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一十九章 斩草除根(1)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此刻,英明朝与楚枫等人,正在向英雄城的方向赶去。
由于英明朝伤势未好,所以楚枫与紫熏衣,依然在为此英明朝疗伤。
这种情况下,带动众人赶路的重任,则落在了英雄城的那几位真仙的身上。
虽然,这依然是联盟大军,可是相比于来时的人马,无论是气势还是人数上,都是相差甚大。
也可能是因为这次讨伐魂婴宗失败,所有人的情绪都很低落。
低落的同时也很愤怒,人群之中,不停的传出,对那些背叛之人的咒骂。
“什么人?”
可就在此时,专心疗伤的英明朝,眼眸猛然睁开,看向了前方。
“桀桀桀,不愧是英明朝,感应力还是如此的敏锐。”
“不过,你能这么快就恢复成这个样子,还是多亏了楚枫吧?”
伴随着一道阴森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也是浮现而出,站在了联盟大军的前方。
只是一个人,便与联盟大军,形成了对峙之势。
最重要的是,面对这个人,联盟大军的所有人,竟都表现出了惊慌之容。
因为这个人…正是刚刚击败英明朝的,魂婴宗的宗主。
“你要做什么?”这一刻,联盟大军之中,有人以颤抖的声音问道。
“做什么?难道你们不是很清楚吗?对于你们这种人,我岂能放你们这样离去?”
“我来这里找你们,当然是要斩草除根,免留后患。”魂婴宗宗主冷笑道。
“果然,那是一场阴谋吗?”楚枫问道。
“既然你已经看穿了,又何必多次一问呢,不过楚枫,我是一个惜才之人,只要你将那块沾染神龙之血的石头给我,我不仅放你一条生路,还愿意将你收入我魂婴宗麾下,共享荣华富贵。”
魂婴宗宗主对楚枫说道。
“沾染神龙之血的石头,是神龙血尺?”听得此话,楚枫心中一紧。
神龙血尺,乃是在凯虹大师遗迹之时,楚枫所获得的宝贝,那是一块沾染了神龙之血的石头。
当年凯虹大师,本来想将它打造成祖兵的,可是却未能成功。
楚枫没有想到,这魂婴宗居然知道这神龙血尺。
“楚枫,可否愿意?”
魂婴宗宗主,不知道楚枫心中所想,见其犹豫,还以为是有戏,于是再度问道。
“实在抱歉,我楚枫什么事情都敢做,但是就是不敢与你这种畜生都不如的家伙同流合污,我怕遭天谴。”楚枫讽刺的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与他们一起去死吧。”魂婴宗宗主说话之间,便亮出了祖兵。
与此同时,那二品真仙的气息,也是毫不保留的释放而出,如同无形的飓风一般,向联盟大军席卷而来。
“来啊,怕你不成。”紫熏衣大喝一声,同样将自己那威压释放而出。
虽然,她勉强将魂婴宗宗主的威压挡了下来,可还是向后倒退了两步。
这两步,被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而这个察觉,让联盟大军越发不安。
这说明,虽然同为二品真仙,可是紫熏衣却根本无法与魂婴宗宗主抗衡。
“熏衣,不要脏了你的手,这种无耻的畜生,还是交给我来收拾。”
可就在这时,英明朝却是站起身来,将紫熏衣推到了身后。
“明朝不行,你的伤势……”紫熏衣想要劝解英明朝。
虽然英明朝的伤势已经好转许多,可毕竟没有痊愈,她自然不放心。
“放心吧,没有了魂婴宗的那群家伙帮他,他不会是我对手。”
英明朝说完此话,眼眸便化作了碧绿之色,他已经将天赐神力释放而出。
随后,手握祖兵,还不保留的向魂婴宗宗主攻了过去。
此刻的他,哪里还像是一个负伤之人,已然彻底化作了所向披靡的勇士,一个屹立在百炼凡界巅峰的王者。
“呵,自不量力。”
可是面对状态全开的英明朝,魂婴宗宗主却是讽刺的一笑。
随后魂婴宗宗主,也不再保留,同样释放出了他那暗黑色的气焰,与英明朝站在了一处。
“楚枫。”此刻,紫熏衣看向了楚枫。
“前辈,开始吧。”楚枫说话间,便开始布置结界大阵。
而紫熏衣见楚枫明白自己的意思,也是与楚枫一样,一同布置起大阵。
这座大阵,正是先前在陈氏天城之外,她与楚枫联手布置,帮助英明朝提升力量的大阵。
毕竟,先前英明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之前他不是魂婴宗宗主的对手,那是魂婴宗有那么多人,给魂婴宗宗主提供力量。
但是现在,为了掩人耳目,不引起那些蠢货的怀疑,显然是魂婴宗宗主自己来阻拦楚枫他们的。
可是,魂婴宗宗主,没有了魂婴宗众成员的帮助,可是英明朝却还有楚枫等人。
只要楚枫等人再度布置那座阵法,那么按理来说,英明朝的力量,依然会高出魂婴宗宗主一个层次,这场战斗,应该是英明朝可以获胜。
这一次,紫熏衣与楚枫的阵法,并不是在体内暗中布置,而是直接联手布置。
当着这座阵法,摆在明面上来布置之后,二人布阵的速度比之先前也是快了许多。
不过片刻的时间,这座大阵已是布置完毕。
嗡——
阵法完毕,楚枫与紫熏衣,便立刻融合众人的力量,随后又将这股两,通过大阵,灌输给英明朝。
而英明朝得到这股力量之后,身上也是再度金芒闪烁,就如同先前那一战一般,他已经占据了优势。
“英明朝,你以为我没了魂婴宗众人的帮助,就无法胜过了你吗?”
可是,别看魂婴宗宗主已经落入劣势之中,但他竟然丝毫不惧,不仅不怕,他的脸上还始终挂着那抹讽刺的笑意。
没错,非常的讽刺,不仅是在讽刺英明朝,还在讽刺紫熏衣等所有人。
“你这是何意?”英明朝从他的话语之中感受到了不妙。
“我既然有胆量独自一人来收拾你们,自然便有着可以将你们收拾的把握。”
嗡——
就在魂婴宗宗主,说完此话的时候,在他那原本空荡的左手之上,竟然出现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为金色,看似并不锋利,因为上面布满了,如同龙鳞一般的纹路。
可是这金色的匕首一经出现,魂婴宗宗主的气息,顿时增强了数倍,瞬息便盖过了英明朝。
“那是?”
此刻,英明朝与魂婴宗宗主乃是近身交战,距离魂婴宗宗主不过三米的距离。
看到魂婴宗宗主手中的金色匕首之后,他也是目光大变,眼中涌现出了浓郁的不安。
唰——
可就英明朝察觉到那匕首的特殊之际,魂婴宗宗主那手中的匕首,竟然散发出一道金光。
那金光笔直的刺向了英明朝的右肩,犹豫速度太快,英明朝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的左肩已被那金光所刺穿。
随后,只见魂婴宗猛然一挥,只见鲜血四溅,英明朝那握着祖兵的右臂,竟被其直接斩断。