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章 严惩不贷(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孔若增的父亲也是慌了,他真是没想到,孔蕣廉竟然会对他的儿子施以药刑,那可是孔氏天族内部,最残酷的刑法之一啊。
至于孔若增,早就彻底吓傻了,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再说,只是瘫坐在原地瑟瑟发抖。
“混账,还不快快认错?”忽然之间,孔若增的父亲对孔若增大喝一声。
其实他是为了孔若增好,为了不让孔若增受罚,他只好逼着孔若增认错,想着只要孔若增认错了,孔蕣廉长老应该不会真的惩罚孔若增。
毕竟孔蕣廉长老,对孔若增还是比较疼爱的,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楚枫,真的就对孔若增施以如此残酷的刑法。
只要给孔蕣廉一个台阶下,那么这场危机应该可以化解。
“楚枫,抱歉,我…我真的不是有意挑衅你的,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切磋一下而已,可能我表达的方式不对,只是我真的没有不敬的意思,还望你不要介意,帮我向长老大人解释一下可好?”
孔若增赶忙起身来,对楚枫道歉施礼,先前的倔强与固执,此刻尽数不在。
并且,孔若增很聪明,他不仅道歉这么简单,还想让楚枫替他求情,他知道…现在其他人说话,可能孔蕣廉不会给面子,但楚枫若是求情,那分量应该很重。
他已经清楚,楚枫在孔蕣廉心中的位置了,只是他很后悔,因为他明白晚了。
然而,对于孔若增的这番话,楚枫却是面色不改,同时也不言语。
楚枫是什么人,他早就看穿孔若增不是真心认错,孔若增这种人与孔征和孔晟不同,梁子结下了他会记一辈子,这一辈子他都将是楚枫的敌人。
今日就算他求情,孔若增日后也不会放过他,既然终归是要为敌,楚枫又何必替他说话。
“现在认错晚了,药刑你今日必须要受。”孔蕣廉说道。
孔蕣廉此话一出,孔若增吓得再度瘫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觉得自己今日是无路可逃。
“太上长老大人,您看…若增毕竟年龄还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自然会惩罚他,可是…这药刑,是不是也未免太严重了一些?”
眼见着孔蕣廉还不打算放过孔若增,孔若增的父亲,只好亲自开口求情。
“大难临头才知道认错,是谁惯出了你如此骄纵的毛病?”孔蕣廉指着孔若增问道,随后又看向孔若增的父亲,说道:“孔耀,身为孔若增的父亲,这件事情你是否要给我一个回答?”
“是我的错,是我教子无方,太上长老大人,您若要惩罚,就惩罚我吧。”孔若增的父亲忽然跪在了地上,竟要替其儿子受罚。
“混账,难道你活了这么多年,连罪不能替的道理都不懂吗?”孔蕣廉愤怒的说道。
“太上长老大人,道理晚辈都懂,只是若增他还小,我怕他承受不了药刑这等严酷的刑法,所以…求您开开恩,让我代他受罚吧。”
“真是冥顽不灵,难怪孔若增会如此不懂事,这都是你这个父亲不教育的后果。”
“好好好,既然你要受罚,那今日你们父子俩,便一同受罚。”孔蕣廉说道。

孔蕣廉话音落下之际,手臂一扬,一层威压便笼罩而出,如同绳索一般,将孔若增父子给捆绑了起来,动不能动,修为尽失。
“来人,把他们两个拖下去,立刻施以药刑,若有人敢不从,便与他们父子二人一样。”孔蕣廉说道。
孔蕣廉此话一出,哪里还有人敢不从,很快便有两位负责刑罚的长老走出,将孔若增父子给拖了下去。
“太上长老大人,我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求您绕绕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下一刻,那些孔氏天族的小辈,赶忙跪地磕头不断的求饶,甚至许多人吓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今日来此的小辈之中,若是受宠爱的程度,那非孔若增莫属,连孔若增都受此等刑罚,他们当真是害怕极了。
“你们向我认错做什么,应该向楚枫小友认错才是。”孔蕣廉说道。
“楚枫,我们错了,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众位小辈,痛哭流涕的向楚枫求饶。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向我认错,是真心诚意的悔改了,还是被那刑罚给吓到了?”楚枫笑眯眯的问道。
“楚枫,我们错了,是真心知道错了,真的不敢了,您快帮我们求求情,不要让太上长老大人,对我们施以药刑啊。”那些小辈一个个的,恨不得向楚枫叩头认错,当真是吓坏了。
“罢了,今日…你们的确也没做过什么。”楚枫摇了摇头,这些家伙太过胆小怕事,不会成为他的大敌,也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大敌,于是楚枫对孔蕣廉说道:“前辈,不如就放过他们吧。”
“既然楚枫小友网开一面,那今日就饶你们一次,若有下次,绝不轻饶。”孔蕣廉说道。
听得此话,众位小辈才松了一口气,一个个的不仅向孔蕣廉道谢,还不断的向楚枫与王强道谢。
“负责看守此处的长老在哪,都给我滚过来。”孔蕣廉忽然说道。
“拜见太上长老大人。”很快的,一群长老冲了出来,这些长老的修为都在武祖境,不过普遍都是武祖初期,实力在这孔氏天族内还谈不上太高。
由此可以看出,这些人在孔氏天族内,想必地位也只是偏中等。
所以在孔蕣廉这种存在面前,他们表现的几乎与那些小辈一样,战战兢兢,惊恐不已。
“我问你们,孔若增他们是怎么闯到此处的?”孔蕣廉问道。
“……”那些长老磕磕巴巴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连一群孩子都挡不住,你们枉为长老,全都给我到刑罚部去,主动接受药刑惩罚,否则…我要你们悔恨终生。”孔蕣廉说道。
“是”至于那些长老,不敢有丝毫的怨言,甚至都不敢看向孔蕣廉的眼睛,一个个的赶忙起身,径直的向刑罚部行去,他们不会违背孔蕣廉的话,因为他们不敢。
“嘶”
这一刻,站在一旁的孔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想想当日在旱魃死水潭的时候,这位太上长老让他认错,他都有些不情愿。
再看看今日,孔若增等人受到的惩罚,他真是感到庆幸,庆幸自己是如此的幸运。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清楚,楚枫在他孔氏天族这位太上长老的心中,有着怎样的地位。
这位太上长老,是真的要拉拢楚枫,否则不可能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就连对自己的族人也如此严厉。
此刻,孔征不由扫向四周,看着那些无论长辈还是小辈,脸上所挂着的相同表情,他心里已经很清楚,今日之后…在这孔氏天族内,怕是没有人敢找楚枫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