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八十八章 恶毒女人(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当得知,原来眼前的楚枫,就是杀了赵府众人的凶手之后。
  赵府大管家,以及欧阳家主等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有人敢再对楚枫不敬?
  “你说是不说?”楚枫再度对王莲芝开口,声音越发的冰冷,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因为这个王莲芝一点都不老实,现在…是楚枫在实力上镇压了他们。
  假如,他们的实力在楚枫之上的话,楚枫相信,此刻的他下场一定很惨。
  这群人,包括那王莲芝,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人。
  而楚枫,最看不上的,便是这种人。
  “老爷,救我,您救我啊。”
  果不其然,眼见不妙,王莲芝便哭着喊着,向欧阳家主跑了过去。
  “滚开。”可是欧阳家主,大袖一甩,竟然直接将王莲芝轰飞了出去。
  王莲芝虽然没有像欧阳家主那般惨,可落地之时,也是口吐鲜血,身负重创。
  “老爷你……”王莲芝懵了,她不明白,为何欧阳家主,会突然对她出手。
  “臭娘们,你到底做了什么还不老实交代。”
  欧阳家主则不以为然,眼中不仅没有一丝怜悯,相反还愤怒的对王莲芝质问起来。
  这一刻,王莲芝才反应过来,欧阳家主是准备舍弃她,从而自保。
  王莲芝才对了,欧阳家主就是如此。
  此刻,欧阳家主看着楚枫,一脸委屈的说道:“少侠,这位少侠,我是真不知道,她是这般恶毒的女人,若是知道,我也不会娶她啊。”
  “你想对她怎么样就对她怎么样,她与我根本就没有关系,求你不要伤害我,放过我欧阳家。”
  欧阳家主真的是被吓坏了,说话的时候都带颤音的,并且语气甚是卑微,就差给楚枫跪下磕头了。
  实际上,若是楚枫继续为难他,为了自保,别说磕头求饶,就算更没底线的事情,他也做的出来。
  可是,对于欧阳家主的求饶,楚枫却理都不理,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而是看着王莲芝,说道:“还不说?”
  此刻的王莲芝,早就哭成了泪人,她并不是因为伤势的疼痛,更多的是因为害怕。
  连欧阳家主,与赵府大管家,都被吓成了那个样子,她深知今日的她,已是陷入绝境。
  “我真的没有做,宋喜是在冤枉我,大人…您行行好,您放过我吧。”
  “我真的没做过啊,您若要伤害我的话,就算我说了,那也是屈打成招,是冤枉奴家啊。”
  王莲芝依旧没有承认,而是勉强爬起身来,跪在了地上,哭着喊着。
  一眼看去,还真是委屈。
  但是楚枫,一直在仔细观察着王莲芝的神态反应。
  所以楚枫可以断定,这王莲芝是在说谎。
  “屈打成招?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屈打成招的。”
  楚枫说话间,掌心摊开,密密麻麻的东西,正在起掌心涌动着。
  唰——
  忽然,楚枫大袖一挥,掌心之上的物体,便落在了王莲芝的周围,落在地上之后,那物体急速蔓延。
  那竟然是密密麻麻的虫子,不仅长相惊悚,更是发出叽叽的诡异声音。
  此刻,那虫子自四面八方,将那王莲芝围在了当中。
  看着那虫子,王莲芝吓得瑟瑟发抖,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那脸都绿了。
  “这虫子,叫做实话鬼虫,当它们进入你的体内,我问你的所有问题,你只能实话实说,没办法再撒谎半句。”
  “当然,这些实话鬼虫,进入你的体内,也是会带来一些痛苦。”
  “不过你也不用怕,那痛苦也没多难以承受,也就是会让你生不如死而已。”楚枫说道。
  叽叽叽叽——
  就在楚枫,话音落下之际,那些虫子所发出的声音更加刺耳,一个个张牙舞爪,再度向王莲芝扑去。
  那个架势,简直就像是要将王莲芝活生生的撕成粉碎一般。
  “住手,快住手,是我做的,的确是我做的。”
  终于,王莲芝崩溃了,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楚枫问道。
  “我听闻,宋喜的母亲有一个家传宝,我想要偷出来,可却被她母亲发现了。”
  “我当时慌了,怕她乱说话,便用那毒把她毒晕了。”
  “本来,我只是想将她毒晕之后,借助那毒药的力量,使用阵法抹除她的记忆。”
  “但是,我没有想到,抹除记忆之后,她的母亲竟然一直醒不过来了。”
  “我真的没想杀她,在宋喜回来之前,我就找人帮忙看过,想把她母亲救过来,可是不管是谁看都看不出原因,都说是得了一种奇怪的病。”
  “真的不怪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啊,我还想过救她呢。”王莲芝一脸委屈的说道。
  “你还在装委屈,强行将人的记忆抹除,这可是对灵魂有害的行为。”
  “你将其记忆抹除,就等于夺走了她的半条命。”
  “而强行从人的体内,将记忆抹除,那将会带来怎样的痛苦?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你对一个年迈的老人,做出了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你还敢装委屈?”楚枫冷声问道。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不是与你说过,我家那个家传之物,根本就不值钱,只是对我母亲来说,有特殊的意义而已,你怎么能…怎么能因为那样一个东西,就对我母亲下毒手?”
  “你可知道,你强行将毒打入我母亲体内,我母亲的灵魂都受那毒的侵蚀,若不是楚枫出手,我母亲都活不了多久啦。”宋喜气的咬牙切齿。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哪里知道你家的传家宝,是那样一个破烂东西。”
  “破烂也就算了,你母亲看到我偷了她的东西,竟然对我大发雷霆,还说要解除婚约。”
  “我都是因为不想和你解除婚约,才那么做的。”
  “宋喜,我都是为了我们的感情啊。”王莲芝说道。
  “不想解除婚约,你便对我母亲下毒?”
  “那你告诉我,你我的婚约是谁解除的,今日要嫁给欧阳家主的人,难道不是你王莲芝吗?”
  听得此话,宋喜更加愤怒了,楚枫甚至能够听到,宋喜浑身的骨头都在炸响,他真的是被气坏了。
  “够了。”楚枫高喝一声,随后对宋喜说道:“你与她争论这些做什么,既然真相已经大白,你想怎么处置她,直接去做便是,与她说这些何用?”
  楚枫,并没有真的对王莲芝出手,而是想让宋喜出手。
  因为在他看来,这终究是宋喜的家事。
  他可以帮宋喜的忙,但究竟怎么做,还要看宋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