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零三章 会长大人(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当那声会长大人到了之后,赵若帆便赶忙收回了,那压迫楚枫三人的威压。
而在一群红蝶会高手的簇拥下,楚枫也总算是见到了,这红蝶会会长的尊荣。
只是另楚枫颇感意外的是,这神秘的红蝶会的会长,竟然是一位女子。
这位会长大人,长得很年轻,谈不上多么美丽,但却端庄大方,很有气质。
而她的年龄,也比楚枫想象的要低,她竟然还不到百岁,严格来说,她也是一个小辈。
 $ .(m); 可是她的实力可是不弱,楚枫能够感觉到,她是一位一品武祖。
小辈之中,能够达到武祖这个境界的,楚枫还是第一次看见。
但楚枫总觉得,这位并不是只有一品武祖这么简单,否则她不足以成为这红蝶会的会长,更不能够让那个,身为二品武祖的赵若帆这般怕他。
怕,的确是怕,尽管赵若帆掩饰的很好,但楚枫仍能够从赵若帆那闪烁的目光之中,看出他此刻的惊慌与不安。
“拜见会长大人!!!”
果不其然,一番调整之后,赵若帆赶忙向那位会长施以大礼。
见状,其他人也是纷纷施礼,哪怕已经跪在地上的刘成坤以及黄骆,也是赶忙起身施礼。
“赵副会长,你这是在做什么?为何我先前看到,我师尊和黄长老跪在地上,而我的贵客不仅趴在了地上,还身负重创。”红蝶会会长问道。
“贵客?”听得此话,赵若帆便神情一滞,目光更加惊恐。
“楚枫乃是我命师尊,前去邀请的贵客。”红蝶会会长说道。
“属下该死,属下不知楚枫乃是会长大人邀请而来,所以才出手阻拦,不慎将楚枫打伤。”副会长赶忙半跪于地,施以大礼。
但楚枫却注意到,他虽然很是惊恐,且也做出了赔礼的举动,但却并没有完全跪在地上,若是换做其他人,这个时候定然是会双膝跪地才是,而他…只是半跪。
“赵副会长严格职守我定下的规矩,倒也是无可厚非,只是我师尊他老人家,有病在身,还望你日后显威风的时候,不要再让他老人家跪在地上。”
“虽然若论职位,你是在我师尊之上,可若论辈分,我师尊可也是你的长辈。”红蝶会会长说道。
“是,会长大人所言极是,属下日后会谨记于心,不敢再对刘长老有不敬之举。”赵若帆连连点头。
至于赵晓父子俩,更是站在一旁,连头都不敢抬,可以看的出来,相比于赵若帆,他们更惧怕红蝶会会长。
而正是怕什么来什么,在对赵若帆警示一番之后,这位红蝶会的会长大人,便将目光投向了赵晓父子俩,说道:“我听说,先前…你们两个,居然也阻拦我师尊他们了?”
“会长大人,我错了。”见状,赵晓父子俩,赶忙跪在了地上,而他们…是双膝跪地。
准确来说,他们是趴在了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尤其是赵晓,身体竟然已经瑟瑟发抖,他似乎非常惧怕这位会长。
“赵副会长,是我红蝶会的副会长,职位所在,他有权质疑我师尊的行为。”
“但是赵璇赵晓,你们是什么身份,还用我说吗?”
“你们竟然也敢质疑我师尊?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卑?”话到此处,红蝶会会长,一股磅礴的威压散发开来,竟直接将赵晓父子俩轰的翻到在地。
虽然他们两个只是在地上滚了几下,并没有遭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可是红蝶会会长这个行为,却足以表明了他的愤怒。
“会长大人,属下错了,还望会长大人开恩。”
然而,虽然已经当众出糗,可是赵晓父子俩,却仍然赶忙爬起,再度跪在了地上,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以下犯上,不可饶恕,来人啊,将赵璇赵晓二人,给我关起来。”红蝶会会长冷声说道。
“遵命。”面对红蝶会会长的命令,没有人敢不从,红蝶会的护卫纷纷上前,将赵晓父子俩捆绑起来,并且迅速押走。
这种情况下,莫说赵晓父子俩不敢求饶,就连赵晓的爷爷赵若帆,这位堂堂红蝶会的副会长,也不敢求情。
“赵副会长,你还有事吗?”红蝶会会长对赵若帆问道。
听得此话,赵若帆身体一僵,脸色有些不好看,毕竟连傻子都听得出来,这位会长大人,是在赶他走了。
可哪怕明智如此,他却也不敢有丝毫不妥的表现,而是赶忙施礼说道:“属下这就告退。”
“等一等。”然而就在这时,刘成坤却是忽然开口。
“刘长老,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赵若帆问道。
“你刚刚伤了楚枫小友,虽然只是小伤,可楚枫小友毕竟是贵客,你伤了人,连个道歉都没有,就想这么走吗?”刘成坤说道。
“这……”赵若帆面露为难之色,若是让他给刘成坤赔礼道歉,他还愿意,毕竟现在…刘成坤有会长大人撑腰。
可是让他给楚枫这个外人道歉,这让是当真不情愿,于是他将目光,投向了红蝶会的会长。
心想,他的儿子和孙子,已经代他受罚了,会长大人怎么样,也要给他个面子了吧。
“我觉得我师尊说的没什么不妥,乃是合情合理。”红蝶会会长说道。
红蝶会会长此话一出,莫说是赵若帆,就连在场的守卫也是面容一变。
赵若帆身为红蝶会的副会长,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怕会长大人对他,平日里也不会有任何的为难,一点小错,都会一笑带过……
但是今日,会长大人当真是反常,若是因为刘成坤也就算了,竟然因为一个楚枫,也要让副会长赔礼道歉,着实让人们想不通。
可是大局已定,赵若帆也不敢找什么借口,只能不情愿的对楚枫抱拳施礼,说道:“楚枫小友,先前老夫不知你是会长大人请来的贵客,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赵副会长严重了,就像会长大人说的,你尽责职守没什么不对,我又怎么会怪你。”楚枫笑眯眯的说道,哪怕明明被赵若帆弄伤了,可他却没有丝毫的怒意。
听得此话,本是极为不爽的赵若帆,心中反而掀起了一抹冷笑。
得知楚枫与陆阳阁的事情,他还以为楚枫是一个多么不得了的刺头,搞了半天也有忌惮,哪怕自己让他趴在地上,却也不敢有一丝责怪。
这一刻,赵若帆便觉得,这个叫楚枫的小子,是怕自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