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九十三章 只是一招(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毕竟是我选中的人,自然不会让我失望。”
见布衣老僧夸黎明公子,金鹤真仙的身形也是开始变化,眨眼间从那只金鹤,幻化成了人的模样,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不过我还是看好楚枫。”布衣老僧说道。
“楚枫的成长速度极其惊人,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此子各个方面都是无可挑剔,当真是绝世奇才。”
“可你若非要比较,我还是看好我的黎明。”

“就比如我那奥义光柱吧,其中的能量,能够吸取多少,不仅与天赋有关,与体制,与毅力,甚至于思维,皆有关系。”
“像黎明公子这般,做到这种程度,可以说她的各个方面,已是堪称完美。”
“在我看来,他足以将这个光柱,化作小拇指大小,这已是修武者的极限。”
“当真是天才中的天才,潜力相当可怕。”
“都说,无数天才,会渐渐的失去天才的力量,夭折在这漫长的岁月中。”
“可是,如同黎明这样的天才,绝对不会夭折,她只会继续成长,直到成长为傲视一片星域的大人物。”金鹤真仙说道。
“难怪你这么想收她为弟子,原来是看好她日后的前景,想以后抱她的大腿。”布衣老僧说道。
“哼。”金鹤真仙阴阳怪气的轻哼一声,就如同自己的阴谋被看穿了一般,有点不爽。
但是当他看着此刻的黎明公子后,很快那张脸上,又浮现出了一抹喜悦的笑意。
此刻,那个所谓的奥义光柱,仍在黎明公子的掌中不断缩小,已经缩小到了,小拇指的程度。
可是,那黎明公子还没有停止,他仍然在继续着。
并且,在他的坚持之下,那奥义光柱内的能量,仍在不断被他吸走,那光柱仍在缩小。
最终,那奥义光柱,竟然化作了只有两厘米的长度。
“竟然比我预期的还要小,这黎明不愧是我选中的人,她的天赋实在是太惊人了,竟然将奥义光柱,炼化到了这种地步,他简直超越了极限中的极限。”
金鹤真仙欣喜若狂,就如同黎明公子是他的孩子,此刻深深的为黎明公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这就是极限中的极限了吗?我听说楚氏天族的那位,也曾用这奥义测试阵,测试过潜力,而他所取得的成绩,是硬生生的将那奥义光柱,给炼化到消失。”布衣老僧说道。
“你是说楚轩辕?”此刻,金鹤真仙的眼中,涌现出了一抹不悦之色,甚至当他提起楚轩辕的时候,脸色都是变得很不好看。
“自然便是他,那孩子年少的时候,我就曾见过一次,当时的他便盛气凌人,拥有王者风范,那等气度,至今想起来,仍是历历在目啊。”
“当时我就确定,他绝非寻常之辈,日后成就难以估量。”
“所以,我也如你对黎明一般,想收他为弟子,可奈何不仅被他拒绝,还被他讽刺,我不够资格做他师尊。”
“哈哈,回想一下,黎明虽然够傲,可是比当初的楚轩辕,还是相差甚多。”
“那时的楚轩辕,就仿佛认定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代绝顶强者一般,当真是目中无人啊。”
“哪怕我等,也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而他后来所取得的成就,也的确是让人想不服都不行。”
布衣老僧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却没有一丝不爽,反而尽是笑意。
可以看的出来,哪怕被人拒绝,甚至被侮辱,可是他却也没有一丝恨意,相反…他似乎还有些引以为豪。
“楚轩辕使用奥义测试阵,看到的人很少,所以他将奥义光柱给炼化到消失的事情,是真是假谁知道呢?”金鹤真仙带着一股酸气的说道。
“他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毕竟在他成长起来后,你曾亲眼见过,楚轩辕的实力。”布衣老僧说道。
“那又如何,那楚轩辕还不是被自己的族人所杀,天才又如何,没能真正的成长起来都是笑话。”
“我所说的,那些夭折的天才,其中也包括了他。”金鹤真仙说道,话语之中竟有着浓浓的怒意。
“我说金鹤啊,你不能因为楚轩辕击败了你师尊,你就这样憎恨于他吧,毕竟那场对决也是你们道皇宫挑起来的。”布衣老僧笑道。

忽然,金鹤真仙转过头来,看向了布衣老僧,目光异常的凌厉,寻常人看到,定会被活活吓死。
那不是一种蕴含着杀意的目光,可却蕴含着绝对的威慑力,让人发自内心的胆寒与畏惧。
可是面对这种目光,布衣老僧却始终面带笑意,波澜不惊。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道皇宫可没有输不起的人。”
“而你这堂堂道皇宫的现任宫主,此刻提起昔日对手,却是这般,莫非当初另有隐情?”布衣老僧问道。
听得此话,金鹤真仙的目光有所收敛,可是他却并未回答布衣老僧。
“说说吧,其实这也一直是我好奇的事,当日楚轩辕与你师尊那一战,只有你在场。”
“后来楚轩辕并未对外宣布结果,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还是你师尊主动向外公布,说是他败给了楚轩辕的。”
“并且在那之后,便郁郁寡欢,直至死去。”
“这很蹊跷,毕竟你道皇宫,从来都是愿赌服输,异常的大气。”
“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莫非是楚轩辕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让你师尊输的很是不甘,所以才有心结,所以才会活活郁闷致死。”布衣老僧连连追问。
“够了。”金鹤真仙大喝一声,不过这个声音,只有布衣老僧能够听到。
但是金鹤真仙却并未继续发怒,而是很快将自己的怒意压制了下去,说道:“道皇宫,的确愿赌服输,能够战胜我道皇宫的人,我们绝不报复,我们向来尊重对手,佩服对手。”
“可是我师尊是什么人,他可是道皇宫历代以来,最强的一代宫主,一生战绩辉煌无比,当初在大千上界,也少有人敢对他不敬。”
“可是,他却败给了一个小辈,一个未满三十岁的小辈,他怎能甘心啊?”金鹤真仙说道。
“这么说来,你师尊是真的败了,正因为败的心服口服,所以才会郁郁寡欢?”布衣老僧问道。
“唉”金鹤真仙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仰望虚空,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才继续说道:“只是一招,只是一招啊。”
“那楚轩辕只是一招,便将我师尊击败了,我师尊在他的面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怎么会不服?”
“可就算是服,那也败的太惨了,惨到外人都不会相信。”
“自然而然的,我师尊他也,难以接受。”
“如果说那一战之前,我师尊盛气凌人,那么那一战之后,他的所有锐气都被磨光了。”
“那一战,彻底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