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一十八章 孔若增之死(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父亲,娘亲,救我,救我啊。”
孔若增见楚枫杀意已决,顿时慌了,赶忙向其父母求救。
“楚枫小友住手,有话好说,万万不可下杀手。”孔若增的父母赶忙开口求情。
不仅孔若增的父母开口,就连孔氏天族的其他人,也是纷纷开口求情。
那终归是他孔氏天族的天才,这种天才,多少年都培养不出一个,他们自然不希望,孔若增就这样死掉。
“住口!!!”然而,就在这时,孔蕣廉却是大喝一声,道:“生死约已定下,现在求饶,是要把我孔氏天族的脸都丢尽吗?”
孔蕣廉此话一出,孔氏天族的所有人都是闭上了嘴。
他们已经意识到了孔蕣廉的意思,那就是决定让孔若增去死啊。
“长老大人。”
别人不敢说话了,可是孔若增的父母却不会放弃,他们无奈之下,将目光投向了孔墨雨。
孔墨雨,是他们救孔若增,唯一的希望。
“闭嘴,还好意思找我出头?”孔墨雨怒喝的同时,一股威压横扫而出。
竟硬生生的将孔若增的父母轰飞出数百米远,落地之时,纷纷口吐鲜血,竟已是重伤。
“这……”见此一幕,就更没有人敢再开口求饶了。
可就在此时,孔墨雨却是看向楚枫,说道:“楚枫小友,你可以杀孔若增,这是他咎由自取。”
“但老夫还是希望,你能够手下留情,毕竟…这是一条性命,况且你们二人,也没有那么大的仇恨。”
孔墨雨此话一出,那些为孔若增担心的人,倒是松了口气。
孔墨雨的意思很明了,他可以惩罚孔若增,甚至是孔若增的父母,但还是希望楚枫手下留情。
而孔墨雨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存在,是什么人物?
他开口后,人们都觉得大局已定,楚枫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违背孔墨雨的意愿。
多多少少,还是会给孔墨雨这个面子的。
可是谁曾想,对于孔墨雨的这番话,楚枫却是理都不理,就像没听见一样。
他的目光,依然看着孔若增。
并且,手中的岩浆帝君剑,竟握的越来越紧。
噗——
啊——
忽然间,剑体下落,血花溅起,那孔若增也是发出了如狼嚎般的惨叫。
楚枫手中的岩浆帝君剑,已经刺入了孔若增的身体,虽然还未破坏丹田,但已经刺入了其中。
这一幕,把围观之人都吓得不轻。
孔墨雨都开口了,难道楚枫要违背孔墨雨的意愿么?
难道楚枫,真的要在孔氏天族的地盘,把孔氏天族的天才杀死?
这…这也未免太大胆了吧!!!
“楚枫小友,你是真的非杀他不可吗?”孔墨雨眉头一皱,目露不悦之色。
“这位前辈,你为何不让我杀他?”楚枫问道。
“我没有不让你杀他,你若非要杀他,我不会阻拦。”
“只是…这毕竟是一条人命,他还有父母要照顾,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再考虑一番。”
“很好,您说的很有道理,只是为何先前孔若增,要杀我兄弟王强的时候,你不这么说?”
“难道说,在您的眼力,我兄弟王强的命,就不算命吗?”楚枫反问道。
“……”孔若增哑口无言,无力反驳,可是脸色却是阴沉下来。
这一刻,许多围观之人,都为楚枫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虽然,楚枫所说的话在理,只是这位可是孔墨雨啊,楚枫这样做,未免也太让孔墨雨下不来台了。
“兄弟,算算…算了吧,你若真的杀了这个孔若增,那可就真真…真的玩大了。”就在此时,王强的声音,映入楚枫的耳中。
楚枫回头,发现王强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这还是楚枫第一次看见王强劝自己不要杀人的。
但是王强是什么人,楚枫是清楚的,那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是一个敢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主。
可王强平日里越是仗义,楚枫此刻的杀意便越是坚定。
忽然,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对王强说道:
“兄弟,今日我楚枫,就是要玩一把大的。”
“否则,天下人可就真的觉得,咱们兄弟是好欺负的了。”
话罢,楚枫眼中的杀意忽然闪过,手中的岩浆帝君剑猛然下落。
只听“噗嗤”一声,那把半成祖兵,便彻底洞穿了孔若增的丹田。
很快的,孔若增的气息全无,如同烂泥一般摊在了地上,他已经死了。
被楚枫一剑斩杀。
这一刻,天地之间沉寂一片
尽管,人们早就看出来,楚枫非要杀这孔若增不可。
但是,当这孔若增真的被楚枫所杀之后,人们还是感到无比的震惊。
那可是孔氏天族的天才啊,这里可是孔氏天族之中啊!!!
“我要杀了你!!!”忽然,一声怒吼在天际炸响。
磅礴的武力与浓郁的杀意横扫天际,直奔楚枫而来。
是孔耀,他是要索取楚枫的性命,为他的儿子报仇。
呜哇——
然而,孔耀还未靠近楚枫,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飞。
是孔蕣廉出的手。
“这场乱子是你儿子挑起来的,与楚枫生死之约也是你儿子亲口应的,当时你们夫妇也都在场。”
“那个时候不说话,现在倒来逞威风,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愿赌服输吗?”
“或者你是觉得,你儿子今日的所作所为还不够丢人,你这个父亲的还想再出风头,是准备把我孔氏天族的脸面全都丢光对不对?”
这一刻,孔耀沉默了。
与此同时,孔氏天族的许多人,纷纷上前把孔耀围住,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
而孔耀就算再不甘心,但也能搞清眼前的状况,尽管心中很是愤怒,但去也没有再找楚枫的麻烦。
“你们听好了,从今以后,若是谁再敢找楚枫与王强的麻烦,我孔蕣廉,便废了他的修为。”孔蕣廉用那蕴含着威压的声音说道。
威压滚滚,声音阵阵,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他们听得出来孔蕣廉是认真的。
而孔蕣廉的这番话说出后,围观的客人们,反而纷纷点头表示赞赏。
最起码,在这孔氏天族之内,还有一个人肯为楚枫撑腰。
“秋词,把若增带回去吧。”孔蕣廉说道。
孔秋词此刻心如刀绞,泪如雨下,一点点向楚枫走近。
这一刻,那些客人们,心脏又被悬了起来。
就连孔蕣廉,也是紧紧的盯着孔秋词。
他们都害怕,害怕孔秋词也想为儿子报仇,在靠近楚枫后,对楚枫出手。
然而,面对那缓缓行来的孔秋词,楚枫却并没有走开的意思。
相反,看着孔秋词那满是泪痕的脸庞,楚枫内心竟有些心疼。
这便是母爱,楚枫从未真正感受过的母爱,然而孔若增却拥有这种母爱。
楚枫已经意识到,他破坏了孔若增一家的幸福,恐怕孔若增的父母,从今以后,心中都有阴影。
但是,楚枫却并不后悔杀了孔若增。
拥有家庭,拥有父爱与母爱,绝不是一个人为非作歹的借口。
所以,面对敌人,楚枫才从来不会心慈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