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一十二章 自信(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惊,楚枫那一句话,就像一道雷霆,劈中了刘成坤,顿时让他万般清醒。
“楚枫小友,你再说一遍。”刘成坤再度问道。
“我被您的那位婢女下了毒。”楚枫平静的说道。
“毒?什么毒?”刘成坤紧张的追问起来,他看出来了,楚枫不是在开玩笑,可是下毒这种事,这绝对是非同小可之事,他怎能不紧张。
“束缚结界之力的毒,此毒已然入体,与我灵魂相溶,就算废了我的肉身,都清楚不了这毒。”
“索性的是,此毒暂时不会发作,唯有当我运转结界之术之际,才会发作。”
“不过就算发作,也不会伤及我性命,只会限制我的结界之力,简单的说,此毒发挥作用之时,我的结界之术,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楚枫说道。
“该死,谁会给你下这种毒,赵若帆,肯定是他做的。”刘成坤咬牙切齿的说道。
“的确是他,今日的盛宴之中,有一个不速之客,虽然他伪装的很好,但我还是认出来,那是赵若帆的儿子,赵晓的父亲。”楚枫说道。
“是@赵璇?”刘成坤问道。
“是他,他混进来,便一直暗中盯着我,直到看我服下此毒,他才安心的离去。”楚枫说道。
“果然是赵若帆,他为了明日比拼,竟然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我非要他付出代价不可。”得知经过,刘成坤顿时勃然大怒,转身便要离去。
“刘前辈,等一等。”见刘成坤欲找赵若帆算账,楚枫便赶忙开口说道:“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楚枫,什么事?”刘成坤问道。
“此毒还未入体之时,我便已经发现那酒中有毒,所以,我是故意服下的。”楚枫说道。
“故意服下?”
“楚枫小友,你干嘛要故意服毒啊?!”刘成坤一脸惊讶,他已经有些傻了,不明白楚枫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之所以服下,就是要让赵若帆他们知道,自己得逞了。”
“而我之所以敢服下,那是因为我乃百毒不侵之体,至少他这毒,根本就伤不到我。”楚枫说道。
“楚枫小友,竟是百毒不侵之体。”得知此事,刘成坤越发惊讶。
“刘前辈,告诉我,你想不想除掉赵若帆?”楚枫问道。
“想,我一直就看不顺眼赵若帆,只是小莉她……”刘成坤陷入了为难,似有难言之隐。
而不用刘成坤说,楚枫也能够猜到,刘成坤口中的小莉,定然便是红蝶会的会长。
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今,他们有了除掉赵若帆的机会,于是楚枫毫不掩饰的说道:“此次,便是除掉赵若帆的一个好机会,至少能剥夺他在红蝶会的掌握的权利,和如今的地位。”
“所以,刘前辈,您现在只需要先将那个给我下毒的婢女抓住,然后先不要打草惊蛇。”
“我们先让她说出实情就可以,待明日……我们再彻底揭发赵若帆的恶行。”楚枫说道。
“要等到明日,为何不是现在,楚枫小友,若是现在我们便揭发赵若帆的恶行,那明日的结界之术,便可以不用比了。”刘成坤说道。
“不,我要比,我要让赵若帆知道,也让所有人知道,我有足够的资格,去云鹤山。”
“就算不发生此事,我也可以胜过赵若帆,获得去云鹤山修炼的资格。”楚枫说道。
“那好吧,就听楚枫小友的。”见楚枫执意如此,刘成坤也不再多劝,随后便去找了那个婢女。
而那婢女本准备逃走,没想到行为这么快就败露,所以还未来得及逃走,便给刘成坤给抓住了。
本来那婢女还不肯承认他下毒于楚枫,但是楚枫将她如何下毒的经过,说了个一清二楚,那女子顿时就吓傻了。
她是真没想到,自己下毒的细节,楚枫竟然会全部知晓,所以根本没用刑法等手段,那女子便招了。
而她背后的黑手,自然也是毫无悬念,的的确确就是赵若帆指使。
实际上她从多年之前,就已经被赵若帆买通,留在刘成坤身边,就是为了帮助赵若帆对付刘成坤的。
“枉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背叛于我,还下毒于我的贵客。”此刻,刘成坤很是愤怒,气的咬牙切齿。
若是这个婢女真的对他如何,他倒不至于这般,但是这婢女竟然给楚枫下毒,那他便不能忍。
“长老大人对不起,是奴婢对不起您,这么多年了,您待我不薄,若是赵副会长让我害您,我也是下不了手的。”
“所以我只答应他,给他提供情报,绝不做害您之事,这一次毒害楚枫大人,的确是我鬼迷心窍,贪图宝物了。”
“不过我服侍您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长老大人赐我一个痛快的死法。”那婢女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也没有求饶,只是希望能简单的死,而不受折磨。
“你可以不死,并且可以过的很好。”楚枫说道。
“大人,您不杀我?”听得此话,那婢女一脸惊讶。
“你只要在明日,当着会长大人的面,指认出赵若帆,让你潜伏在刘长老身边,所做的种种,我便能保你不死。”楚枫说道。
“长老大人,真的吗?”婢女有些不相信楚枫的话,于是看向了刘成坤。
“楚枫小友岂会骗你?”刘成坤恨铁不成钢的冷喝一声。
“楚枫大人,多谢您饶命,我一定遵从大人的命令,您要我做什么都行,我一定会揭穿赵若帆,把他的恶行都说出来。”婢女连忙磕头,感激的痛哭流涕。
然而楚枫却淡淡一笑,说道:“我不用你添油加醋,你只要实话实说就可以了。”
……
次日,还是那座大殿,昨日的所有人,都一个不少的再度聚在了其中。
甚至许多人,还表现的颇为兴奋,毕竟今日,将有一场界灵之术的比拼。
这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难得一见的,但是两位龙纹级皇袍界灵师的比拼,便是少见的。
至于赵若帆,从打一露面,就表现的非常狂妄,看到楚枫后,更是说道:“楚枫小友,用不用我手下留情,好让你输的不要太难看啊?”
“我劝你还是全力而为吧。”楚枫淡淡的一笑,补充道:“因为无论如何,你都会惨败。”
“哎哟,你可真是吓死我了,哈哈哈哈哈……”赵若帆一阵疯狂的大笑,笑的已是得意忘形,就连红蝶会会长的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
但赵若帆就如同看不见一般,而是继续挑衅的对楚枫说道:“年轻人,我劝你不要说大话,免得步子迈的太大,一不小心扯到蛋。”
“我是不是说大话,你会知道的。”楚枫自信的笑道。
而他的自信,连在场之人都为之动容,开始相信楚枫,似乎真的有把握,与赵若帆一战。。
“呵呵……”赵若帆没有继续回话,只是呵呵一笑,心中却冷然暗道:“小鬼,你先再得意一会,等一下你动用结界之术,那毒药便会发作,倒是后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在赵若帆看来,楚枫只是虚张声势,不管楚枫有没有真实力,但今日都是赵若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