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九十九章 愤怒的长老(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慌了,这些来找楚枫麻烦的孔氏天族小辈都慌了。
他们真是没有想到,楚枫不仅有真材实料,的确是修炼武道与界灵之术的天才,这行事风格竟然还如此沉稳老辣。
明明是在孔氏天族的地盘,可竟然能够在气势上压住他们,这等手段便说明了两点。
一,楚枫绝对不是寻常小辈,乃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然不会如此镇定。
二,楚枫的心智过人,不论天赋只论智慧与魄力,已然高出他们一等,让他们自叹不如。
一时之间,孔氏天族的这些小辈们,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无奈之下,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孔若增。
这一刻,孔若增的压力真可谓是巨大。
“若增大哥,要不然我们算了吧,不然等一下长老大人他们过来,我们怕是要会受处罚。”慌乱之下,有人开始劝解楚枫,想让孔若增知难而退。
“惩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孔氏天族,有谁会敢惩罚我?”孔若增很是自信的说道。
他在孔氏天族算是一位顶尖天才,从小就受族人宠爱,莫说他的父母,就连几位太上长老,和孔氏天族的族长大人,对他都很是宠爱。
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被人骂过,哪怕有的时候犯下一些错误,也不会受到责罚,往往会受到包庇,简单的说,他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从小到大被宠到大的。
“对啊,若增大哥与我们不同,连太上长老都不会责罚于他,至于其他长老根本就不敢责罚于他。”
这一刻,众位小辈忽然恍然大悟,若不是孔若增这特殊的身份,他们也不可能闯到这里来挑衅楚枫。
毕竟楚枫的住处,可是有孔氏天族的人守护的。
而他们来此之时,守护此处的人,也并非是没有阻拦,只是…他们在孔若增发怒后,连那些长老们也都退避了。
“哈哈哈哈……”想到这里,孔若增也是来了底气,脸上的尴尬之容一扫而光,竟仰天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楚枫目光变化,淡淡的问道。
“笑什么,我笑你愚蠢,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孔若增对楚枫问道。
“此处自然是孔氏天族。”楚枫说道。
“既然你知道这里是孔氏天族,那你不觉得你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很可笑吗?”孔若增说道。
“此话怎讲?”楚枫问道。
“你不懂,那我可以告诉你。”
“今日来此,我就是要用我这九品半祖的修为,欺负你那七品半祖的修为,你又能如何?”
孔若增指着楚枫一字一句的说道,相比于先前,此刻的他可谓底气十足,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反而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这么说来,你承认你是一个无耻之人?”楚枫说道。
“就算无耻又如何,这里没有人会嘲笑我,也没有人会惩罚我,因为…这里是孔氏天族,是我孔若增的地盘。”孔若增拍着胸脯说道。
“你明知是错还要做,倘若孔氏天族依然放纵你不管的话,那我楚枫真是无话可说。”楚枫笑着耸了耸肩。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彻底激起了孔若增的怒意。
在他看来,楚枫是当真没有将他放在眼中,否则又怎敢如此轻视于他。
“既然你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今日还真非要教训你一下不可了。”
孔若增话到此处,便猛然一拳轰出,那九品半祖的威压,宛如无形的猛兽,向楚枫压迫而来。
面对此等攻势,楚枫的嘴角则是微微上扬,他连雷霆铠甲与雷霆羽翼都没有使用,甚至他站在原地一动未动,连躲避的打算都没有。
倒不是他轻视孔若增,觉得孔若增这一拳伤不了他。而是楚枫很有自信,自信孔若增这一拳之威,根本就碰不到他。
“住手!!!”
果不其然,就如楚枫所料一般,当孔若增那一拳之威,还未碰到他的时候,一声怒喝便凭空响起。
与此同时,一股威压也是随之而来,莫说孔若增那已经轰出的一拳之威被瞬息吹散,就连孔若增等人,也是被震的连连后退。
而顺声观望,孔若增等人顿时大惊。
一大群人马,正由外向内走来,已经来到了这座浩瀚的广场之上。
这其中多是孔氏天族的长老级人物,尤其为首的那一位,更是孔氏天族的太上长老之一,孔蕣廉。
“拜见太上长老大人,拜见诸位前辈。”
此刻,孔若增等人赶忙跪倒在地,施以大礼。
毕竟对他们来说,此刻出现的这些人,不仅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还都是他们的长辈。
“真是岂有此理,楚枫小友乃是我请来的贵客,你们竟敢对楚枫小友如此无礼,还不快快向楚枫小友道歉?”孔蕣廉指着孔若增愤怒的喝斥道。
见到孔蕣廉如此模样,孔若增也是心中一惊,从小到大他还从没见过,这位太上长老大人对他动怒的,更何况是如此愤怒。
尽管心中惊讶不已,可是对方既然动怒,那孔若增自然也是慌了,不敢犹豫,赶忙解释道:“太上长老大人,我并没有找楚枫的麻烦,我只是想与他切磋而已。”
“不孝子,还敢顶嘴?”而就在这时,一名白发苍苍的中年男子,忽然自孔蕣廉身后窜出,来到了孔若增的身前,抬起手来,一个耳光便落在了孔若增的脸颊之上。

这个耳光力道不是很大,可是毕竟对方是武祖巅峰,所以这一个耳光下来,孔若增顿时翻滚连连,半个脸都被打废了。
被打之后,孔若增愤怒不已,毕竟从小到大,在这孔氏天族之内,还没有几个人敢打他的,所以他咽不下这口气,爬起身来便要破口大骂。
可是,当孔若增看到那位打他的人后,却是愣在了那里,那些准备好的脏话,也都卡在了喉咙,说不出来了。
因为,那位先前对他出手的人,乃是他的亲生父亲。
“父亲,您…您为何打我?”孔若增用手捂住自己那血肉模糊的侧脸,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充满了委屈与不解,这可是从小到大,他第一次被父亲打。
“为什么打你,你对楚枫小友无礼,难道不该打?还不快向楚枫小友道歉?再不道歉,我就打断你的腿”孔若增的父亲愤怒的说道。
“你打我…竟然是因为楚枫?”听得此话,孔若增痛心不已,他真是没有想到,从来没有打过他的父亲第一次打他,竟然是因为一个外人,这让他无法承受。
“好,你打吧,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就算你打死我,我也绝对不可能向这个废物道歉。”孔若增心中委屈,于是愤怒的大喊起来。
“你……”看着自己的儿子这般,孔若增的父亲虽然愤怒,可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毕竟是他的亲儿子,他怎么可能真的把他打死。
“欺我贵客,还死不悔改,来啊…把孔若增给我拖下去,施以药刑。”就在此时,站在一旁久久未语的太上长老孔蕣廉,忽然发话了。
“药刑?!!!”听得这两个字,莫说孔若增,几乎在场的孔氏天族之人,皆是神色大变。
药刑,是孔氏天族的一种内部刑法,这种刑法不会置人于死地,甚至刑法过后不会影响日后的生活,身上也不会留下伤痕。
但是,在施加药刑的时候,他们将承受难以忍受的痛苦,那种感觉…绝对生不如死。
此乃孔氏天族,最残酷也是最令人畏惧的的刑法之一。
噗通
忽然,一声闷响传来。
是孔若增,先前还气势汹汹,口口声声说不怕死的他,此刻已经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就连身体也在不断的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