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十一章 卑鄙无耻(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火湖水面,依旧巨浪翻腾,危险的气息,任何人都能感受的到。
而不远处那清澈的泉眼,则与这火湖形成了对比。
任凭是谁都想不到,那蕴含着如此浓郁之天地能量的泉水,竟然也是自火湖深处喷发而出。
而楚智渊,自从当日楚枫与楚悠远跳入火湖后,便一直在这泉眼内修炼。
在此期间,他连双眼都未曾睁开过一次。
“不知智渊哥哥,修炼的如何了。”楚若诗说道。
“放心吧,如此浓郁的泉眼,对于你们真仙境的人来说,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依我看,智渊突破到天仙境,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楚昊炎的爷爷说完此话,看向楚智渊的爷爷,说道:“老家伙,你说呢?”
“依我看,也差不多。”楚智渊的爷爷淡淡的笑道。
可就在这时,那紧闭双眼,沉浸于修炼的楚智渊,却是睁开了双眼。
“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可以突破到二品天仙。”楚智渊说道。
原来,他是听到了楚若诗等人的对话,所以才特意睁开了双眼,暂停修炼,为的就是让楚若诗等人知道,他在这泉眼内的收获,究竟有多大。
“智渊哥哥,那你现在收获如何?”楚若诗激动的问道。
“突破到九品真仙,早就不成问题,若是突破到天仙境的话,也只差一点点。”楚智渊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挂满了骄傲与得意之色。
“那智渊,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突破到二品真仙?”楚智渊的爷爷忍不住追问道,毕竟这可是他的孙儿,寄托了他的全部希望。
“爷爷,您放心,离开这九月神域之前,我就可以领悟到,突破到二品真仙的修武之道。”楚智渊说道。
“好,不愧是我的孙儿。”此刻,楚智渊的爷爷顿时大喜。
“爷爷,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这二品真仙我已是志在必得,你孙儿,绝对不辜负你的期望,也不会辜负若诗对我的付出。”楚智渊自信满满。
哗啦啦——
可就在这时,那原本喷发的泉水,竟忽然跌落而下,随后便不再喷发,就连此处的池水,也开始顺着泉眼喷发的地方,倒流而去。
而与此同时,那原本浓郁的天地能量,也是渐渐消散。
“怎么回事?”
这一刻,莫说楚智渊,在场之人皆是大惊。
“这泉眼怎么消失了?爷爷,这是怎么回事?”楚智渊对其爷爷问道。
“智渊,看来你的机缘到此为止了。”楚智渊的爷爷也很不甘心,可是他却也无可奈何。
“不,不可以,我还并没有达到预期,现在的我,连突破到天仙境都还差一点啊。”
“爷爷,您想想办法,能否破开这岩石,毕竟那泉水自地底深处而来,若是一路冲下去,定然还能找到那泉水。”楚智渊甚是激动,他实在不想就这样错过这样的机会,毕竟…二品天仙原本已经唾手可得,现在…就这样错失机会,他无法接受。
“智渊啊,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九月神域,这里的岩石,岂是我等可以破开的?若是可以随意破坏,我们便也不会受这九月神域所限制了。”楚智渊的爷爷说道。
“可是……唉……”楚智渊无奈极了,脸上挂满了沮丧之色。
唾手可得的东西,就这样离他而去,他怎能甘心?
不知缘由,他已是如此气愤,若是知道其实这一切的背后黑手,乃是楚枫的话,不知这楚智渊是否会气死过去。
是楚枫,当然是楚枫,是楚枫截断了火湖源泉与这岩洞的联系,是楚枫截断了楚智渊,继续吸收天地能量,继续领悟修武之道的机会。
“智渊,算了,这也是命。”楚智渊的爷爷劝道。
这到底是修炼多年的大人物,见多识广,尽管这也并非是他所愿,可是他调整情绪的功力却是很强。
“智渊哥哥,你不是说,你只差一点点,便可以突破到天仙境了吗?”
“以你的天赋,这一点点绝对难不住你,而只要你突破到天仙境,楚清便不再是你对手,那个时候…你便可以找楚清复仇了。”楚若诗也是开口劝道。
可是哪怕人们再怎么劝,楚智渊的情绪也依旧很是沮丧,很是不爽。
人心就是如此,每个人都很贪心,都希望可以得到更多。
而原本可以得到更多,现在却未能得到,自然会失望与失落,甚至是愤怒。
“现在,想一想楚枫的事吧,咱们是要杀人灭口,将这阴阳之门内的所有小辈都杀掉,还是如何?”楚昊炎的爷爷说道。
“全部杀掉,只留昊炎,若诗,智渊的话,这样反而更容易引人怀疑,更何况,楚灵溪那个丫头,你敢杀吗?”
“若是她出现了意外,就算她父亲和她爷爷不追究,她的母亲也会追究到底,想必你我,都不想惹上那个疯丫头吧?”楚智渊的爷爷说道。
“那你有何办法?”楚昊炎的爷爷问道。
“很简单,毕竟楚枫与楚悠远已死,所以这掌控权,已经牢牢的握在了我们手中。”楚智渊的爷爷露出了卑鄙的笑容。
“到底怎么做?”楚昊炎的爷爷追问道。
“栽赃嫁祸,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
“把所有罪恶,都推到楚枫的身上,就说这楚枫,想要强行占有此处的天地能量,因此更是打伤了我们与若诗还有智渊。”
“只是可惜,他不能驾驭那么庞大的天地能量以及阵法。”
“所以导致,被那湖泊吞噬,丧命于其中。”楚智渊的爷爷说道。
“高,老家伙,还是你高啊。”
“那是自然。”
这一刻,两位太上长老互看一眼,随后两张老脸之上,便同时绽放起了笑容。
只是无论他们的笑容,还是他们的笑声,都是如此的卑鄙与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