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三十一章 何以抹黑我(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道声音一经响起,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几乎在同一时间,都将目光投射而去。
  “那些是!!!”
  而这一看,人们顿时大喜。
  他们惊愕的发现,在鬼宗殿的大门口,站着多道身影,而为首的乃是一群小辈。
  可是这群小辈,却并非凡辈。
  莫说楚氏天族的天才,和星陨圣地的弟子。
  就连,楚若诗,楚灵溪,楚寰宇,宋云飞,任逍遥这种大名鼎鼎的天才,竟然也都在。
  “这拍卖大会,竟然有这么多妖孽级别的小辈在场。”
  “看来今日,是有好戏看了啊。”
  惊讶过后,人们的脸上,竟然涌现出了兴奋之色。
  这么多小辈都在场,在他们看来,就算今日这幻梦血莲花,只针对小辈绽放,可是却也难不住他们了。
  而这么多小辈,若是能够全部去夺取那幻梦血莲花内的宝物的话,那也就等于,这是一场无形的比试。
  哪怕是幻境,可谁能够率先破解,却也证明了他的能力。
  众人,怎能不期待?
  “怎么,不见楚枫少侠啊?”
  可是很快的,却有人发出疑问,因为他们仔细扫视一圈,却并未在那众多小辈之中,发现楚枫的身影。
  “是啊,楚枫少侠呢?”
  下一刻,那天上地下的人海之中,不断传来这样的声音。
  无论是从声音,还是从面容上都看的出来,人们因为未能寻到楚枫,而感到遗憾。
  遗憾,当然遗憾。
  在场的小辈,有当今大千上界最强的几个小辈之一,这毋庸置疑。
  可是,若论当今大千上界,小辈之中,谁的势头最强横。
  那却是楚枫莫属。
  今日,这么多小辈天才在此,甚至就连楚若诗和宋云飞,这两位,妖孽榜第一位的接班人,都同时出现了。
  若是楚枫不能出现,不能与他们一较高下,这对于人们来说,自然是一种遗憾。
  “楚枫?他不会来了。”
  就在这时,任逍遥发出一声冷笑。
  而有眼尖之人,还注意到,这任逍遥笑的,是那样的轻蔑与嘲讽。
  “任逍遥少侠,楚枫少侠他,为何不会来了?”
  好奇之下,有人问道。
  “楚枫啊,他不自量力,惹了不该惹的人,拍卖大会还没结束就跑了,现在的他,怕是已经在逃脱的路上了吧。”
  任逍遥说道。
  “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任逍遥此话一出,简直如同平地惊雷炸响,顿时让众人感到惊讶不已。
  传闻那种,楚枫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么,今日怎么被人吓成了这个样子?
  若此事属实,那么那个将楚枫吓跑的人,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啊?
  “任逍遥小友,你莫要信口雌黄,谁不知楚枫小友,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有谁能够将他吓走?”
  人群中,一位修为心直口快的老者,有些讥讽的说道。
  这位老者,不属于任何势力,并且修为在武仙境界,虽然只是一品武仙,可是实力却已是在所有小辈之上。
  在加上,他曾亲眼见识过,楚枫的所作所为,所以他对楚枫是非常看好的。
  今日见到任逍遥,趁着楚枫不在,这样羞辱于楚枫,他才开口。
  “哼,你的意思,是我说谎?”
  “若是不信,你可以问问大家,那楚枫是不是被人吓得,拍卖会还未结束,就提前离场了?”任逍遥说道,话罢,他还看向宋云飞,说道:“宋兄,你说是不是?”
  “咳咳。”这一刻,宋云飞轻咳两声,随后说道:
  “楚枫是不是逃了,我并不知晓,但是任兄所言,却也属实。”
  “楚枫兄弟他,的确是惹到了一个大人物,并且也的确是在拍卖大会,压轴拍卖品即将登场的时候,便匆忙离场了。”
  宋云飞这番话,虽然并未明确说,楚枫是得罪了人,从而逃脱。
  可是他的话中之意,却也正是如此。
  哗啦啦——
  这一刻,人群又乱成了一团,人们都很是惊讶。
  毕竟宋云飞的话,相比于任逍遥,可就有分量的多了。
  “唉,想不到楚枫少侠,竟是这样的人。”
  “不是传闻,他天不怕地不怕,谁都敢惹?看来传闻不可信啊。”
  “或者说,他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
  一时之间,许多人对楚枫的好感开始下降,只有少部分人,怀疑宋云飞和任逍遥的话,是真是假。
  “这件事,我们在场的,都可以证明。”
  就在此刻,楚氏天族的楚寰宇,竟然也开口了。
  “对,我们可以证明。”
  楚寰宇这一开口,楚氏天族在场的小辈之中,除了楚灵溪和楚若诗,几乎全部纷纷附和。
  毕竟楚寰宇,在楚氏天族的小辈之中,也是非常具备号召力的。
  “连楚寰宇少爷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真的了。”
  楚寰宇以及楚氏天族众小辈这一开口,人们更是觉得,此事已是板上钉钉,一时之间对楚枫的印象,再度降低了几分。
  “真是想不到,提前离场,竟能被人说成是落荒而逃。”
  “就算我曾得罪过诸位,也不必这样抹黑我楚枫吧?”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却是忽然自鬼宗殿的城墙上响起。
  当那个声音响起之后,几道身影也是浮现而出。
  是楚枫,鬼宗殿殿主,星一长老,以及夏允儿。
  “楚枫,是楚枫少侠,他不就在那里,哪里是逃了啊?”
  看到楚枫,人们倍感吃惊,一时之间,天上地下,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宋云飞和任逍遥等人。
  人家楚枫明明就在鬼宗殿,并且还和鬼宗殿殿主,星一长老,这等大人物在一起,哪里是逃了?
  而听楚枫的话,他们之间还有过节。
  抹黑,这不是抹黑,这是什么?
  此刻,人们不仅对楚枫的好感再度回升,反而是对宋云飞和任逍遥的好感,下降了不少。
  当然,也包括楚寰宇和楚氏天族小辈。
  可是转念一想,楚枫和宋云飞以及任逍遥有摩擦,他们倒是有所耳闻,只是楚枫又是何事,与楚寰宇和楚氏天族小辈,有了不愉快呢?
  “宋云飞和任逍遥,我只想说,对赌这种事,你们若赌不起,以后便不要再与我楚枫赌,免得输了之后,心生怨念,从而四处抹黑我楚枫。”
  楚枫对宋云飞和任逍遥说道。
  “原来如此,原来是对赌输给了楚枫,难怪抹黑楚枫。”
  人们得知真相后,却有看向楚寰宇,想知道楚枫和楚寰宇,又有什么过节。
  而此刻,楚枫也是看向了楚寰宇。
  “至于你们,我与你似乎并无过节,又何以要抹黑于我?”
  此话一出,人们大惊。
  竟然,没有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