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五章 撕烂你的嘴(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下一章
  
  
  
  
  
  楚枫张开界灵大门的那一瞬间,在场的许多人都是一头雾水的状态。
  众所周知,修武者交战,武力决定高低,至于界灵之术,除非是专修界灵之术的界灵大师,否则根本就派不上用处。
  楚枫虽然是尊袍界灵师,但也只是虫纹,而他界灵的实力,就算最强也就是与他一样而已。
  要怎么,与楚昊炎抗衡呢
  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下,一道倩影走了出来。
  而这位,自然便是美貌的女王大人。
  女王大人一出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光变换。
  他们没有等到想象中极为强横与凶悍的界灵,却等到了一个如此美丽,颜如仙女,身材如妖女的尤物。
  莫说男子们双眼放光,就连女子们也是目露惊叹。
  毕竟女王大人之美,哪怕楚若诗与楚灵溪,也是不及啊。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界灵”
  此刻,不少楚氏天族的男子,竟然只吞口水。
  这也不能怪他们,虽说是出自名门贵族,可是从小到大,他们也没有见过如此美的女子啊。
  “楚枫,我还以为你要用什么手段,搞了半天叫来这么一个小丫头。”
  “怎么,你是想用她我吗”
  楚昊炎盯着女王大人,冷嘲热讽的说道,且说这话的时候,在他的眼眸之中,还涌现出了一抹邪念。
  这一刻,楚枫的目光忽然大变,一抹杀意竟然并发而出。
  “这”楚枫忽然爆发出的杀意,让所有人都是为之一动。
  他们不清楚,楚枫为何忽然间爆出这样强烈的杀意。
  可唯有楚枫清楚,女王大人不可辱。
  唰
  而就在这时,女王大人则是意念一动,竟然也是一股杀意爆发而出。
  那杀意,竟比楚枫的还要恐怖。
  而在女王大人那杀意爆发的同时,其体内那暗黑色的气焰,也是涌现而出。
  “这股力量,是修罗界灵。”
  “那是一只来自修罗灵界的界灵,楚枫他竟是修罗界灵师。”
  楚氏天族,见多识广之人毕竟不在少数,女王大人不出手倒也还好,他这一出手,立刻就有人认出,她乃是一只来自修罗灵界的界灵。
  “修罗界灵师”
  老一辈们见多识广,小一辈们却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知晓。
  但是他们却知道,修罗界灵师代表着什么。
  假如说,天雷血脉,是修武者中的王者,但尚且还有天赐神体,能与之抗衡。
  可是修罗界灵师,那可是界灵师中,唯一的王者,无人可以抗衡。
  “原来是来自修罗灵界,难怪如此猖狂,竟然敢对我释放杀意。”
  “不过小妹妹,就凭你那五品真仙的修为,你拿什么来与本少爷抗衡呢”
  楚昊炎话到此处,他的额头之上便涌现出了一个天字的雷纹。
  在那一刻,不仅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楚昊炎的气息,更是从七品真仙,提升到了八品真仙。
  这楚昊炎,不愧是楚氏天族的天才,他的实力的确配的上天才的名号。
  “小丫头,你今日不仅是自身难保,你的主人同样也是自身难保。”话到此处,楚昊炎又看向楚枫,说道:“楚枫,你这界灵长得真是不赖,不如给我玩上一晚,我可以考虑今日放你一马。”
  话到此处,那楚昊炎还吞咽了一下口水。
  “楚昊炎,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否则今日,绝对不是切磋这么简单。”
  楚枫说话的时候,不仅杀意越来越浓,竟然将手摸向了乾坤袋。
  女王大人注意到了这一幕,楚枫他是想要亲自出手。
  可是楚枫现在的实力,不是楚昊炎的对手,他若要出手,便只能动用邪神剑。
  邪神剑一出,那事情可就真的闹大了。
  “楚枫,这种杂碎,交给本女王便好。”
  见楚枫已经不再冷静,女王大人开口说道。
  “什么小丫头,你是瞎了吗你看不到我头上的雷纹吗你感受不到本少爷的气息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教训我”楚昊炎嘴角的笑意越来越讽刺。
  在他看来,女王大人所说的话,简直就是笑话。
  事实上,不仅楚昊炎这么觉得,许多人都仍是一头雾水。
  就算修罗界灵再强横,可终究也是界灵,在修为如此大的差距之下,她简直毫无胜算,又怎么能够说出,这般狂妄的话
  就好像胜券在握的,乃是她一样。
  此刻,女王大人则忽然对楚昊炎,露出了美丽的笑容,道:
  “你的这张嘴,本女王会亲手撕掉。”
  “哈哈,来啊,我的小美人,本少爷等着你。”楚昊炎哈哈大笑。
  唰
  可就在这时,只见女王大人意念一动,那暗黑色的气焰,便化作两只手,笔直的掠向了楚昊炎。
  那速度简直太快,当楚昊炎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暗黑色气焰所化的两只手,竟然已经塞入了它的口中。
  下一刻,只听“嘶啦”一声。
  呃啊
  楚昊炎,痛彻心扉的惨叫声,响彻开来。
  因为他的嘴巴,已经被硬生生的撕扯开来,鲜血横飞,痛苦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