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三十四章 消息传开(4)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尽管,以楚轩辕的年龄,在仙兵庄主以及拓跋长老的面前,也只是一个小辈。
  可是,楚轩辕在仙兵庄主,以及拓跋长老心中的地位,可是非常之高的。
  甚至,超越了当今大千上界的最强者,楚氏天族的族长。
  “太过主动与殷勤,反而适得其反,放心吧,该做的我都做了。”
  “这楚枫,若是知恩图报之辈,我所做的,足以给他留下好印象。”
  “他若不是,就算做的再多,也是徒劳。”
  “更何况,这楚枫是楚轩辕儿子的事情,也只是猜测,又不能确定。”仙兵庄主说道。
  “庄主大人所言极是。”拓跋长老点了点头。
  ……
  楚枫已经离开了,但是因为是悄悄离开的,所以仙兵山庄之外的人们还不知晓。
  他们还在等着楚枫,都想要借机与楚枫结识。
  尽管,楚枫的修为,在大千上界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的弱。
  可是这样的小辈,潜力却是难以估量的,人们都很清楚楚枫的价值。
  而在等待楚枫的同时,他们也都在不停的议论着,猜测着楚枫的身份。
  这其中,自然也有人猜想过,楚枫是不是楚轩辕的儿子。
  毕竟,楚枫的名字,与楚轩辕的儿子一模一样。
  而神罚玄功,又是楚轩辕以及楚瀚仙的标志。
  当然,这种猜想,人们也只是敢存放在心中,没有人敢当面议论。
  但不管怎样,从今日起,楚枫的大名,都将传遍大千上界。
  ……
  事情传的很快,就连楚氏天族之中,也开始有人,得知了关于楚枫的事情。
  楚氏天族,一座豪华的寝宫之内,楚宪硕跪在地上,并且在他的身上脸上,都布满了血淋淋的伤口。
  这伤显然是新伤,并且是被鞭子所抽。
  而在这寝宫的首位上,一名男子坐在那里。
  这是一名男子,原本应该不是很高,并且长得很丑。
  之所以说原本,那是因为此刻的他,更加的丑陋。
  他是一个瞎子,眼球已经不见了,像是活生生的被人挖掉的。
  并且他的肉身也是残缺不全,他没有双腿,就连手掌也不完整,只剩下一根手指。
  而这个人,名为楚崆峒。
  当年,进入祖武下界,天路之中,羞辱了老猿猴,并且挖开了楚枫坟墓的男子,便是他。
  而也正因为楚崆峒的所作所为,他惹怒了楚轩辕,所以他才沦落到了今日的地步。
  楚崆峒被楚轩辕所伤后,他便回到了大千上界,求医无数,可是奈何,却没有人可以治好他。
  他如今,不仅只剩下一副残躯,并且连修为也是远不如从前,他的修为不仅难以长进,并且还一直在倒退,无论他怎么修炼都是没用。
  修为只是在一直的倒退,他已是越来越弱。
  而这楚崆峒实际上,还是楚宪硕的父亲。
  “你这没用的东西,竟然被一个外人,抢夺走了狩猎比试的第一名?”
  “甚至,身为四品真仙的你,竟然败在了一个二品真仙的手上。”
  “你还有脸回来,我要是你,就死了算了。”
  楚崆峒愤怒的大吼着,说话间手中的鞭子甩动,啪啪之音炸响,那鞭子不停的在楚宪硕身上抽动着。
  而楚宪硕,则强忍着鞭刑之苦,跪在地上一语不发。
  此刻的他瑟瑟发抖,并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恐惧,看的出来,他很怕自己的这位父亲。
  “哎呀,你这是做什么,宪硕已经够难受的了,你这当父亲的,不安慰他也就罢了,怎么还能这样给他施加压力?”
  就在此刻,一名年轻的女子走了进来,别看这名女子长得年轻,可实际上她是楚宪硕的父亲,楚崆峒的妻子。
  “狩猎比试,他为什么能连续九年获得第一名,真是因为大千上界,没人如他了吗?”
  “莫说咱们楚氏天族的那几个,就算其他势力的小辈,也有强过他的。”
  “为什么,他能够连续获得狩猎比试的第一名,那是因为那些真正的天才,根本就看不起狩猎比试,不屑去参加狩猎比试。”
  “可就是这样的条件下,他居然给我输了,他简直废物透顶。”
  “这样的废物,丢尽了我楚崆峒的人,我说他几句怎么了?要是换我当年的脾气,我非要活活打死他。”楚崆峒很是愤怒的说道。
  “算了父亲,不要斥责我大哥了,不就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吗,我日后会替我大哥收拾了他,我会让大千上界的所有人知道,你楚崆峒的儿子,不是废物。”
  就在此刻,又有一道声音响起,一名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名男子,与楚宪硕长得很像,可是年龄却比楚宪硕要小的多。
  别看年龄要比楚宪硕小,可是他的修为,却比楚宪硕强的多。
  年纪轻轻的他,竟然是一位七品真仙。
  这个修为,在百岁以内的小辈中,可以说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而此人,便是楚氏天族,如今的五位妖孽级天才之一,楚寰宇。
  这楚寰宇,还是楚宪硕的亲弟弟,楚崆峒的儿子。
  “寰宇,你回来了,寰宇,你总算回来了。”
  “快,到为父身边来。”
  听得楚寰宇的声音,楚崆峒立刻变得激动起来,他狂喜无比,就连先前的不好情绪,也是在此刻,一扫而去。
  “父亲大人。”楚寰宇来到楚崆峒近前,面带尊敬之色。
  “你,带着你的废物儿子滚出去。”楚崆峒,指着其妻子说道。
  此刻,其妻子略显尴尬,但还是对楚寰宇殷勤的笑了笑,这才带着楚宪硕离开了。
  看来,楚宪硕与楚寰宇,虽是同父,但并不是同母。
  他们,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寰宇啊,此次历练你去了整整一年啊,收获可好?是何修为了?”
  楚崆峒很是激动的抚摸着身旁的楚寰宇,可以从他的动作中,看出他对楚寰宇的溺爱。
  “父亲您…连孩儿是何修为,都感应不到了吗?”
  “父亲,您的修为?”猛然间,楚寰宇愣在了那里,眼中充满了悲痛交加的情绪。
  他父亲的修为一直在退步,但是现在竟然已经退步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连他的儿子都不如了。
  要知道,他父亲当年,可是一位武仙强者,但是现在…修为竟然已经退步到了六品真仙的地步。
  “为父没用,怕是已经不如寰宇了吧。”
  “这么说来,寰宇已是七品真仙,好,不愧是我楚崆峒的儿子,真是好样的。”楚崆峒说道。
  “不,并非父亲没用,而是那楚轩辕太过心狠手辣。”
  “父亲,你放心,孩儿一定会努力修炼,总有一日,我会让楚轩辕付出代价。”
  “我要把他带给您的痛苦,以百倍千倍的方式,还回去。”
  楚寰宇咬牙切齿的说道,能够感受到,他对楚轩辕深深的恨意。
  “好,不愧是我楚崆峒的好儿子,寰宇啊,为父若想报仇,便只能靠你了。”
  “你那个废物哥哥你也看到了,我苦心栽培他那么多年,他却这么不争气,仍旧是个废物。”
  “连个小小仙兵山庄的狩猎比试,他都搞不定,他还能做好什么?”
  “为父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你是为父唯一的希望了。”楚崆峒说道。
  “父亲放心好了,孩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楚寰宇说道。
  “我信,我信。”
  “寰宇啊,这次回来,还出去吗?”楚崆峒关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