪于他。
所以楚枫觉得,唐家的其他人,应该也不会骗他,于是便问道:“和我说说吧,你们唐家得罪什么人了?”
“你怎么知道的?”听得此话,唐莺顿时双眼瞪的溜圆,又是一脸的吃惊。
“这还不简单,你们这座城池很大,看的出来出了你们唐家之外,城池之内也有着很多势力,和百姓人家。”
“但是来时的路上我发现,除了一些个别势力外,很多小势力,和寻常的百姓都不见了,并且应该是离开不久。”
“而你唐家更是严阵以待,不仅所有防御结界和阵法全部打开,所有唐家之人更是神色紧张,就像如临大敌一般。”
“并且除了唐家自身的人之外,还请了很多外人,皆是修武高手。”
“这种种迹象都说明,你们唐家面临大敌,怕是要不了多久,就有人要攻打上门了。”
“我说的对吗?”楚枫问道。
“哇,楚枫你简直神了,竟然通过观察,便发现这么多事情?”唐莺一脸的惊奇。
“待我做完该做的事,会信守承诺,来做你一个月的护卫。”
“既然要保护你,就应该了解眼前唐家所面临的形势,以及唐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所有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如实的告诉我吧。”楚枫说道。
“是曹家,曹家与我唐家一样,都是陆阳阁的附属势力。”唐莺如实说道。
听得此话,楚枫心中一动,因为那陆阳阁的阁主,乃是楚氏天族的人,所以楚枫对这陆阳阁也是格外的感兴趣,毕竟这是他来到天外后,所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楚氏天族的人。
不过楚枫却没有打断唐莺的话,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绪,而是继续听着。
“我曹家与唐家各自统治着一方区域,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因为是相邻的势力,所以往日里关系不错,乃是几百年的世交。”
“不过,当陆阳阁统治此处之后,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因为陆阳阁每年所要的贡品极多,我唐家与曹家为了争夺利益,也是不断发生摩擦。”
“尤其是最近两年,我唐家与曹家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唐莺说道。
“等一等,你说你们唐家与曹家,都是陆阳阁的附属势力,那么你们两家这样摩擦,陆阳阁就不管吗?”楚枫问道。
“陆阳阁从来不管这些,他们要的只是利益而已,至于附属势力的纷争,那便是优胜劣汰,他们从不过问。”唐莺解释道。
得知此事,楚枫目光变得深邃,对那陆阳阁的印象,再度差了一层,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说道:“你继续说。”
“我唐家与曹家的关系恶化到这种地步,多年的交情早就不在,已经是真正的敌对势力。”
“可最恶心的是,我唐家与曹家,早在我还没有出生之时,就为我定了一份亲事。”
“这个亲事就是要我,嫁给曹家的小儿子。”
“可是谁曾想,曹家的小儿子生出来后便是一个傻子,怎么治都治不好,我父亲怎么肯愿意让我,嫁给曹家的小儿子?”
“更何况,是这种敌对的情况下,所以便去找曹家退婚。”
“可谁曾想,曹家就已我唐家悔婚为由,要与我唐家开战。”
“对于这场战争,他们早有预谋,处心积虑的准备了许久,早就在宣战之前,就邀请了许多外来的高手,而我唐家却根本毫无准备。”
“当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现在我唐家与曹家的整体实力,虽然相差不是非常的大,但却是曹家占据了优势,若要真的交手,肯定是我唐家会败。”
“而我父亲不想败,便开始四下去请高手,前些时日去请他的一位好友,想让他的好友帮忙。”
“可不曾想他的好友,早就被曹家收买,竟然联合唐家偷袭我的父亲。”
“这才导致我的父亲身负重创。”唐莺提起此事咬牙切齿,一脸的怒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