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九十六章 修炼圣地(2)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
当看到此刻的楚若诗等人,那些围观的小辈们,皆是神色一动。
因为楚若诗等人,不仅倒卧于地,且所有人都是脸色苍白,嘴角还有鲜血,在不断的溢出。
像是受到了重创一般。
“这!!!”
这一刻,楚氏天族的小辈,皆是满面惊慌。
楚若诗,好歹也是八品真仙,实力可是要楚昊炎强出足足一品的。
可是在女王大人面前,竟然只是一击,便被击溃。
这差距,不可谓不大。
而最重要的是,这女王大人,出手也太狠辣了,不仅击溃了楚若诗,连站在楚若诗身后的,楚昊炎,楚寰宇,楚智渊三人,也同时被击伤了。
但最可怕的是,人们很清楚,女王大人其实是手下留情了,否则此刻的楚若诗四人,绝对不止是负伤这么简单。
而是早已,命丧黄泉。
唰——
楚枫袖子一扬,几颗疗伤丹药,飞向了楚若诗等人。
“不必。”然而,楚若诗等人并未接受,而是各自取出疗伤丹药,吞入口。
虽说,他们此刻表面看,的确是有些惨不忍睹,但实际只是小伤势而已,对于他们这种修为的人来说,并无大碍。
疗伤丹药服入之后,他们的伤势很快好转,连气息,也是恢复。
“你们是非要逼我,亲自将旗子拿过来吗?”楚枫问道。
“楚枫,今日我索性信你一次,希望你能言而有信,勿要独吞宝物。”楚若诗起身后,倒是没有与楚枫纠缠,反而是直接将旗子取出,丢向了楚枫。
而在楚若诗取出旗子后,楚昊炎以及楚寰宇还有楚智渊,也是纷纷取出旗子递给了楚枫。
虽然,他们最终还是将旗子交给了楚枫,可是他们的脸,却依旧是极为的不爽,尤其是楚若诗,她对楚枫的敌意,终于是毫无保留的展示了出来。
但是对于他们四个的敌意,楚枫其实早知晓,所以根本没有感到意外,也丝毫的不在乎。
收到这四个人的旗子之后,楚枫手的大阵,终于得以完整。
此刻,那大阵光华变得更为璀璨,但是其,却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眼下,这座大阵,宛如界灵罗盘一般,可以指引楚枫,找到这阴阳之门内,最为珍贵的宝藏。
只不过,这座大阵,像那虚空之的阴阳阵法图一般,唯有楚枫看的懂。
楚枫手持阵法,一路前行,而楚氏天族众小辈,则是静静的跟着楚枫,在此期间,一言不发。
他们已经没有选择了,哪怕并不能完全的相信楚枫,可眼下却也只能选择相信楚枫。
而跟着楚枫一路前行,他们穿越了重重山脉,最终进入了一个岩洞之。
这岩洞,很是不同,岩洞面不仅布满了闪烁着微光的石头,如同星辰一般,散落岩洞四周。
最重要的是,进入这岩洞之后,他们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天地能量,并且随着他们的不断深入,那天地能量也是越来越浓。
这种情况之下,人们那原本紧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抹喜悦之色,并且那种喜悦,是越来越浓。
他们开始觉得,楚枫没有骗他们,至少此处,已经绝非寻常之地。
“楚枫弟弟,是不是快到那宝藏所在之处了?”兴奋之下,有人开口问道。
“嗯,快了。”楚枫点了点头。
而楚枫此话一出,人们则更加高兴了,甚至有人开始欢呼雀跃,发出狂喜的呐喊。
不过,相于那些人的狂喜,楚灵溪这个小丫头,表现的倒是相对平静。
倒也并不是说她不高兴,即将得到宝藏,她自然高兴,只是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难以抑制自己兴奋与激动的心情。
因为她与那些人不同,她从一开始很相信楚枫,觉得楚枫不会骗她们,更不会独吞宝藏。
但是相于楚灵溪的信任,楚昊炎和楚寰宇的脸色,则是真的不好看了。
楚枫竟然真的找到了宝藏,并且没有抛弃他们,独吞宝藏的意思。
这样一来,楚枫在楚氏天族小辈心的地位,不仅不会下降,反会再度提升,而此事传出去后,可不止是在场的小辈了。
怕是整个楚氏天族内,许多人对楚枫的好感,都将倍增。
这个废子,回到楚氏天族短短时间内,将得到楚氏天族这么多人的认可,这对于极为痛恨楚枫的楚昊炎与楚寰宇来说,自然不是好事。
对于他们心的猫腻,楚枫可没有心思去理会,他眼下的目标很简单,尽快找到宝藏,然后得到宝藏。
毕竟,这九月神域开启的时间有限,而他们…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完该做的一切,否则将被困在此处,面临必死的局面。
而经过一段,有些漫长的赶路之后,楚枫等人,终于来到了这个岩洞的尽头,不…准确来说,这并非尽头,因为前方还有路可走。
可是相于先前那宽敞的岩洞,前方的道路,很狭窄,只能有一人可以通过,可是对于那条狭窄的岩洞,人们却是双眼放光,眼充斥着无尽的期待。
因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浓郁无的天地能量,正是自那狭窄的岩洞之传来的。
并且身在此处,所感受到的天地能量,已经达到了一种,另人们兴奋到难以自控的地步。
前方,绝对是修炼圣地!!!
“根据阵法提示,前方便是宝藏所在之处,不过在那里,并非只有宝藏,还有着一定的危险。”楚枫驻足说道。
“危险,怎样的危险?”人们问道。
“提示并不完整,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危险,唯有进去之后,才能确定。”楚枫说道。
“可是我们,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危险啊。”众人目露狐疑之色。
“能够感受到的危险,往往不是真正的危险,唯有感受不到的,才是最致命的。”
“你们若是不信我的话,可以随我一同进去,但若出事,我可不负责。”楚枫说道。
 /html/book/5/583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