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零八章 栽赃嫁祸(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若增,进来说。”听得此话,孔若增父亲,赶忙将孔若增拽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
随后,他取出了一颗珠子,那珠子掌心大小,其中流转着金灿灿的光芒,那竟是仙级结界之力。
孔若增的父亲,将自己的气息融入那珠子之中,随后手臂一扬,那珠子竟然化作金色的气体四散开来,最后帖附在了这房间的墙壁之上。
原来,这是一件结界之术的宝贝,哪怕不是界灵师也能使用,而它的作用,便是可以隔音。
“若增,你说你有一计,可杀楚枫?”
“不知是什么计?”孔若增的父亲对孔若增问道。
“父亲大人,这口气我咽不下,我绝不能让楚枫活着离开孔氏天族,否则怕是后患无穷。”孔若增说道。
“那你有何打算,说来听听。”孔若增的父亲说道。
“我听说,悲殃山脉有人闯入了,是一个外来者,并且是一个年轻的小辈。”
“我们可以咬定,楚枫就是那个闯入者。”孔若增说道。
“咬定楚枫?”孔若增的父亲目光一变。
“对,楚枫是小辈,而且是仙袍界灵师,又不是我孔氏天族之人,他非常符合那个外来者的身份。”孔若增说道。
“按照我们所知的人之中,这楚枫的确很符合闯入者的身份,可是悲殃山脉是什么地方,我们族人都很清楚。”
“历代以来我族那么多强大的先辈闯入,都是九死一生,以楚枫的实力,显然是不可能的做到这一点,所以现在族内都怀疑,那个闯入者是某个上界的天才。”孔若增的父亲说道。
“楚枫自然不可能真的是那个闯入者,可是只要他符合就可以了。”孔若增说道。
“你的意思是,嫁祸给他?”孔若增的父亲问道。
“没错父亲大人,我就是要嫁祸给他,就算那个闯入者另有其人,可我们也可以说楚枫是他的同伙。”
“而悲殃山脉非同小可,事关我孔氏天族的传承,对于我孔氏天族来说,没有比这个更严重的事情了。”
“所以…对于此事,我相信族长大人和诸位太上长老大人们,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孔若增说道。
“若增,你能想到这一点,相信族内很多人都能想到这一点,但没人去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孔若增的父亲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为什么,可是我实在想不通,那楚枫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因为走运,得到了凯虹大师的传承了吗,难道他就真的有那么厉害,连孔蕣廉那个老东西,都那样庇护他?”提及此事,孔若增满脸的怨念。
“你说的只是其一,还有重要的一点,楚枫宣称闭关,而在他闭关之所,一直有人守护着,那其中可有武祖巅峰的强者,按理来说楚枫不可能离开那里,就算离开了也会有人知道才对。”
“所以,我们口空无凭,怕也是难让族长大人以及太上长老们信服。”孔若增的父亲说道。
“这很简单,只要我说,曾在楚枫闭关期间,在外看见过楚枫就可以了,这样就增加了他的嫌疑。”孔若增说道。
“若增,万万不可,你这样做风险太大了。”孔若增的父亲说道。
“父亲大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咱们父子两个的立场吗,我们已经因为那个楚枫,得罪了孔蕣廉那个老家伙,这件事所有族人都知道了。”
“而太上长老是什么人,在族内得罪太上长老的人,都会被族人冷落,怕是日后在孔氏天族,我们父子很难再有崛起的机会了。”
“但是现在,就是一次机会,只要我们能够成功嫁祸给楚枫,那我们就是孔氏天族的功臣,日后就算孔蕣廉对我们不满,也没人敢轻视我们。”孔若增说道。
“嘶~~~”这一刻,孔若增的父亲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他才再度睁开眼眸,只是此刻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犹豫,而是散发着一种决意,那是一种视死如归的决意。
“这件事情很危险,不成功便成仁,可事关到若增你日后的前程,倒是可以搏上一搏。”
“只是这件事,不能你去说,也不能我去说,因为你我父子俩,与楚枫有过节,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若是我们父子俩去说,难免被人烙下话柄。”孔若增的父亲说道。
“那让谁去说?”孔若增问道。
“让你的娘亲,你娘亲说的话,族人一定会信。”孔若增的父亲说道。
“我的娘亲,要把他也卷进来?”孔若增楞了一下,他的娘亲与他们父子不同,他的娘亲在族中的身份本就颇为高贵,孔若增之前在孔氏天族内,之所以能那般受人宠爱,除了他的天赋之外,其实与他父亲关系不大,而是因为他娘亲的出身。
并且她娘亲人缘极好,从不与人纷争,所以,她的娘亲在族内的信誉度很高。
“事关你的将来,我想你娘亲会愿意的。”孔若增的父亲拍了拍孔若增的肩膀。
本来,孔若增还有些不忍,不想让他的娘亲趟这趟浑水,可是想到自己的将来,他的眼中又闪过了一抹狠色,道:“那便唯有委屈娘亲了。”
随后,孔若增便将此事告诉了他的娘亲,本来他的娘亲极力反对,尽管他娘亲与楚枫并不相识,也知道因为楚枫,害的他的儿子和夫君,受了药刑之苦,可他娘亲还是不想坑害楚枫。
可当孔若增苦苦哀求,甚至不惜以死做威胁后,他的娘亲还是答应了。
真所谓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母爱…往往是最伟大的。
随后,孔若增一家,便去到了古塔之内,找到了太上长老孔月华。
由他母亲开口,说曾在悲殃山脉的入口附近,看到了楚枫的踪影。
此事一说,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果然是这个楚枫,我们孔氏天族,奉他为贵宾,好生招待,他竟然想要夺取我孔氏天族的传承,真是不可饶恕。”孔氏天族内的许多长老愤怒不已。
“这楚枫的确很是可疑,可他真的有能力,闯入悲殃山脉,并且解开阵法吗?”但也有人发出质疑。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可是关系到我孔氏天族的传承啊。”有人说道。
“话虽这么说,可是这楚枫并非寻常之人,现如今他在百炼凡界名声大震,也有很多人知道,他就在我孔氏天族做客,若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也不能奈他何啊。”有长老表示担心。
“管他呢,我们直接找个理由,去把那楚枫请出来不就得了,若他真的还在闭关,那也就罢了,若是他没有闭关,那他定然就闯入了悲殃山脉。”有人说道。
“不行,这样太鲁莽了,现在可是还有很多客人,在我孔氏天族之内做客呢。”有人觉得不妥。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双方各执一词,争吵起来。
“太上长老大人,您说此事怎么办?”下一刻,所有长老都将目光,投向了孔月华。
这种事情,事关重大,族长不在的话,能够做主的,便唯有太上长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