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说出真相(2)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位少侠,当真奇才,当真是奇才啊。”而远古战族的战袁默,更是对楚枫赞不绝口,甚至为楚枫拍手叫绝,欢呼喝彩。
在这种情况之下,不仅是战袁默,远古战族的其他人,也开始为楚枫叫好。
然而,楚枫却并未理会此刻他人赞美之声,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远古妖族,随后又扫视了一眼远古战族,说道:
“这战族古域,本是由两位前辈打造而成,一个便是战族的前辈,另外一个便是妖族的前辈。”
“他们两个本是挚友,应该曾给你们这些后人下过死命令,妖族与战族要和平共处。”
“我不知道为何,你们现在不知道这件事情,硬生生的将联盟,变成了死敌。”
“但是,让妖族与战族,共同在这战族古域延续,却是你们先辈的遗愿。”
“所以今日,我不会灭了你远古妖族,但我希望,日后妖族与战族,能够和平共处。”
“若是妖族,还不长记性的话,我日后会重返此处,那个时候…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楚枫说道。
“你…你是要放了我们?”远古妖族,有一位长老问道。
“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楚枫笑眯眯的问道。
“清楚,非常清楚,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那位妖族长老,忽然跪在了地上,向楚枫磕头道谢。
紧接着,远古妖族的其他人,也是纷纷跪在了楚枫的面前,向楚枫磕头道谢。
“你们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们的先辈,不过你们可一定要长记性,不要为了一己私欲,连先辈的话都不听。”楚枫说道。
“我们知道了,我们一定谨记,不敢违背大人的意思。”妖族之人连连点头。
而楚枫所说之话,也绝非自己妄言。
他在那悟道之地闭关两年,不仅领悟到了修武之道,还领悟到了结界之法。
楚枫先前能够连续突破,就是因为他已经掌握了一定的修武之道,甚至只差一点,楚枫就能够突破到八品武祖,这两年时间,可谓收获极大。
甚至,楚枫现在的结界之术,也已经突破,他不再是虫纹级仙袍界灵师,而是一位蛇纹级仙袍界灵师。
而这些,都是从那悟道之地所得到的收获。
除了这些之外,楚枫还得知了一些,关于那悟道之地创造者的故事。
那位创造者,乃是远古战族之人,当年因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多藏起来。
所以,他便来到了这里,创建了这战族古域,其实主要目的,就是隐藏。
而与他同来的,不仅有远古战族的一些追随者,还有有一群远古妖族之人。
那位远古妖族,当时的首领,与战族乃是挚友,二人关系非常之好。
所以,这战族古域之内,才会有妖族与战族,两个种族。
其实,那悟道之地的创造者,有没有对后人说过,一定要与妖族和平共处的话,楚枫并不知道。
那只是楚枫的猜测……
但楚枫知道,当初战海川,没有灭掉远古妖族,也一定是因为当初的战海川,同样知道了当年的事情。
而连战海川,那个战族之人,都没有灭掉远古妖族,楚枫自然也不会将妖族灭掉。
否则,怕是违背了,那悟道之地创造者的意愿。
……
很快的,远古妖族的大军便撤离了,而在楚枫的示意下,远古战族的人也没有对远古妖族,进行追杀。
只是派出大军,去收回远古战族以往的地盘。
至于楚枫,此刻则再度被请入了远古战族之内。
虽然大战刚刚结束,理当打扫战场,替伤者疗伤,并非是摆庆功宴的最好时机。
可毕竟是楚枫,凭借一己之力,救下了远古战族,战袁默无论如何,都要先感谢一下楚枫才是。
“楚枫少侠,老夫战袁默,乃是灵玲和灵铜的爷爷。”
“你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你可真是我远古战族的贵人啊。”
“当初,不仅救下了我灵玲和灵铜,今日还救了我远古战族。”
“今日,我代表远古战族,敬楚枫少侠一杯。”战袁默手举酒杯,很是高兴的对楚枫说道。
“楚枫少侠,我们敬你。”与此同时,远古战族族长,以及远古战族的那些长老,也是纷纷举起酒杯,向楚枫道谢。
此刻,那些人都是一脸的殷勤,只不过他们的笑容,却很不自在,毕竟他们心有愧疚。
可是,他们旧事不提,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这让楚枫很是不爽。
楚枫明白了这些人的想法,他们自然是怕战袁默知道真相,责罚于他们。
“真是一群无耻之辈,居然连一点担当的勇气都没有,当日之事就不准备提了么,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了吗?简直太不要脸了。”女王大人,也识破了对方的想法,不由的怒骂起来。
“楚枫,此事绝对不能就此作罢,必须给予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否则…还真咱们好欺负了不成?”女王大人愤愤不平的说道。
“放心,我的女王大人,无需动气,有我在,不会让他们这么混过去。”
楚枫对女王大人说完此话后,并未直接对远古战族这些人翻脸,而是面带微笑。
当然,面对这些人的敬酒,楚枫并没有站起来,哪怕是那缓缓举起的酒杯,也并没有饮下。
而是看着战袁默,以及远古战族的众人,将各自杯中的酒水饮酒之后,才说道:
“远古战族的诸位,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现在感谢起我的大恩大德了,为何不提当初囚禁我的事情?”
“囚禁?”听得此话,战袁默脸色一变,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起来。
而远古战族族长,以及那些长老们,脸色则是在这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一个个支支吾吾,似是想要解释,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怎么回事?!”战袁默发现情况不对,顿时剑眉竖起,对自己的儿子,冷声问道。
“父亲大人,这件事,其实是…是…是……”
“我…这个……”
远古战族族长,结结巴巴,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楚枫少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远古战族之前对你,可是有怠慢之处?”
“还是说,有什么误会?”见族人不答,战袁默不由的看向了楚枫,直接向楚枫寻求答案。
“误会?”楚枫淡淡一笑,这才对战袁默说道:“前辈,若真要是误会,那这个误会可就太大了。”
“前辈,不知道你能否帮晚辈分析一下,这个误会,到底该不该发生?”
“楚枫少侠,有事你便讲,若是他们真的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今日老夫为你做主。”战袁默拍着胸脯保证道。
“既然前辈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再隐瞒,实话实说了。”
楚枫也不客气,将当初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给了战袁默。
在听楚枫讲的时候,战袁默的脸色,就已经开始变得难看,时不时的,会恶狠狠的瞪身后的族人一眼。
但是他一直忍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发作,就那样静静听着,听着楚枫讲。
直到楚枫讲完之后,才如同酝酿许久的火山一般,猛然爆发开来。
“畜生,真是一群畜生啊!!!”
战袁默那愤怒的声音,响彻天地,比雷鸣还要刺耳,震动的大地和宫殿,都是不断的颤动。
“大人,我们知错了。”
而此刻,远古战族族长,以及远古战族的那些长老,包括远古战族在场的其他人,一个个的都是赶忙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半下。
一个个的,早就吓得大汗淋漓,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