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六十五章 找死的是你(2)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位小友,你可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此刻,康平大师冷然一笑,随后对唐隆说道:“唐大公子,虽然你父亲的伤势很不稳定,不过我还是能够控制的,既然这位小友这么有自信,不如便给他一个机会。”
“康平大师,真的可以吗?”唐隆目露为难之色,他是真的信不过楚枫。
只是毕竟也是活了几千年的人物,他自然看的出来,康平是想让楚枫死,所以才让楚枫出手的,但是他可不想拿自己的父亲做实验品。
“大哥,让楚枫试试吧,难道你真的想让我嫁到曹家吗?”
“现在父亲身负重创,难以医治,是曹家灭掉我唐家的最好机会。”
“就算将我嫁过去,曹家也很未必不会放过我们唐家的。”
“唯有在一个月内,让父亲的伤势好转,我们唐家才有机会。”唐莺也是劝道。
“这……”唐隆仍然很是为难,陷入了沉思,可能是觉得唐莺的话很是在理,于是最终,还是对楚枫说道:“楚枫小友,望小心行事。”
“放心。”楚枫说话间,便穿过几人,来到了一座寝殿深处。
在那里,有着一张特殊的床,这床乃是结界阵法结合万众草药制成,是专门疗伤用的。
此刻在那床上,便躺着一名老者,这老者头发稀少,浑身满是皱纹,皱纹上又布满老年斑,幸亏还有呼吸,否则与干尸几乎没有差别。
这个老者的年龄,相信已经超过万年之久,就算伤势可以治愈,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而他的修为却不弱,乃是七品半祖,这位…自然便是唐家的家主。
气势,在进入这寝殿后,楚枫就暗中观察了这唐家家主,在确定自己可以医治后,才敢所出那番话。
此刻,楚枫张开双手,道道龙纹级结界之力涌现而出,他是准备动手了。
而看到楚枫的结界之力之后,在场之人除了唐莺外,都是眼前一亮。
因为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楚枫施展结界之术,尽管早就知道楚枫是龙纹级皇袍界灵师,可当亲眼所见后,仍是感觉有些吃惊。
毕竟如此年轻的龙纹级皇袍界灵师,可是非常少见的。
“这位小友,丑话说在前头,唐家家主若真的出现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你想活,便也活不成了。”就在这时,康平大师忽然说道。
“只可惜,我的生死,不是你能决定的。”楚枫回头说道。
“当然不是我,而是唐家人。”康平大师说道。
“错了。”楚枫淡淡一笑,说道:“我的生死,由我自己决定。”
“哼,真是狂妄。”
“你若是能够医好唐家家主的病,老夫自废修为。”康平大师目露怒容,他对楚枫的不爽,终于彻底表现了出来。
“是嘴的话,可要说话算话。”楚枫说道。
“我康平向来一言九鼎。”康平大师自信满满的说道,他的自信不是来自于他的诺言,而是他似乎有着绝对的决心,自己一定会活下去。
“既然你这么想不开,那我可真要成全你了。”
楚枫微微一笑,随后只见双手摆动,便开始布置结界阵法,很快的一道结界大阵便浮现而出,竟覆盖一方,将楚枫以及唐家家主,全部覆盖了进去。
这阵法一出,那康平大师也是神色一变,他惊愕的发现,楚枫所布置的这道结界阵法,竟然就连他也看不穿。
虽然很不甘心,可是此刻康平的目光之中,却也涌现出一丝惊慌。
只不过他这惊慌的目光,只出现片刻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依旧是自信。
紧随其后,康平的嘴角微微上翘,随后便悠哉的坐到一旁的座椅上,喝起了茶。
“康平大师,真的行吗?”唐隆三兄弟紧张的问道。
“哼,我哪知道。”康平冷笑道,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从他自信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来,他已经认准,楚枫必然失败。
“唐莺,丑话说在前头,若是父亲出了三长两短,可别怪我做哥哥的,对你这个朋友不客气。”唐隆恶狠狠的对唐莺说道。
与此同时,唐浒,甚至唐勇,也是纷纷暗中传音于唐莺。
他们都想推卸责任,这样的话,就算他们的父亲真的出现意外,那也没人可以怪到他们头上了。
此时此刻,唐莺变得越发紧张,她倒不是害怕她的哥哥们惩罚她。
而是怕楚枫失败,若是楚枫失败,以他这三位哥哥的个性,搞不好真的会杀了楚枫。
虽说楚枫身份特殊,可是如今唐家面临大敌,危在旦夕。
所以此等形势下,唐家人的顾虑几乎没有,胆子便也大了很多,哪怕楚枫是天族之人,可若楚枫若真的做错了什么,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在这种情况之下,唐莺当真是度日如年,这短短一个时辰,对于她来说,好像是过了数日之久,内心受尽了煎熬。
好在,一个时辰终于过去,而那覆盖一切的结界阵法,也在此刻开启。
而当那结界阵法开启之际,在场之人,皆是一脸的吃惊。
楚枫不仅站在那里,就连唐家的家主也站在那里,并且唐家家主还神采奕奕,这哪里还像是负伤之人。
不用多说,他们便已猜到,他们的父亲痊愈了,楚枫竟然成功了。
“该死。”而在唐家之人欢喜之际,那康平大师却脸色一变,转身便要逃走。
唰——
可是他还未成功逃脱,一道身影便拦在了他的身前,此人正是楚枫。
“康平大师,说好的一言九鼎呢?”楚枫笑眯眯的问道。
“你是找死。”
康平大师手腕一转,便亮出一件帝兵,携带恐怖的祖级武力,正面向楚枫的丹田刺来。
那汹涌的杀意,周遭的空间都被震成粉碎,他可不仅仅是要废掉楚枫的修为,乃是要夺走楚枫的性命。
然而,莫说那股祖级武力,哪怕是那件帝兵,直接落在了楚枫的身上,可却未能伤及楚枫分毫。
楚枫,就像是一个铜墙铁壁,哪怕是堂堂帝兵,也无法洞穿楚枫的身体,甚至连楚枫的衣衫,也无法割破。
“找死的是你。”
忽然,楚枫眼中寒芒一闪,一股威压便横扫而出,只听“轰”的一声,便将那康平大师,轰飞开来,狠狠的装在这寝殿的墙壁之上。
楚枫这一击,当真是够狠,康平落地之时,不仅浑身是血,并且虚弱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楚枫兄弟,你这是干嘛,康平大师可是我们的客人。”见此一幕,唐家三兄弟都慌了。
尤其是唐隆与唐浒,更是身形一动,拦在了康平身前,深怕楚枫再对康平出手。
之前康平大师说的话,他们可没有当真,毕竟很多外人都已经知道,他们请来了康平大师为其父亲疗伤,若是康平真的死在他们唐家,那传出去,可是会毁他们唐家的名声。
更何况,除去利益关系外,康平大师与唐家家主也是好友。
这样特殊的关系,他们自然不会让楚枫杀了康平。
“干嘛?他欲杀我,难道我不该杀他?”楚枫冷漠的说道。
“就算他有不对,可你也不该下如此毒手啊。”唐隆很是愤怒的说道。
“住口,几个不孝的东西,怎可对楚枫小友如此无礼?”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怒喝猛然传来,震的这寝殿都是剧烈一颤,是唐家家主。
“父亲您!!!”见其父亲,竟帮着楚枫喝斥他们,唐家三兄弟一脸茫然。
事实上,不仅唐家三兄弟一脸不解,就连唐莺也是一脸的不解。
他们非常清楚,康平大师与他们的父亲,关系非同一般,乃是多年至交。
就算楚枫治好了他父亲的伤势,可是以康平与其父亲的矫情,他父亲也应该帮着康平说话才是。
怎么现在,他们的父亲竟然帮着楚枫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