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章 跪地求饶(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么说来,传说是真的,半步真仙真的被鬼刹老魔杀了?”听那位老者一说,在场之人越发的震惊,可是却依旧有所怀疑。
于是,人们下意识的,便都将目光投向了鬼刹老魔,因为事情的答案,鬼刹老魔可以揭晓,毕竟鬼刹老魔,乃是事情的主角之一。
而这一看,人们才惊愕的发现,鬼刹老魔并没有对他们立刻出手的打算,看那个样子,鬼刹老魔就好像是故意让那位年迈老者,将这番话讲完一般。
“事情的经过,的确如此。”
“半步真仙,太过自负,自认为同为武祖巅峰,他绝对能够胜过我。”
“可不曾想,我却早就修炼了这祖禁武技,所以…早在百年之前,半步真仙,便已被我所杀。”
果不其然,面对众人那渴望答案的目光,鬼刹老魔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且说话之间,他的手掌自乾坤袋划过,随后手中又出现了一把银色的长剑。
而这银色长剑一出,一股磅礴的力量再度浮现,那竟又是一件祖兵。
“天哪,那不是…半步真仙的祖兵,伏魔银蛇剑吗?”
“鬼刹老魔,居然真的杀死了半步真仙,半步真仙大人,真的已经死了!!!”
如果说,只是鬼刹老魔自己说,还有很多人不信的话,那么当看到鬼刹老魔,拿出半步真仙的祖兵后,几乎所有人都信了。
毕竟,那是半步真仙的祖兵,乃是不离身的至宝,除非他死了,否则这件半成祖兵,不可能落到他人手中,更不可能落到鬼刹老魔的手中。
而只要想到,半步真仙已死,许多人都是面露悲伤之色,毕竟那可是百炼凡界,为数不多,愿意锄强扶弱,主持正义之辈。
但在感到悲伤的同时,人们则是再度被不安与惊恐取代,如果说,连大名鼎鼎的半步真仙,都败给了鬼刹老魔,那么今日,怕是楚枫也难以胜过这鬼刹老魔了。
毕竟,半步真仙在百炼凡界,可是被誉为真仙之下的第一强者。
连他都不是鬼刹老魔的对手,怕是真仙之下,无人能够胜过鬼刹老魔了。
“呵呵……”眼见着众人惊恐不安,鬼刹老魔阵阵冷笑。
“我改变主意了,现在…只要你们愿意跪地认错,高喊半步真仙死有余辜者,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忽然,鬼刹老魔淡淡的说道。
“当真?”鬼刹老魔此话一出,立刻有人发问。
与此同时,许多人的眼睛,都绽放出了一道光芒,就仿佛是在必死之地,看到了一缕活下去的曙光一般。
“自然当真,我向来言而有信。”鬼刹老魔诡异的笑道。
噗通——
噗通——
噗通——
而鬼刹老魔话音刚落,便立刻有人,开始跪在了地上,且数量越来越多。
“诸位,不要向如此卑劣之人下跪,我楚枫,能保你们不死。”见状,楚枫赶忙开口。
“什么?你能保我们不死,就凭你这区区五品半祖,你凭什么保我们不死,若不是靠着那座阵法,莫说鬼刹大人,就连魂炼,都已经杀你多次。”有人说道。
“请诸位相信我。”楚枫说道。
“楚枫,你住口,我们今日会身陷如此险境,全部都是因为你,我们现在只是想活命而已,你居然还想害我们,你还是人吗?”
一道怨念十足的声音响起,定目一看,竟然是寇康。
寇康,此刻已经跪在了地上,不仅已经有了求饶之心,竟然还当着众人的面,指责楚枫。
“就是,我们会落得这步田地,还不全是拜你所赐。”
而在寇康的挑拨之下,竟然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指责楚枫,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跪地求饶。
“半步真仙,多管闲事,他乃是死有余辜。”
“这个楚枫,胆敢与鬼刹大人做对,更是罪不可恕。”
“可是我们乃是无辜的啊,还望鬼刹大人明辨是非,饶过我等一命,半步真仙死于您手的事情,我们定然会帮您传颂出去。”
一时之间,在场大半的人已经跪在了地上,为了活命开始说着违心的话。
而面对这种情况,鬼刹老魔的更是喜笑颜开,望着那些还未跪下之人,说道:“你们当真想死?”
“谁是谁非,我们清楚,半步真仙乃是值得我等尊敬的前辈,楚枫今日,同样是为正义而战,我们不会为了一条命,便去说那些违心的话。”
徐依依高声说道,紧随其后,那些没有下跪之人,也都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只不过,此刻没有下跪的人,多是老一辈的人物,如徐依依宋碧玉这些年轻小辈,可谓少之又少。
“很好,既然你们执意想死,那今日,我便成全了你们。”
鬼刹老魔说话之间,天地之间的血红色之气便越来越浓,与此同时,一阵阵撕心裂肺,令人胆寒的哀嚎之音,也是随之传来。
那不是寻常的哀嚎,而是婴儿的哀嚎,声音之凄惨,简直令人心碎。
并且,这些哀嚎之音,源于血雾之中,就仿佛那血雾之内,有着无数婴儿惨哭喊一般。
“鬼刹老魔,我问你一个问题。”就在此时,楚枫忽然开口。
“你说。”鬼刹老魔说道。
“你可是魂婴宗的人?你这祖禁武技,可是用婴儿的魂魄修炼而成?”楚枫大声问道。
“真是想不到,你居然知道魂婴宗。”对于楚枫的问题,鬼刹老魔的脸上,也是涌现出了意外之色。
不过那抹意外,只是一闪而过,很快的他的脸上,便再度被得意的笑容所取代,对楚枫说道:“你说对了,老夫正是魂婴宗的当家长老之一,而我这祖禁武技,也的确是用婴儿之魂魄所炼化而成。”
“可是楚枫,就算你知道了这些,又能奈我何呢?”此话落下之际,鬼刹老魔的笑意更浓。
“魂婴宗?那是什么?”这一刻,徐依依等人,一脸不解,因为她还从而我听说过,魂婴宗这个名字。
“魂婴宗,乃是百炼凡界一个隐秘的魔教势力,相传魂婴宗之人,专门扼杀刚出生的婴儿,用新生婴儿来修炼魔功。”
“祖禁武技,寻常武祖难以修炼,而这鬼刹老魔居然能够掌握,那是因为他修炼的,并非寻常的祖禁武技,而是一种魔功。”
“恐怕,他为了练成这个魔功,不知道残忍的杀害了多少无辜的新生婴儿。”
“可怜那些孩子,刚刚降生于世,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好好看一看这个繁华的世界,便已经惨死他人手中,沦落为他人增进修为和实力的牺牲品。”楚枫对众人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