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七十七章 何以断定(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一刻,这里再度鸦雀无声。
  小辈们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哪怕老一辈强者,眼中或多或少,也是涌现出了惊讶之色。
  “爷爷,这楚枫他是不是作弊了?”
  修罗赵坤,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爷爷,并且暗中传音。
  在他看来,自己的结界之术,已是龙纹级仙袍界灵师中的级强者。
  而能够胜过他的蓝发女子,那就应该是龙纹级仙袍界灵师中最巅峰的存在,是无限接近尊袍的存在。
  而楚枫,竟然能够这么轻易的,就胜过蓝发女子。
  在他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作弊。
  而他的爷爷,毕竟是龙纹级尊袍界灵师,楚枫的实力是真是假,一眼就能看穿,所以他才传音请教。
  此刻,一直轻视楚枫的赵匡峰一,一张老脸之上,却是挂着凝重之色。
  对于修罗赵坤的暗中询问,他倒也是回应了,只有四个字。
  “你不如他。”
  “什么?”
  “这!!”
  听得此话,修罗赵坤顿时身体一颤,随后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他还是第一次从他爷爷口中,听到这样的评价。
  “你叫什么?”
  就在此刻,那蓝发女子也是忽然开口。
  “正是。”楚枫说道。
  “你师承何处?”蓝发女子问道。
  “说了你也不认识。”楚枫说道。
  “你!!!”蓝发女子有些不悦,可最终却是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她是一个很有傲气的人,毕竟她的师尊,可是整个祖武星域最强的界灵师。
  但是她败了,因为失败,让她觉得很是羞耻,羞耻到她自己都觉得,不该对楚枫发火。
  唰——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飘落在蓝发女子身旁,是那个红发女子。
  “姐姐无碍,妹妹会帮你赢回来。”红发女子说道。
  蓝发女子没有说话,可是她却很是认真的看了红发女子一眼,那种目光就好像在说,一定不能大意,不可再败。
  因此,红发女子也是点了点头。
  就此,蓝发女子才离开。
  “楚枫是吧,之前都是你们攻,我们守。”
  “这一次,我攻你守,可好?”
  红发女子对楚枫问道。
  “当然可以。”楚枫说道。
  “那便开始吧。”红发女子说话间,便开始布置阵法。
  而楚枫也是立刻动手,二人同时布置起了阵法。
  这一次,双方都很认真。
  几乎都在一炷香时间到的时候,才停止布阵。
  并且,二者的阵法,皆已经布置完毕。
  楚枫的阵法,是一座外表看似,很简单的防御阵法。
  而那名女子的阵法,也同样是一个看似很寻常的攻杀阵法。
  简单的说,楚枫的阵法就像是一个寻常的盾,而女子的阵法,则像是一把寻常的矛。
  可是,经过先前的手段,在场的每一个小辈都很清楚,这两个看似寻常的阵法,绝对很不寻常。
  而在场的老一辈人物就更不用说了,如他们这样的高手,可以一眼就看穿,楚枫和红发女子布置的阵法,在什么级别。
  正因为看穿了,所以他们才很惊讶。
  “坤儿,你怎么看?”赵匡峰一对修罗赵坤问道。
  修罗赵坤虽然也是小辈,可他绝对是在场小辈中,除了楚枫以及那姐妹外,界灵之术最强者。
  之前因为身在其中,他倒是没有看头对方的实力。
  可是现在,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可以更专注的观察楚枫以及红发女子的阵法。
  正因观察的仔细,也看出了一些门道,修罗赵坤的双拳才紧紧的握了起来,他没有说话,可是他那紧绷的身体,很是不服的表情,却给了赵匡峰一回答。
  无论是楚枫,还是红发女子,他都是不如。
  “喝啊!!!”
  就在这时,红发女子出手了,那长矛攻杀阵,径直的射向了楚枫的盾牌。
  砰——
  一声巨响,盾矛相撞。
  涟漪肆虐的同时,那矛已然粉碎,而那盾尽管也在剧烈颤动,可本体却是毫发无损。
  “这!!!”
  这一幕,在场的老一辈都有预料,可是小辈们可就惊呆了。
  他们没想到,在红发女子认真之后,楚枫竟然还能胜过对方。
  “不玩了,我认输。”
  红发女子以一种撒娇的语气说道。
  “妹妹,你……”听得此话,蓝发女子则是有些不高兴了,那种目光似是在埋怨红发女子,怎么能这样就认输。
  “姐姐,我真的尽力了,可这个叫楚枫的实在太强了,就算继续,我也定然防不住他的攻杀阵。”
  “败给这样的人,师尊也不会责怪咱们的,不是咱们弱,而是这个家伙实在太变态了啊。”红发女子说道。
  听得红发女子的话后,蓝发女子反而也沉默了。
  她与楚枫交手过,所以她很清楚,她妹妹没有说谎。
  哪怕再给她一次,和楚枫交手的机会,她也根本就没把握,能够胜过楚枫。
  “看来大千上界,真是卧虎藏龙啊,想不到连梁丘大师亲传的关门弟子,都栽在了这里。”就在此刻,银发老者忽然笑着开口,说话间还看向拓跋长老,说道:
  “拓跋兄,你可真是阴险,有这么厉害的棋留到最后也就罢了,先前还演了一段戏,搞的我真以为这楚枫小友,是一个平庸之辈。”
  “你呀你,真是太阴险了,他阴险了啊,居然和我们玩了一出兵不厌诈。”
  听得此话,拓跋长老则是感觉一张老脸,有点火辣辣的感觉。
  他哪里是演戏,他先前是真的看不起楚枫。
  在此之前,他真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楚枫的实力会这么强横,竟能胜过梁丘大师的弟子。
  经过他先前认真的观察,更加确定了楚枫的实力。
  所以他才很是尴尬,尴尬的进退为难,只能站在原地苦笑。
  “依照我看,莫说是小辈之中,怕是整个大千上界的龙纹级仙袍界灵师中,都没人是楚枫小友的对手。”
  “看来,今年这传承窟,我九玄宗的弟子不必进去啦。”银发老者以一种玩笑的语气说道。
  尽管这是玩笑,每个人都听得出来,可是那红发女子却是不干了,她愤愤不平的说道:
  “李前辈,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结界之术,包涵多种阵法,攻杀阵法,防御阵法,破阵之法,炼兵之法,炼丹之法,洞察之法等等……”
  “我承认,这楚枫的攻杀阵法,和防御阵法的确在我们姐妹之上。”
  “可是,实不相瞒,楚枫擅长的,偏偏是我们姐妹最不擅长的。”
  “而我们姐妹最擅长的,乃是炼兵之法,炼丹之法,洞察之法,以及破阵之法。”
  “今日我们将要进入传承窟,无论是防御阵法,还是攻杀阵法,其实都用不到。”
  “考验我们的,乃是洞察之法,以及破阵之法。”
  “试问,你就何以断定,进入传承窟内,我们就一定会输给这楚枫?”红发女子说道。
  听得此话,银发老者也是笑了几声,刚想解释什么,一道声音却是忽然响起。
  “那你们又何以断定,我就不擅长洞察之法和破阵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