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六十章 战局不利(3)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凭什么和你斗?老夫就凭它。”
然而,面对远古妖族族长的攻势,战袁默竟然也是面色不改。
他右手紧握祖兵,左手竟然化掌,对着正面袭来的黑色光刃,猛然轰出。
铛——
下一刻,一声钢铁交织般的声音传来,那黑色光刃竟然被硬生生的击退开来。
与此同时,金光四起,一把长达百米的金色巨斧,便出现在了半空之上。
那金色巨斧一经浮现,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也是随之而现。
此刻战袁默的气息,竟然已经丝毫不弱于远古妖族族长。
“秘技,远古战斧?!”
此刻,莫说远古妖族的其他人一脸呆滞,就连远古妖族的族长,也是神情大变。
其实,他突破到五品武祖,已经不止两年时间,但迟迟不敢攻打远古战族总部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忌惮战袁默所掌握的秘技,远古战斧。
而今日,远古战斧一经出现,那气息果然是非同小可。
霸气非凡,舍我其谁,抛开战袁默不谈,单说那远古战斧的气息,就已是恐怖如斯。
远古妖族的众人,一时之间竟都心生怯意,纷纷退了回去。
“远古战斧的威力,你们也许并未领教过,可你们的先辈,应该与你们说起过。”
“现在你们知难而退,我还能考虑放过你们一马,否则…休怪老夫大开杀戒。”战袁默阴沉着老脸,冷声说道。
“哼,这两年间,你一直闭关,不敢与我一战,便已经说明你的心虚。”妖族族长说道。
“我若真的催动远古战斧,就算牺牲我命,也能够将你斩杀。”战袁默说道。
“是吗,那就让我来见识一下,你这远古战斧,是否有着那传说中的力量。”
妖族族长,冷笑一声,随后眼中便涌现出了浓烈的杀意,兵指前方,高声喝道:
“妖族众将听令,今日一战,不是战族灭,便是我妖族亡,给我杀!!!”
“杀!!!”
下一刻,远古妖族的众位强者,也是如同得到了死令一般。
一个个的不仅怯意减退,更是战意暴涨,浩浩荡荡,疯了一般,再度向远古战族的大军捕杀而来。
那股气势,就如同今日,必须要将远古战族灭掉一般。
“给我杀!!!”
而远古战族,也是不甘示弱,浩瀚大军,怀揣必死决心,为了争最后一口气,为了远古战族的荣耀。
今日,誓要与妖族决一胜负,定下生死。
眨眼之间,远古战族的大军,便与远古妖族的大军,厮杀在了一起。
“不行啊姐姐,这样不行,我远古战族这两年来,兵力大减,根本不是妖族对手。”
“而爷爷就算凭借远古战斧,真的能够斩杀妖族族长,可他也定会丢掉性命的。”
“到时候,我战族还是不敌妖族,还是难逃败局。”战灵铜慌张的对战灵玲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看的清眼前的局势。”战灵玲的脸色,也同样很不好看。
“我们去找楚枫大哥吧,他说过,妖族若是侵入,我们就可以叫他,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战灵铜说话间,将一道圆形令牌拿了出来,那正是两年前,楚枫交给他的令牌。
看到这块令牌,战灵玲也是神色一动,她仍然记得,两年前那个年轻人,登上悟道之地第三层的场景。
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内心仍会为之颤抖,毕竟那年轻人,不仅是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征服了第三层,依靠的还有那坚不可摧的意志力。
楚枫,可谓是她现如今,最敬佩的人,甚至有着超越战海川的迹象。
毕竟战海川再强,也都是种种神话,他从未真正的见过。
然而楚枫的本事,他却是实实在在见识过的。
楚枫在她心中,有着无法代替的位置。
可是哪怕如此,战灵玲便还是摇了摇头,道:“楚枫加入,的确会成为我远古战族的一大战力,可是眼下最难缠的,却都是武祖级的高手。”
“面对那样的高手,楚枫加入,也定是不敌。”
“我们若真的去叫了他,等于是害了他,与其叫他送死,还不如让他继续闭关。”
“因为就算远古妖族,能够灭掉我战族,可也无法踏入悟道之地的第三层,以楚枫的天赋,终有一日,他能够战胜远古妖族,替我战族报仇。”战灵玲说道。
听到战灵玲这一番话后,战灵铜也是觉得很有道理。
的确,楚枫再强,可两年之间,又能有着怎样的进步?
若是楚枫现在,乃是武祖强者他信,可要说楚枫能与妖族族长,那位五品武祖一较高下,他自己也不信。
这个时候,虽然是他远古战族生死存亡之际,他很想有人能够帮帮远古战族。
可是叫楚枫下来,又能如何呢?还不是白白送死。
想想楚枫的有情有义,他越发觉得自己不能自私自利,那手中的圆形令牌,便悄悄的缩了回去,准备放入怀中。
呜哇——
然而,就在此刻,天空之上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与此同时,一道鲜血也是倾洒而出。
“爷爷!!!”
见此一幕,战灵铜与战灵玲,顿时满面的担心与心疼。
是他们的爷爷战袁默,战袁默此刻竟然已经负伤,整个左臂都被斩切下来。
虽然,战袁默很快便用特殊手段,再度凝聚出一条手臂,可是那鲜血却并未抹去。
而最无法抹去的,却是他被妖族族长,斩掉手臂的事实。
“你输了。”妖族族长盯着战袁默,很是自信的说出了这句话。
“一点小伤,对我来说不痛不痒,胜负未定。”战袁默不服输的说道。
“喔?”妖族族长眉毛轻佻,随后说道:“你确定吗?”
“自然确定。”战袁默显然不服,左手摆动,便想再度出手。
“噗!!!”
可忽然之间,战袁默一口老血喷洒而出,面露无比痛苦之色,随后竟然半跪在了虚空之上。
这一刻,他的脸色变得惨败,气息也是变得极弱,一张老脸之上,布满了吃惊之色。
因为他惊愕的发现,他所施展出的秘技,远古战斧,竟然也正在减弱。
“怎么会这样?”
莫说战袁默不解,就连远古战族的其他人,也同样是一脸的不解。
那一击,明明只是皮外伤,如同战袁默这样的高手,根本不会受到影响才对。
“你以为我先前的一击,只是寻常的一击吗?”
“不妨实话告诉你,我先前所施展的,乃是专门克制你那远古战斧的秘技。”妖族族长得意的说道。
“你在虎谁,天下间就没有能够克制,远古战斧的秘技,而我也从未听过,你妖族有过什么秘技。”
“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伤了我的父亲?”远古战族族长,愤怒的质问道,他并不相信妖族族长所说的话。
“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你现在可以不信我说的话,但是当我说出这秘技的创造者,你就一定会信了。”
“我这秘技,名为克敌斩。”
“乃是我族先辈,妖刑大人,用必胜精力所创。”妖族族长得意的说道。
“妖刑?竟然是妖刑!!!”
听得这两个字,远古战族的众人,也都是目露不安与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