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此乃魔兵(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这周傅空的命,今日我要定了。”
楚枫此话一出,宛如一道惊雷落入众人的心中,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莫说他人,就连那周瑜罗自己,也是为之一愣。
什么情况?
区区一个武祖,竟敢与真仙叫嚣,这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楚枫,我不管你额头上的雷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管你头上悬着的秘技,究竟从何而来。”
“但你终究只是武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也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现在,我问你答,你若乖乖配合也就罢了。”
“否则,休怪我取你狗命。”
周瑜罗气势汹汹,并且自信满满,狂放霸道。
而此刻,在场围观之人,也是不由露出了讽刺的笑意。
他们自然知道楚枫很强,甚至在今日之后,他们甚至都会觉得,真仙以下者,怕是无人能与楚枫抗衡。
楚枫的实力,他们承认。
但是,楚枫若是要与周瑜罗叫嚣,那在他们看来,楚枫依然是在以卵击石。
“楚枫,我们还是……”此刻,就连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赵虹,也想开口劝阻楚枫。
赵虹她自然不怕死,只是她不想因为自己的恩怨,把楚枫也牵连进来。
而楚枫,似乎明白赵虹想要说什么,所以还不待赵虹将话说完,楚枫便抢着开口:
“赵虹,不用多说了,这周傅空的命,我今日一定让你取。”
“狂妄,你凭什么?”周傅空愤怒的问道。
在周瑜罗来此之前,他的确不敢与楚枫这般说话,可是在他看来,当周瑜罗来了之后,楚枫就不该再与他这般说话。
在他看来,楚枫应该害怕,应该向他认错,应该向他跪地求饶。

呜哇
然而,周傅空话语刚落,便一大口鲜血喷洒而出。
那远古战斧刺的更深了,那种压迫,让周傅空难以忍受。
“放肆。”
眼见着楚枫竟然当自己的面,继续对周傅空出手,那周瑜罗也是面露怒容。
毕竟,楚枫眼前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让他颜面无存。
所以他当即决定,不管楚枫有何背景,但是今日,他都必须给予楚枫一些教训。
呛啷啷
然而就在这时,楚枫的手掌之上,却是突然多出一把长剑。
这把剑,不是疾风之刃,也不是炎龙大剑,而是那把…邪神剑。
“那是?”
看到邪神剑,在场之人皆是目光一变。
他们不是被邪神剑吓到了,而是被邪神剑惊到了。
毕竟,在邪神剑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威力之前,他看上去不过就是一把半成帝兵而已。
人们实在是想不通,在如此关键时刻,楚枫为什么会拿出一把半成帝兵。
这种东西,莫说在真仙面前无用,就算在武祖与半祖面前也是废铁一把。
莫非,楚枫是在刻意羞辱周瑜罗?
“别说我没提醒你,今日之事与你无关,你若不乱来,我可以当做什么没有发生过。”
“可你若是不听我劝,非要插手今日之事,那你的狗命,我今日也不放过。”楚枫手握邪神剑,指着周瑜罗说道。
羞辱,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
此刻,众人已经确定,楚枫拿出这样一把兵器,那就是羞辱周瑜罗而用。
他是当真没有把眼前这位真仙放在眼中,否则,又怎敢说出如此放肆的话?
“好你个楚枫,看来你是真的认为,我不敢对你出手是吗?”
“好好好,今日,我就替天行道,宰了你这个畜生,否则…你真是不知道,我周瑜罗是什么样的人。”
周瑜罗被楚枫气的脸色涨红,意念一动,便威压四起,他竟然直接动了杀意。
“等一下。”
然而,就在这时,那位站在周瑜罗身旁的诸葛明仁,却是一把抓住了周瑜罗,把他给拦了下来。
“周兄,切莫冲动,你不是那楚枫的对手啊。”诸葛明仁说道。
“什么?”听得诸葛明仁的话,众人又是神色一变
而那周瑜罗更是一脸的吃惊,而很快的,他脸上的惊讶之色,便转为了越加升腾的怒火。
楚枫嘲讽他也就罢了,他真是想不到,连他多年的好友,诸葛明仁竟然也看不起他。
“诸葛兄,你给我让开,今日…我必须灭了这个狂妄小辈。”
盛怒之下,周瑜罗根本就不听劝,一把将诸葛明仁推了出去。
“周兄,楚枫所持乃是魔兵!!!”诸葛明仁大声说道。
“魔兵?”
而听得此话,莫说旁人大吃一惊,那已经抬起手来,准备灭掉楚枫的周瑜罗,竟然也是愣在了那里,并没有继续出手。
魔兵,只是这两个字,便让他们想起了一件事。
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
两年之前的一战,孔氏天族损失惨重,几位当家长老,不是被杀就是失踪,甚至连孔氏天族的族长都是身负重创。
百炼凡界,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孔氏天族,险些被人所灭。
而做出如此骇人听闻之举的,不是别人,就是楚枫。
传闻,楚枫当初还只是半祖修为,而他能够险些灭掉孔氏天族,就是凭借一把魔兵。
当日,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正因为见证者众多,所以这件事才传的沸沸扬扬,让许多人深信不疑。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这诸葛明仁也在场,并且这两年来,他一直确定此事是真的。
“魔兵,这就是你一直与我说起的那把魔兵?”
此刻,周瑜罗眼中的怒意忽然减少,他再度看向诸葛明仁之时,眼中已经没有了怒火,反而涌现出了深深的感激与歉意。
身为诸葛明仁的朋友,他曾多次听说诸葛明仁,提起两年之前的事情。
因为此事,实在是玄之又玄,所以他也是半信半疑。
可就算半信半疑,他至少还是信了一半,之所以相信,那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是诸葛明仁与他所说。
他与诸葛明仁是多年好友,对于诸葛明仁的品行是有了解的,诸葛明仁是一个,从不说谎的人。
而正因为他信了一半,所以他此刻忽然怕了,因为他不想死。
PS:今日总共三章,后面的两章还在修改,请兄弟们耐心等待,1点之前,我一定可以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