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六十四章 藐视的目光(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楚枫跟着唐莺,很快便来到了唐家家主的寝殿。
而在唐家家主的寝殿内,聚集着几道身影,其中便有唐莺的三哥唐勇。
还有两名男子,那两名男子的年龄,比唐勇还要大,其中最大的一位,竟然已有至少五千岁的寿龄。
“妹妹你怎么来了?”
“父亲不是不让你来吗?”
然而,当见到唐莺与楚枫之后,不仅是那唐勇过来叫唐莺妹妹,就连另外两名男子,竟也叫唐莺妹妹。
见到这一幕,楚枫也是颇感意外,真是没有想到,这唐莺的几个哥哥年龄如此之大,按照这样看,唐莺的大哥,简直比他大了五千多岁啊。
这样的年龄差距,若是放在一个小势力,绝不可能是兄妹关系,应该是老祖与后人的关系。
就像青龙宗的开宗祖师青龙道人,也不过是一千多年的寿命而已,并且,若不是靠着青玄天留下的至宝,青龙道人连千年都活不下来,毕竟他的修为很弱。
但是唐莺的三位大哥,都至少可以活到万年,甚至更久,因为他们全部都是半祖境的高手。
而这就是修武境界的差距,不仅是实力上的,各个方面都会有所提升。
而唐莺的大哥,乃是一位六品半祖,实力是唐家兄妹之中最强的。
而五千岁的寿命虽然很长,可若与武之圣土的众多强者对比的话,他能够在五千岁达到这个地步,已是非常强横,也可以算作是一位修武奇才。
不过,若是放在这百炼凡界,楚枫觉得应该算不上奇才了,顶多也就是寻常修武者之中的天才。
毕竟从楚枫父亲的话中,楚枫就已经知道,在这百炼凡界之内,唯有拥有超过寻常人的逆天战力,才是真正的天才,就比如天族之人。
“大哥,二哥,三哥,这位是楚枫,鬼煞兽就是他杀死的。”
“楚枫不仅实力强横,他还是一位龙纹级界灵师,他说他想试试帮忙医治父亲的伤势。”唐莺赶忙说道。
“楚枫兄弟你好,我是唐莺的大哥,我叫唐隆。”唐莺的大哥用那深邃的眼睛,打量一番楚枫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卑不亢,一看就是有阅历之人。
“楚枫兄弟,我是唐莺的二哥,我叫唐浒,我已经听三弟说过你的事情。”
“他们两个家伙太不懂事,之前对你多有得罪,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唐莺的二哥,也是主动上前与楚枫说话,相比于唐莺的大哥,唐莺的二哥更热情,也更殷勤,同样的,他表现的也更假。
虽然楚枫年纪小,可楚枫经历的多,且观察力也是极强,哪些人是真心相待,哪些人是妆模作样,楚枫一般都能分辨的出来。
而这唐莺的大哥和二哥,显然不是真心欢迎楚枫之人。
“过去的事就不提了,我可以看一看楚家家主的伤势吗?”楚枫问道。
“这位小友,你真的也是龙纹级皇袍界灵师?”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穿界灵皇袍,留着一头黄发的老者,缓缓的从寝殿深处走了出来。
这个老者的修为不是很强,只是一品半祖,但他的年龄却很大,恐怕已有万年寿命。
这样的年龄,本该满面皱纹,浑身老年斑,可他却没有。
不仅没有,更是红光满面,肌肤如婴儿一般,一眼看去,浑身上下竟还微光闪闪,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仙人。
不用别人说楚枫也知道,他肯定就是唐莺口中那位,龙纹级皇袍界灵师,也就所谓的康平大师。
“康平大师,楚枫真的是一位龙纹级皇袍界灵师。”唐莺说道。
“的确,小妹与我唐家诸多护卫,都见过楚枫兄弟的手段。”唐勇也是开口说道。
“喔?”然而,那康平大师,却有些不太相信的打量起了楚枫。
果然,就如唐莺所说,这位康平大师自负的很,虽然修为只是一品半祖,可是看向楚枫的目光,竟然有着浓浓的轻蔑之色。
“怎么,我是不是龙纹界灵师,还要经过你的验证吗?”见对方态度不好,楚枫自然也不会笑脸相迎,而是冷冷的问道。
“哈哈,那倒不用,只是这位小友,老夫修炼界灵之术,足足万年之久。”
“从我修炼之初,便苦心钻研疗伤之法,正因如此我才耽搁了修武,否则我不可能只是一品半祖。”
“不过,我的苦心钻研,却也没有白费,如今在这陆阳阁统治的区域内,谁不知道我康平。”
“若是别的我不敢说,可若是替人疗伤,那我康平绝对算得上是首屈一指。”
“这唐家家主的伤势,太过严重,我不是不能治,只是一个月之内,的确无法痊愈。”
“而连我都无法治好的伤,这位小友,你真的确定要试试吗?”康平大师对楚枫问道。
“你治不好的伤,其他人便治不好了吗?”楚枫反问道。
楚枫此话一出,那康平大师便神色一动,目光中涌现出一抹不悦之色。
不过他的不悦,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笑着说道:“这位小友若是要试,我自然拦不住。”
“只是……”话到此处,康平大师看向了唐家四兄妹,说道:“你父亲的伤势很严重,已经伤及灵魂,我费尽心力用尽阵法,才将其稳住,虽然一个月之内,无法恢复,但命总归是保住了。”
“不过,若是有人擅自出手,破坏了我做的一切,搞不好你的父亲,会因此丧命。”
“那个时候,我可不负责。”
“这个……”听得此话,唐隆,唐浒,唐勇三兄弟,都目露为难之色。事关他们父亲的性命,他们自然不敢让楚枫乱来。
“楚枫兄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不是我们轻看你,只是康平大师的确对疗伤之法极有研究,所以…还是听他的吧。”一番犹豫后,唐隆笑着对楚枫说道。
“只需一个时辰,我便可以让你父亲痊愈,我若是做不到,那我的这条命便随你们处置。”楚枫说道。
“楚枫,你这是干嘛呀,用不着这么拼吧。”听得此话,唐莺顿时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劝阻,她可不希望楚枫因为自己的家事,把自己的小命搭进来。
“放心,我有把握。”楚枫轻轻的拍了拍唐莺那抓着自己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而见楚枫如此自信,唐隆三兄弟,也是纷纷露出了吃惊的目光。
不过相比于唐勇,唐隆和唐浒,那目光之中则是有着些许怀疑。
他们对楚枫并不了解,也没见过楚枫的手段,所以他们不确定,楚枫是真的有本事,还是在说大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