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两百八十三章 绝佳机会(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我若不呢?”金星道人皱眉问道。
“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苏景瑞与落霞谷谷主的声音,越发阴冷。
“你们敢。”金星道人冷哼一声,竟释放出自己那六品武祖的威压。
轰——
然而,金星道人六品武祖的威压,刚刚释放而出。
落霞谷谷主,以及苏景瑞二人,那徘徊在天际之间的威压,便如同一群无形的猛兽一般,向金星道人冲击而去。
落霞谷谷主与苏景瑞,可是两位八品武祖,他们二人的威压,何其之强。
金星道人区区六品武祖的威压,在他们二人的威压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顷刻之间,金星道人的威压,便被摧残的惨不忍睹,而金星道人则是再度感受到了致命的气息。
他知道,若是让那威压压迫而下,自己就算不死,也定然要身负重创。
落霞谷谷主,与苏景瑞不是开玩笑的,他们两个真的要为了这个楚枫,而对自己下狠手。
“住手!!!”忽然之间,金星道人大喝一声。
而他此话一出,那向他席卷而去的威压,倒也是瞬息停止。
虽然停止,可并未消散,就像是千军万马,虎视眈眈的将金星道人,围在了当中。
他若服软也就罢了,他若不服软,这千军万马,可不会轻易放过了金星道人。
这种情况之下,金星道人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说道:“好,很好,今日之事,我金星算是记住了。”
说完此话,金星道人便再度面向楚枫,对着楚枫抱了抱拳,屈身施礼,说道:“楚枫,先前是我金星不对,在这里向你赔个不是。”
虽然,这样子做出来了,服软的话也说了,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出来,金星道人是言不由衷,完全是在敷衍。
这敷衍的程度,比之前寇康的道歉,还要恶劣的多。
这让徐依依等人,都感觉非常不爽。
这金星道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没关系,我向来大人不记小人过。”楚枫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你!!!”听得楚枫此话,金星道人气的嘴角一阵抽搐,虽然他的确是道歉了,但根本就是做做样子,没有想到,楚枫还当真了,不仅当真了,而且还说什么大人不记小人过这种话。
谁是大人?
谁是小人?
若是楚枫是大人?
那他金星不就真是小人了?
这等赤 裸裸的羞辱,当真是金星道人十分的不爽。
而听得楚枫此话,如徐依依等人,反而在嘴角也掀起了一抹笑意。
不管金星道人这歉道的有没有诚意,但终究是道了,而楚枫更是欣然接受。
此事若是传出去,怕是金星道人的名声,也将大打折扣。
“可以了吧?”金星道人将目光扫向落霞谷谷主以及苏景瑞,显然道歉之后,他也感觉很没面子,所以不仅脸色越发难看,语气也是越发难听。
“不送。”落霞谷谷主摆了摆手,事到如今,他也早就不拿金星道人当做宾客。
“哼。”金星道人冷哼一声,拂袖之间,便御空而起,只是在临行之前,他又忽然在半空止步,将目光投向了楚枫。
怨毒,憎恨,甚至暗含杀意。
很显然,金星道人已经深深的记住了楚枫,这个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金星,今日之事,乃是你咎由自取,若是日后敢为难楚枫小友,我落霞谷定然不会饶了你。”落霞谷谷主冷声说道。
“今日之事,我三星殿也有份,所以楚枫小友,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三星殿也不会袖手旁观。”三星殿掌教,也是高声说道。
“哼。”金星道人并未多言,冷哼一声,便就此离去。
而正所谓,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如三星殿掌教这种贵客,自然要好生招待。
本来楚枫已经辞行,本该告别,可是三星殿掌教与落霞谷谷主等人,都极力挽留。
所以楚枫便决定,吃过这场餐宴之后,再走。
餐宴上,落霞谷谷主等人,自然是对楚枫百般夸赞。
甚至,就连三星殿掌教,也是毫不掩饰的,向楚枫抛出了橄榄枝,虽然没有讲话明说,但却也表现出了对楚枫的欣赏。
而连长辈们都是如此了,如徐依依与宋碧玉这两个丫头,更是对楚枫赞不绝口,尤其是宋碧玉,看楚枫就跟看偶像一样。
这场宴会的在场的人本就不多,几乎除了窦康以外,每个人都在夸楚枫,这让本就不喜欢楚枫的窦康,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境地。
一方面,他很厌烦楚枫,自然不想与其他人一样,去违心的夸赞楚枫。
另一方面其他人都在夸楚枫,他若不夸,那他对楚枫的不满,也就表现的太过明显了一些,显得他太过小家子气。
可是,看到自己的心上人,自己的师尊,自己的师妹,都那般器重楚枫,看好楚枫,窦康实在是窝火。
左思右想,他忽然想的一个妙计。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否则徐依依定然是要落入楚枫之手,搞不好连他的师尊,日后都会向着楚枫说话。
他必须反击,而现在,便是反击的一个绝佳机会。
“楚枫兄弟,我敬你一杯。”
想到此处,窦康便站起身来,敬楚枫一杯酒,这一次他的态度,与之先前相差极大,至少表现的很有诚意。
“干了。”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明知道窦康敬酒不是真心,可楚枫毕竟要给他师尊一个面子,所以倒也并未拒绝。
“楚枫兄弟,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仙袍界灵师,今日更是击败了成名已久的金星道人,真乃我等小辈之骄傲。”
“同为小辈,今日看楚枫兄弟大展雄威,一时之间,我也有点技痒难耐。”
“可是我结界之术不行,因为我一直专心修武。”
“而先前与楚枫兄弟交手,发现楚枫兄弟在修武方面的战力,也是相当不弱。”
“今日是难得的机会,我想与楚枫兄弟,好好讨教几招,切磋切磋,不知楚枫兄弟,意下如何?”窦康笑眯眯的说道。
“窦康,你什么意思,楚枫先前与进行道人交手,已是元气大伤,你现在居然挑战他,居心何在?”徐依依立马站起身来,开口斥责。
她非常了解窦康的为人,一眼就看出窦康的打算,表面上说是与楚枫切磋,实际上是想教训楚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